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摊牌
    第二天一早,警务处处长的办公室了,齐公子正在跟钱晋中汇报昨天王安被杀的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是说,王安是发现有人通共才被灭口哦”

    “基本可以确定”

    “那你说他发现谁通共”

    “他跟赵处长走得比较近”

    “你是说他发现赵利军通共,然后被灭了口,你有证据吗”

    “王安被灭口前一夜喝醉酒,对他老婆说女人误事,而他的妹妹是赵利军的七姨太,属下以为他是通过他妹妹了解到赵利军通共的事”

    “你以为,你有证据吗?”钱晋中厉喝道。

    “行了,忙了一夜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几天;这件事先这样,你不要声张,我叫人继续跟进”过了好一会,钱晋中继续开口道。

    “赵利军啊赵利军,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竟然也通共”直到齐公子离去,钱晋中才喃喃自语道。

    晚上,龙兴大酒店的套房里,顾雨菲和许忠义腻在一起。

    “让你得逞了,是不是很得意啊”

    “哪有,我们这是情不自禁嘛”

    “王安的死是你做的”

    “我让刘小刀下的手”

    “刘小刀也知道这事了”

    “他不知道,我只说王安得罪我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说起刘小刀,他怎么回事啊,我是不是哪得罪他了,前几天还死皮赖脸叫我嫂子;今天我叫他,不理我也就算了,还给我使脸色”顾雨菲对许忠义抱怨道。

    “想知道啊,就不告诉你”

    “行啊,许忠义,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你瞒我的事还少吗”

    “那我们就开诚布公谈谈”

    “我们现在还不够坦诚吗”

    “你要死啊”

    “刚才谁要死要话啊”

    “店小二,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好玩吗”

    “把我当傻子耍好不好玩啊,“忠义,我想问你借下车””许忠义学着顾雨菲说话道。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年前吧,那时候我不是死皮赖脸追你吗,还敢当着我面窃听情报,让我给你做掩护,你真以为我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啊”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举报你,我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许忠义握着顾雨菲的手道。

    “不知道,只看到见色起意,死皮赖脸。”

    “那是一见钟情,矢志不渝。”

    “好了那你想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娶你啊;我可不是占了便宜就跑的人”许忠义抱住顾雨菲说道。

    “可我是共产党,除非你也是,不然我们是不可能的”

    “可以啊,你们还在招人吧,我可以加入啊”

    “可我不要你因为我才加入,我要你认同我们的信仰,为了信仰可以勇于牺牲。”

    “你就是我的信仰,我可以为你牺牲啊(当然我可能不止你一个信仰)”

    “你少来,我不和你说了,只希望你做事小心点”

    “那你是代表你还是代表你的组织关心我啊”

    “我和我的组织都不希望好人出事”

    “我可不要做好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要祸害你一辈子。”许忠义抱着顾雨菲深情道。

    “挺迟了,我要回去了,不然我表哥又找上门来了”

    “你管他干嘛呀,又不是你爹,你不怕被他大义灭亲啊”

    “他,他只是走错路,对我还是好的”一说起齐公子,顾雨菲明显气氛不高。

    “好了,我想办法把他弄出去,省得三天两头在我眼前碍事”许忠义安慰道。

    顾雨菲到底还是起身离去了,不过许忠义这个渣男没有起来,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都没起身相送,还说这是自己的贤者时间,要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这么走;确实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肯定不可能再走老路;小丫头白絮虽然不错,但也太嫩了,明显不是自己的菜;而且许忠义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只是一个有良心的普通人,成为一个共产主义战士,自己是这块料吗,恐怕不是?天天啃窝窝头,自己真的可以吗,别加入了革命队伍,最后又成为一个贪腐分子;我还是继续留下了来祸害国民党吧,就算以后不是一起退守台湾,也可以去香港啊;送情报什么的自己不行,搞物质还不是自己的强项,对了,这才是自己要走的路。

    顾宅,顾雨菲一进门就见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齐公子。

    “表哥,怎么还没睡啊”

    “雨菲,你想好了吗”

    看着眼前的颓废齐公子,顾雨菲从未有过的陌生,那还是自己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的表哥吗。

    “表哥,你说什么呀”

    “许忠义啊,你想好和他在一起了吗?”

    “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许忠义就是我认为对的人”顾雨菲从未有过的坚定。

    “好,那我祝福你们,以后跟他好好过日子,不过他要是敢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弄死他。”

    “表哥,你认真的。”

    “嗯,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我有点怀疑自己以前的选择,这还是我要效忠的党国吗”

    “表哥,到底到底发生什么事啊”

    “昨天晚上我不是出去查案了吗,死的那个王安是军事情报处赵利军的七姨太的哥哥,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死吗”

    “为什么”

    “因为他发现有人通共”

    “他发现谁通共”如果齐公子留意,就会发下此时的慌张不应该出现在顾雨菲脸上。

    “还能是谁?赵利军啊,他死的前一晚熟,喝醉酒的时候说女人误事,天下何人不通共,除了赵利军还能是谁”

    “啊”顾雨菲惊讶道。

    “怎么了”

    “我是说赵处长怎么会通共啊”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钱,今天下午我查了他的经济情况,他住的,吃的,喝的,没有一样奢华的;你知道他的主要收入来自什么吗”

    “是什么”

    “倒卖军用物资”

    “倒卖物资,这种事不是一查就会出问题啊,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还不是你那个店小二”

    “这根忠义有什么关系”

    “我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你那个店小二真是个人才;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操作的吗”

    “怎么弄”

    “换品牌标签,换生产日期的标签;美其名曰要让国军将士用上最新鲜、最好的物资,把那些差的牌子,快要过期的物资低价处理掉,为党国节约资源;结果呢,被卖掉的都是那些刚进货的,让下面的人吃快过期的,而且还做出了产业链。”

    “那他们不怕出事”

    “又吃不死人,能出什么事,再说现在这年月,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下面的人怎么敢有意见。”齐公子无奈道。

    “好了,表哥你别管这些事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顾雨菲劝解道。

    “上什么班啊,我被停职了”

    “什么,为什么啊”

    “我发现倒卖物资钱晋中又有份,就去跟他对质,结果吵了起来,他让我明天不用去了”

    “那你去找蒋公子啊,你不是跟他很熟吗”

    “去找了,他人不在,下面人告诉我他去美国了”齐公子颓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