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前往东北
    半年后,李维恭和许忠义一起坐飞机前往沈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忠义啊,我可是给你腾位置了,接下来怎么走要看你自己了。”

    “老师,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巴不得你走似的”

    “哈哈,好了好了,是为师不对;不过雨菲刚生产完,你现在送我去沈阳真的没事吗”

    “老师啊,我也跟你实话实说,让我跟你去沈阳就是顾雨菲定的”

    “为什么呀”

    “还不是为了齐公子,你说这小子都在东北了,怎么还能给我添堵;那帮共匪也是,不是都把他俘虏了吗,怎么还让他跑出来啊”许忠义抱怨道。

    “哪有你这样说话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雨菲的表哥,党国的军人”

    “老师,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我就跟你实话实说;自从我跟雨菲结婚以来,这个齐公子就没给过我好脸色,他就是我跟雨菲之间的一根刺,这次你可一定帮我把他看好了,别让他来烦我们。”

    “你啊,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小舅子”李维恭哭笑不得道。

    沈阳航站楼,于秀凝、陈明、齐公子一起等在门口。

    “来了,来了,媳妇,我兄弟来了”见许忠义出来,陈明对于秀凝说道。

    “我看见了,老师还在呢,你注意点。”于秀凝叮嘱道。

    “老师,你来了啊”于秀凝、陈明、齐公子一起迎了上来。

    “哈哈,让你们久等了;党务处处长许忠义,你们也是老相识,我就不介绍了。”

    “欢迎长官莅临视察”

    “哥,姐,你们这是骂我呢”

    “媳妇,我就说我兄弟不是那种人”陈明自来熟的和许忠义拥抱道。

    “姐,你还认识我吗,青浦班,你帮我出头,把整盆饭倒那人脸上”许忠义走到于秀凝跟前笑着说道。

    “是你啊,上次老陈跟我说起的时候我就想道可能是你,没想到这么件小事你记到现在。”于秀凝感触良多道。

    “青浦班,就老师和你对我好,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好了好了,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嫩的,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对了,听说你都有小孩了”

    “嗯,是个儿子,一个多月了”

    “那你怎么还出来,放心把媳妇一个人留在家里”

    “还不是为了他”许忠义递了个眼神道。

    “嗯,额,忠义啊”齐公子有点不好意思,扭捏道。

    “表哥啊,你也来了啊,不好意思啊,刚没看到你”许忠义嘲讽道。

    “好了,忠义,最近几个月齐公子变化很大,你不要说话带刺,不然姐姐可不同意”于秀凝打圆场道。

    变化很大,嗯,看着是阳光了很多,难道,不应该啊,劳改效果这么好,难道他红了。

    许忠义还真没看错;齐公子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思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根正苗红的国党精英,到了解放区,看到团长洗菜,政务当厨子,看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那种冲击是巨大的;这才是中国的希望,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齐公子是个敢想敢说敢做的人,决定了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他马上就向政务坦白了自己的身份,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部队也相信了他的改变,然后他就走上了许忠义原本要走的路;按说搞钱搞物质不是齐公子的强项,但架不住耳濡目染,看过许忠义这个2.0版操作系统,齐公子勉强也达到了1.8版本;和陈明他们接触的时候又无意透露出妹夫是许忠义;陈明一听,许忠义的小舅子,自己人啊,从此如鱼得水,走上了腐化国民党的康庄大道。

    “那我们走吧,我定了地方,好好喝一场”陈明道。

    “哥我还有不少行李呢,你找人帮我取一下”

    “带什么行李啊,我这里什么没有啊”陈明埋怨道。

    “主要是一些礼物,我送你跟姐的;还有就是我家那口子叫我带给齐公子的”。许忠义解释道。

    “来就来,带什么礼物啊;棒槌,你去帮我兄弟拿下行李,我们先走了。”陈明对一个小个子吩咐道。

    “呵呵,这位兄弟麻烦你了”许忠义拍拍棒槌的肩,很自然的把两张大额美元塞到他手里。

    “这”

    “看我干嘛,你就拿着吧,我兄弟不差这点钱”

    “那谢谢许处长”

    “哈哈,辛苦你了,过会一起喝酒”许忠义很会照顾这些小人物的感受。

    “雨菲给我生了个儿子,叫许磊”上车后,许忠义对齐公子说道。

    “是吗,我当舅舅了,我当舅舅了”齐公子边叫边兴奋的拍着方向盘。

    “你能不能好好会开车啊”许忠义抱怨道。

    “哈哈,我这不是高兴嘛,恭喜啊,店小二都当爸爸了”齐公子豁达道。

    “你变化很大啊”

    “额,在军营混了一段时间,沾了点军队的习气吧”齐公子掩饰道。

    这么说他还不知道雨菲和我的身份,好玩,齐公子你也有今天啊,这种智商上的碾压果然很爽。

    李维恭因为年纪大了,直接去了酒店休息,齐公子开车跟在于秀凝身后,带着许忠义来到了沈阳大酒店。

    “你们来了啊”齐公子一下车,一个学生装的少女迎了上来。

    “这位是?”许忠义对陈明问道。

    “哈哈,还是让齐公子给你解释吧”陈明打趣道。

    “她是白絮,我未婚妻,我们打算近期就结婚”齐公子难得有点腼腆道,可是到了许忠义这边就是天雷滚滚。

    老天爷,我到底做了什么,你快降道雷劈死齐公子这个混蛋吧。

    “未婚妻,这位姑娘有十五了吗,你也下的了手,禽兽”许忠义对齐公子唾弃道。

    “你谁呀,怎么说话的,我都19了,再说我跟他的事要你管啊”白絮护短道。

    “呵呵,你还护上了,这位是许忠义,齐公子的妹夫。”于秀凝上前解释道。

    “是他啊”小丫头转了转卡姿兰大眼睛道。

    “他怎么说我的啊,卑鄙无耻,还是仗势欺人”

    “你怎么知道了”

    “咳咳”齐公子尴尬咳嗽道。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于秀凝招呼道。

    “兄弟,难得你来沈阳,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场”陈明推着许忠义说道。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白絮对齐公子咬耳朵道。

    “没事,他是个耙耳朵,怕我妹妹,不用管他”齐公子捏了捏白絮的鼻子,宠溺道。

    “兄弟,还不到一年吧,许主任变许处长,这个你得好好教教兄弟我啊”陈明边进酒边说道。

    “你别光敬酒啊,忠义,先吃点菜垫垫肚子,空腹喝酒可不好,这是熊掌,其他地方可吃不到这个。”

    于秀凝真的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长嫂如母,那种关心真的让人宾至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