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见赵国璋
    “兄弟,今天可真够凶险的;幸亏刘洋来了,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收场”走出陈超的官邸,一上车陈明就感叹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洋可是15军的军长,你真以为他闲着蛋疼来找陈超”许忠义淡定道。

    “你是说,他是你”

    “嗯,我出门前给他打的电话,让他给我们打个圆场”

    “那兄弟你早说呀,看,把我吓得”陈明对许忠义抱怨道。

    “我也没想到这帮可以这么嚣张,上次在重庆的时候,陈超这老小子巴结我的时候跟条狗似的,今天竟然敢给我甩脸,看我回去不整死他”许忠义忿忿不平道。

    “就是,就是,这小子给脸不要脸;老弟,我们接着去哪啊”

    “去哪,还能去哪,去见赵国璋呗,我都睡了他闺女了,不见一下不合适吧”媳妇娶进门,媒人踢出墙,许忠义有点埋怨陈明给自己找麻烦。

    “行,哥哥我给你做司机”

    “等等,就这样去?”

    “不然呢?”陈明好奇道。

    “你帮我准备准备,按这边的三媒六聘的程序走,该备的礼品都给我备上;但是别大张旗鼓,他们也是大户人家要面子,就我跟你两个人去送。”许忠义吩咐道。

    “老弟,有必要吗,赵国璋有钱,他可不差这点东西。”

    “那是钱的事情吗,行了,哥你帮我准备就行,我跟你也解释不清楚”发现陈明不止2.5,这是二到家啊,许忠义懒得跟他解释。

    两小时后,赵家大门口,许忠义和陈明拎着大包小包登门拜访:只是刚放下东西陈明就被许忠义踢走了,过河拆桥不过如此。

    “狗东西,回重庆有你受的”陈明是没有一点歉意了,骂骂咧咧的告辞道。

    “你来就来呗,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听说许忠义登门,赵致迎了出来。

    “我这不是想给你挣个面子吗?对了陈超那边我搞定了,他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这事你跟咱爸提下,等下我就不说了”许忠义把礼品交给赵家的佣人,握着赵致的手边走边说道。

    “嗯,我知道了”赵致感动道。

    “这位就是许处长吧,果然一表人才”许忠义进门后,赵国璋也迎了上了。

    “爸,你叫我忠义就行;没名没分让赵致跟了我确实让她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他好的。”

    “有你这声爸我就知道阿致没有跟错你,我就怎么一个女儿,以前是把她宠坏了;不过这次经了事确实长大了不少,名分什么都是虚的,只要你跟她过的好,我没什么不满意的”赵国璋感慨良多,说着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爸,是我让你为难了”赵致见了连忙上前安慰道。

    “好了好了,爸没事,你带忠义在家里转转吧,过会我们一起吃个饭,你就算嫁出去了。”赵国璋拍拍赵致的手说道。

    “别胡思乱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赵致看着父亲上楼的背影有点伤感,许忠义上前安慰道。

    “嗯,我带你逛逛吧”也许是想岔开话题,破坏伤感的气氛,赵致牵着许忠义的手说道。

    “好啊,你家房子还挺大啊”

    “嗯,后面还有花园呢,现在这时候梅花都开了,我们去看梅花吧”赵致提议道。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个时节的梅花确实漂亮。”虽没有雪花衬托,但在冬日的暖阳照耀下也别有一番滋味,许忠义摘下一支梅花,插在赵致的发捎上。

    “梅花耐得住风霜寒雪,我可比不说她”

    “还在想以前是事啊”

    “嗯,你是不知道,被绑在刑具架上那会,我有多绝望”赵致靠在许忠义怀里道。

    按说许忠义应该鄙视这个贪生怕死,出卖自己同志的女人;但是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无主的哭泣,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她也美丽善良,只是不够坚定,共产党人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你是人间富贵花,那些本就不是你该经历的;放心,以后你就在家好好的过日子,外面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搞定。”许忠义拍着赵致的背安慰道。

    接着许忠义和赵致的家人一起吃了个午饭,不说宾主尽欢,但也是其乐融融,许忠义很好的照顾到了每一个人的情绪。

    “你收拾下行李,明天早上来接你”吃完饭准备告别时,许忠义对赵致说道。

    “直接就过去重庆吗,你跟你太太说了我的事吗”赵致有点紧张的问道。

    “你先跟我过去,我给你找个院子先住下,我慢慢告诉她”

    “哦,知道了”赵致明显有点不高兴,不过随遇而安的她也不敢表示自己的不满。

    接着许忠义开着陈明留下的车往自己住的酒店赶,一下车就见齐公子等着大厅,满脸的不耐烦,旁边白絮正劝着呢。

    “许忠义,你可真是个好样的,雨菲刚给你生了儿子,你竟然在外面找小,你对得起她吗”一见许忠义下车,齐公子就冲了上来,对许忠义骂道。

    咦,没有动手,素质提升很快啊,看我来刺激一下他。

    “赵致不是你给我找的吗,表哥放心,我不会跟雨菲说的”

    “什么我给你找的,你胡说八道什么”

    “昨天晚上是不是你跟陈明一起给我灌酒的,赵国璋矿山的股份你没拿,齐公子我说你可以啊,以前在重庆你也就杀杀共产党,到了沈阳你都开始拉皮条了啊”许忠义对齐公子步步紧逼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听许忠义倒打一耙,齐公子还只是有点气愤;但是听他说到杀共产党时,脸色明显不自然了;他在注意白絮看他的眼神。

    “妈蛋,敢管我,相互伤害啊”

    见许忠义远去,齐公子跟白絮上了来时的汽车。

    “你以前杀过共产党啊”白絮开口问道。

    “嗯,还杀过不少”齐公子没有隐瞒。

    “你只说你原先是国民党,痛改前非之后加入我们,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啊”

    “你怕吗,跟一个以前杀过共产党的人在一起?”

    “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的”

    “没有苦衷,就因为我傻,我是一个傻子,别人说什么我都信;别人说共产党害国害民我就信,别人让我杀共产党我就杀,我就是一个傻子,我就应该去死”齐公子说着说着开始自抽耳光。

    “你别这样,他们会原谅你的,会原谅你的”白絮上前抱住齐公子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