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结交
    “哈哈,他们都说你是军统店小二,一副奴才相,你啊只是有颗热心肠罢了”孙振东指着许忠义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陈明,你那事我就直说了,六年工资你肯定领不到了,我给你发六个月的,算是你们今年下半年的;你不要嫌少,就这我还要被上面的人嫌弃不会做人呢;其实我原先跟钱冒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我想着他是你老乡,部里的情况他也了解,让他跟你解释一下比我跟你说更好,结果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孙振东解释道。

    “陈科还不快敬老孙一杯”许忠义对陈明使眼色道。

    “孙主任,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干了,你随意啊”

    “我知道你们下面不容易,喝兄弟们血这种事我也不干,你别看我是管财务处,但也就是一个拿钥匙的丫鬟,具体这么干还得听上面的”孙振东一饮而尽后解释道。

    “大家都不容易啊,对了,老陈东北现在形势怎么样了,小日本还闹腾吗”见事情翻篇了,许忠义扯开话题道。

    “东北可是被小日本给祸害惨了,就我那组,一年的投胎率都到五成了”

    “这么惨啊,抚恤金给到位了吗”

    “哪有什么抚恤金,一些当场就去了的没人管,我们晚上趁天黑还能帮忙收个尸,那些被抓进去的就惨了”

    “这抚恤金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的啊,你这次过来带阵亡兄弟的名单了吗”许忠义接话道。

    “刚还说你是个好的,结果马上就给我设套是吧。”孙振东瞪了眼许忠义道。

    “老孙,以前是没办法,现在小日本也快完了,那些牺牲的兄弟该照顾还是要照顾的,就算是委员长也要让人吃饱了才能干活吧”许忠义辩解道。

    “你是热心肠,我们的心都是铁做的,是吧”孙振东忿忿不平,只是过了一会又开口道:“陈明啊,你把阵亡的名单统计一下,要那些在总部有登记的,我帮你去试试,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证。”

    “谢谢孙主任,谢谢孙主任,成不成我都感谢你”陈明给孙振东倒满酒,连连鞠躬感谢道。

    “你就不谢谢我们许主任”孙振东一饮而尽后,又对陈明调笑道。

    “谢谢许主任,谢谢许主任”

    “你啊,要感谢到什么时候啊;对了,陈科我一直觉得你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你”许忠义故作迷茫道。

    “是吗,许主任,我也有这种感觉,就是有点想不起了”

    “哎呀陈科,你是不是临澧班的啊”

    “是啊,怎么,你也是”

    “我是许忠义啊,不记得了”

    “想起来了,对对,我记得你的字还得过奖吧”

    “惭愧惭愧,我也就这字拿的出手”许忠义谦虚道。

    “这么说你们还是老同学啊,为了你们老同学团聚,我们就得喝一杯”孙振东笑道。

    两个小时,悦宾楼楼下,一群人喝的迷迷糊糊真在散伙。

    “许忠义你这孙子不是好人,连手陈明灌我是吧,就你们是同学,欺负我没同学是吧,明天—明天我叫上我同学,还是这里,谁怂谁是孙子”孙振东明显喝多了,断断续续道。

    “行行,我是孙子行吧,小刀,叫个没喝酒的兄弟把孙主任送回家,记得一定送上楼知道吗”许忠义对刘小刀吩咐道。

    “哥你放心,你的习惯我知道,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大头你送孙主任”

    “师兄,你住哪里啊,我们一起”

    “我就住这里,师弟你不用管我,自己路上小心点”

    “师兄大冷天的,出门在外怎么也不多穿件衣服”许忠义脱掉自己的鼦皮大衣披在陈明身上说道。

    “额,师弟,我们东北更冷,这边我是热的,所以才”陈明到底是编不下去了。

    “师兄,出门在外难免的,这个拿着你别看老孙今天答应的这么爽快,真等你拿到钱还要好几天呢”许忠义取出一叠美金和一根小黄鱼交到陈明手里说道。

    “师弟,你这次可是帮了我大忙了,我怎么还能要你钱呢,你快收起来”

    “认我这个师弟你就收起来,重庆也算是我的地头,师兄你过来我照顾一下怎么了?”许忠义故作气愤道。

    “行,那我就收下了,不过师兄有句话,你要是以后去沈阳,一定要找师兄,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哈哈,那必须的,不过到时候找上师兄你可别装不认识我”

    “师弟你说的什么话,我可不是钱冒那孙子,你只要来沈阳,有我一口吃的,绝不让你饿肚子,有我一件穿的,肯定不让你光膀子”陈明义正言辞道。

    “哈哈,我开玩笑呢,师兄你别生气,那边他们还等着我呢,下次见了”许忠义向陈明挥手道别道。

    “许哥,你对着陈明也太客气了吧”许忠义上车后,刘小刀不解道。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

    “我你还不知道嘛,遇到自己人就藏不住话”

    “呵呵,你是以为我要图他什么吧”

    “怎么可能,就他那熊样,你能图他什么”刘小刀辩解道。

    “好了,陈明这人还是不错的,我跟他以前没有深交,这次也算是一见如故了吧”

    “许哥那是你人好,就你这样交朋友,谁不跟你一见如故啊”

    “我也不是什么朋友都交的,像他这样的直来直去,不用防他背后给你捅刀子,还有他肯为了下面的人来重庆要工资,至少这人对自己人不错吧”许忠义解释道。

    “那是,还有那个钱冒,以前看着人模狗样还不错,没想到是这么个玩意”

    “好了好了,我们只管做好自己就行,他这样的人长久不了的;好了,我到了,你回去小心点”许忠义下车和对刘小刀说道。

    这时另一边陈明正跟于秀凝通着电话呢。

    “老婆,是我啊”

    “老陈,你那边怎么样了,我已经托以前的同学给你送钱了,你再坚持坚持,唉,你当初就该听我的,这钱是这么容易要的吗?还有早上你说的急我没细想,那个钱冒,你小心点,我感觉这人有问题”

    “还是老婆你有眼光,要不我一离了你就吃亏呢,那个钱冒缺了大德了,昨天那局就是他找人给我设的”

    “啊,还真是他啊;那我叫我同学把钱存在你住的那个悦宾楼,你先找个小旅馆住下,等过阵子拿了钱马上回东北,这钱冒,他设计你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招子等着你;对了,你都把大衣也卖了,那你身上还有钱吗,这十二月份的重庆你一件单衣还好吗,你可千万别生病啊”

    “老婆,老婆,你别激动,我没事,我没事,我今天算是否极泰来,于上贵人了,我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