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权臣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101 温柔与折磨
    朱耀明喝了醒酒汤之后感觉好多了,但是昨夜宿醉实在难受,对丫鬟端上来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准备离开,回公馆去。

    炎彬却将他拦住,说道:“我家大人走的时候吩咐了,让您一定要等他回来。”

    朱耀明疑惑地问道:“什么事?”

    炎彬抱拳说道:“属下不知。”

    说完便要离开。

    朱耀明说道:“你回来。”

    炎彬只能回来,看着他。

    朱耀明说道:“带我去客房,我躺一会儿。”

    首辅府除了奢华,还有就是房子多。

    炎彬带着朱耀明来到一间客房,便离开了。

    朱耀明等了约摸有一个时辰,北堂赫亦才回来。

    看着北堂赫亦推门进来,朱耀明不悦道:“我的时间不是时间,让我等你那么久,首辅大人好大的面子。”

    北堂赫亦也不理他,径直坐到椅子上,将朝堂上的事情告诉了朱耀明。

    朱耀明铛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说道:“北堂赫亦你疯了?!我若是回到朝堂之上,你肯定要被骂的狗血淋头,不知道那帮人怎么编排诬陷你了!”

    北堂赫亦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们编排诬陷我还少吗?清者自清。”

    朱耀明说道:“你就吃亏在这上面,所以你的名声都臭的不行了,你知不知道。”

    北堂赫亦说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对于那些装睡的人,说再多有用吗?”

    他说的很有道理,朱耀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房中一阵静默。

    北堂赫亦说道:“我打算去边境看看。”

    “什么?!”

    朱耀明惊得站了起来。

    北堂赫亦看着他惊讶的模样,突然觉得很搞笑,说道:“你坐下。”

    朱耀明只好坐了下来。

    北堂赫亦说道:“边境不稳,一天一小仗,三天一大仗,百姓苦不堪言,我必须尽快解决。”

    朱耀明冷笑道:“朝中不能无人,所以你就把我拖进了泥潭?”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这不是给你施展理想抱负的时候吗?”

    北堂赫亦这话倒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在偏远的蜀地,倒是清静安全了,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到民不聊生,看到强权欺压百姓。那种无助,简直让人抓狂。

    若是真能够回到朝堂之上,替百姓谋事情,就算有性命之忧,也总比在蜀地当个养尊处优的寄生虫强。

    朱耀明抬眼看到北堂赫亦倒了杯水,自顾自喝着,问道:“你真的舍得嫂子?”

    北堂赫亦看了他一眼,该叫嫂子的时候不叫,现在两个人很快就分崩离析了,倒是叫得顺口了。

    “我一方面想去边境处理一些事情,还有……”北堂赫亦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就是离开这个伤心地,让自己冷静一下。”

    朱耀明讥诮着说道:“你啊,要是能够冷静早冷静了。”

    北堂赫亦放下水杯,站了起来,长身而立,说道:“你在朝中好好干,他们会帮你的,不要让我失望。”

    朱耀明已经习惯了他趾高气扬的模样,但是毫不示弱,说道:“你要搞清楚,咱俩谁的品阶大,敢这么跟我说话。”

    北堂赫亦淡淡地说道:“大明还没有谁我不敢说的。”

    朱耀明坏笑道:“袁清菡呢?你敢说吗?”

    北堂赫亦瞥了他一眼,径直出去了。

    袁清菡清早便去了袁氏医馆,但是却无心工作,总是走神,最后干脆回到医馆里自己的房间,独自发呆,想心事去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袁清菡淡淡地说道:“我在休息,有什么事情去问黎掌柜。”

    黎佑平做事非常认真细致,值得信赖。

    可是门口却意外的传来北堂赫亦的声音。

    “是我。”

    袁清菡一惊,站了起来,北堂赫亦的来意,她再明白不过,心里面咚咚如擂鼓,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心中既有惊讶,又有紧张,还有好奇和害怕,所有情绪都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将她淹没。

    她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一样无法自我营救。

    门口又响了一声敲门声。

    袁清菡好似被惊醒一般,走了过去,打开门,便看到北堂赫亦站在门口。

    他是那么高大伟岸,可是怎么感觉面容有些憔悴,脸也瘦了很多。

    上一世她折磨这他,这一世依旧如此。

    她是不是北堂赫亦灾星啊!

    北堂赫亦说道:“你要是不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袁清菡点了点头,就要跟着出去,却被他伸出胳膊拦住。

    袁清菡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北堂赫亦英俊的脸颊。

    北堂赫亦说道:“等会儿要骑马,你穿上厚衣服。”

    一句话说得袁清菡鼻头发酸。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无论何种情形,北堂赫亦都是这般关心她。

    关心她的冷暖,关心她的方方面面,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被她狠狠地折磨呢?

    北堂赫亦看她神情落寞,皱起眉头,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袁清菡头摇的像一个拨浪鼓,说道:“没有,我去拿。”

    可是还没有移出步子,便仰起头看着北堂赫亦,说道:“你带厚衣服了吗?”

    北堂赫亦看着袁清菡瓷器般的小脸儿,忽闪着的大眼睛,整个人都愣住了,他还没有适应袁清菡对他的关心,除了惊愕之外,还有受宠若惊的感受。

    袁清菡继续说道:“我们这儿黎掌柜比你矮了一些,但是应该有适合你的厚衣服,我可以……”

    “不用。”北堂赫亦打断道。

    袁清菡只能反身拿了一件带着薄绒的淡粉色披风,当走到门前,衣服却被北堂赫亦接了过去。

    二人的手不经意间触到了一起,一个寒冷如冰,一个火热似火。

    北堂赫亦说了声“走吧”,便径直下楼去了。

    出了袁氏医馆的门,便看到岳麓和李若愚各牵了两匹马来。

    秋风乍起,天气微寒。

    就在这时,北堂赫亦将披风披在袁清菡的身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北堂赫亦首先移开了视线,可是袁清菡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和细密的长睫毛。

    北堂赫亦系了一个蝴蝶结。

    袁清菡觉得有些搞笑,他这么五大三粗的人,居然会系蝴蝶结,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北堂赫亦本不是看着她的,被她轻笑吸引了过去。

    淡雅的蓝色衣衫陪着淡粉的披风,让她整个人粉粉嫩嫩的,甚是可爱,再加上这明媚无瑕的笑容,更让世间的花卉褪去了颜色。

    北堂赫亦一时看得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