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099 我只要袁清菡
    袁清菡没想到朱丝雨竟然冒着危险来找她,就是因为她晕倒了,真的很让人感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朱丝雨继续说道:“菡菡,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对北堂赫亦有所改观了。”

    袁清菡听到她提到北堂赫亦,心猛地一下揪紧,疑惑地看着朱丝雨。

    朱丝雨神色严肃地说道:“北堂赫亦看到你晕倒了,吓得脸都白了,抱着你就往太医署赶去。”

    太医署离御花园有很长一段距离,难道他一直把她抱过去的?

    看到袁清菡惊讶的表情,朱丝雨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虽然我挺想让你跟皇帝哥哥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发现北堂赫亦也挺不错的。我本来想留你在新月殿休息一下的,但是北堂赫亦执意要让你回柳园。他都这么说了,谁敢说个不字?我实在是担心得紧,便赶过来看看你。”

    袁清菡紧了紧她的手说道:“你可真好。”

    朱丝雨笑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道:“说什么傻话,我当然好了,我只对你好!”

    袁清菡撇了撇嘴,笑道:“你的嘴巴是抹了蜜吧。”

    朱丝雨瞪了她一眼,说道:“现在是什么世道啊,说真话还不行。”

    袁清菡挽住朱丝雨的胳膊,笑道:“行,当然行,我的小公主说什么都行。”

    “这还差不多!”

    二人来到了袁清菡的闺房,袁清菡给她倒了一杯水问道:“囡囡,我是不是失忆过?”

    朱丝雨本是含笑看着她,此时面目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袁清菡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看来是真的。

    周围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失忆了,却约而同地选择瞒住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朱丝雨不自然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事情了?”

    袁清菡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刚才晕倒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散乱的画面,感觉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情。”

    朱丝雨露出放心的表情,说道:“你那是错觉,你怎么可能失忆呢,你要是失忆了,我能不知道吗?”

    袁清菡笑道:“是啊。”

    可是内心却更加地好奇起来。

    今夜没有月光,街上黑漆漆一片,一辆马车停在首辅府的后门处,一个穿着淡色衣袍的男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径直走进了首辅府。

    朱耀明一路来到了北堂赫亦的书房,推开门,便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

    北堂赫亦坐在书房内的台阶上,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伸展,手里拿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还时不时地苦笑一声。

    在他的旁边有好多个散落的酒壶。

    他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果然男人是不能沾情爱的东西,只要一沾了情,即使是自律顽强如北堂赫亦这样的男人也会这般颓唐颓废。

    上一次喝成这样还是他带兵打仗回来,听说了袁清菡和白洛霆在一起的消息,也是这般的烂醉如泥。

    这次依旧是因为袁清菡。

    这袁清菡便是北堂赫亦的软肋,也是北堂赫亦的情结。

    朱耀明摇了摇头,走了进来,炎彬将门关上。

    朱耀明走到北堂赫亦身边,跟他并齐坐在台阶上,也拿了一壶酒喝了一口。

    入口的辛辣,让他不觉皱起了眉头。

    北堂赫亦看了一眼朱耀明,仰头又喝了一口。

    他的鬓角有些凌乱,几缕发丝垂了下来,这跟他平时整齐威严的妆容大相径庭。

    朱耀明咳嗽了一声,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既然喜欢她,不把以前的事情告诉她不就行了吗?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折磨自己了。”

    北堂赫亦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所以我给了自己一晚上的时间考虑,可是我知道,明日我会毫不保留地给她讲。”

    朱耀明喝了一口酒,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告诉她了,你跟她今生可能再也无缘了。”

    北堂赫亦将最后一滴酒倒到嘴里,将酒壶随便扔到地上,又重新拿了一个满的酒壶,喝了一口,说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不想让她不开心。你知道吗?这些天我过得很开心,可是我越开心越觉得不真实,觉得这一切都在做梦,是我偷来的,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喜欢我呢?终究是我痴心妄想了。”

    朱耀明听了这话不乐意了,转过身去,不悦道:“你是怎样的人?她怎么就不能喜欢你了,你怎么就痴心妄想了呢?北堂赫亦,你给我振作一点,你不是很自信的一个人吗?怎么遇到袁清菡就这么不自信了呢?!”

    可是北堂赫亦根本没有听进去,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曾经有一个人诅咒我,诅咒我爱而不得,不得善终,我从来不信命,可是这次似乎有些信了,我杀孽太重,老天这是在惩罚我!”

    朱耀明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你杀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他们罪孽深重,罪恶滔天,那样的人不杀,难道要让他们活在世上祸害更多的人?!你没有错!你从来都没有错!是,袁清菡是个很不错的姑娘,你也不差啊,要权有权,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哪一点儿配不上袁清菡呢?!”

    北堂赫亦说道:“可是,她就是不喜欢我,她自始至终都不喜欢我!明明是我救了她,是我先遇到了她,可是她还是喜欢白洛霆,不是吗?!”

    朱耀明看着他颓丧的样子,更生气了,说道:“北堂赫亦,你振作一点!世间女人何其多,凭你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能得到?!你不要太死心眼儿!”

    北堂赫亦吼道:“可是,我就是喜欢袁清菡!我只要袁清菡!”

    房间中突然安静起来,只能听到更漏发出轻微的声音。

    朱耀明又何尝不知道北堂赫亦只喜欢袁清菡,听了北堂赫亦的话,他顿住了。

    半晌,他才说道:“你真是跟先帝一样一样的,都是大情种!”

    北堂赫亦苦笑道:“我也不想,你以为我想?”

    他重重地锤着心口,说道:“可是,这里,这里根本控制不住,真的好痛!”

    朱耀明实在不知道怎么劝他,于是拿起酒壶,跟他的酒壶碰了一下,说道:“好,我陪你,陪你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