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前往上海
    重庆,刘小刀接的机,一下飞机,许忠义就把赵致安置在刘小刀帮忙找好的小洋楼里,也不敢温存,直接上刘小刀的车准备回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哥你这次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就不怕嫂子跟你闹”

    “怕什么,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平常吗?”

    “是这个道理,不过我感觉嫂子不会跟你讲这道理啊”

    “还反了她了,小刀,你过会就跟我一起进去,让你看看我在家说一不二的地位”

    “哥,你说就说,抖什么啊”

    “我那是抖吗,我是激动”

    “行行,不过哥,过会我就不跟你进去了”

    “这哪行啊,你都特地来接我了,怎么着也要吃了饭再走啊”

    没一会车子开到了许家,许忠义准备和顾雨菲结婚时,花了5000大洋买的大宅子。

    “哥,到了,你下车吧”

    “不是说好了吗,一起进去啊”

    “哥,我不走远,你进去没事后我再走,行吧?”刘小刀谄笑道。

    “那行,你别走远哦”许忠义对刘小刀交代道。

    “呦,许处长舍得回来了,听说你这次在东北冲冠一怒为红颜啊”许忠义一进门就见顾雨菲似笑非笑的说道。

    “额,你都知道了啊,雨菲,这事真不怪我,也就是被人下了套,对,就是你表哥齐公子给我下的套。”许忠义决定了,对,坑的就是你齐公子。

    “编,接着编”

    “雨菲啊,我真没骗你,你是不知道,我这次过去发现你表哥变化老大了”扯开话题,挑她感兴趣的说。

    “哦,那你说说,他怎么变了”

    “我怀疑他红了”

    “你说什么啊,我表哥”

    “嗯,你是不知道他在东北干的那些事,欺上瞒下,倒卖物资,走私药品;反正一句话,他以前查什么,现在就干什么;东北的共党军队因为他,日子好过多了。”许忠义边说边观察,此时可以确定,顾雨菲的注意力转移到齐公子身上去了。

    哼哼,为什么我敢出去浪,那是因为我罩得住。

    “真的吗,他总算是回头是岸了”顾雨菲感慨道。

    “可不是,你是不是到,他在东北有多放得开,对了,他还给你找了个刚15岁的小表嫂”

    “你少来,以为是你自己啊;我表哥是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人物,怎么会”

    “怎么会什么,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表哥和表嫂的亲密时光”没错,让陈明找人偷偷拍的;我其实是个好男人,但是革命队伍里有坏人啊,没错,那人就是你表哥,是他拖我下水的。

    讲真的,许忠义有时候觉得自己跟赵致才是真的的天生一对;一个是共党叛徒,一个是国党败类,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我呸,想什么呢。

    “这真是我表哥的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啊,你表哥自己介绍的,未婚妻,近期准备结婚的那种”

    “他们有说什么时候结婚吗,他们的婚礼你一定要带我去”

    “大小姐,你以为军统局是我开的啊,就这次去看你表哥我都是借口送李维恭才去的。”许忠义哭笑不得道。

    “许处长,我可没亏待你;你不是一喝醉就抱怨我对你不好,要娶个小的吗,这次终于让你如愿了;对了,听说你那个红颜知己还是个进步青年,你明天领进来让我这个姐姐看看啊”

    “什么进步青年,就一共党叛徒,我是代表人民制裁她”许忠义义正言辞道。

    “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我表哥跟我说了,这次算你是事出有因,不过也就这一次;要是还有下一次,别怪我不讲情面”

    “齐公子跟你通过电话”

    “是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东北的烂事。”

    “他就说我的,没交代他自己”

    “哼,所以说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顾雨菲气愤道。

    第二天上午戴笠的办公室。

    “忠义,没事,这年头谁没几个共党的朋友,何况你这个还是跟他们一刀两段”。却是许忠义一早前来戴笠这边报备赵致的身份,小心无大错;他当然知道赵致的身份对自己不算什么,但是这点小事都找领导报备说明什么,对领导的绝对忠心。

    “多谢老师信任,老师最近天气转冷,我在东北遇到一张好的皮子,就托人做了件大衣”

    “你啊,行,那我收下啦”戴笠接过大衣,一摸大衣口袋支票,果然如此。

    “对了,忠义,日本人已经投降了,我们重庆军统局也准备迁回南京了,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说。”戴笠放下大衣后,对许忠义说道。

    “老师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胸无大志,随遇而安,我没什么想法”

    “好了,好了,我跟你直说了;忠义你现在已经是大校了,想在中央跳到少将这一步有点麻烦,你有没有兴趣去上海站当站长。”

    “去上海当站长?”

    “对,现在上海百废俱兴,你搞经济是把好手,我跟校长说了,让你去上海经济司司长,兼上海站站长。”

    “谢老师栽培”许忠义敬了个军礼道。

    晚上,许家,许忠义领这赵致第一次进家门,没有想象中的修罗场。

    “妹妹果然漂亮,怪不得把我们许处长迷的神魂颠倒”

    “姐姐谬赞了,却是是我不对,让姐姐你为难了。”

    “这世道,我们女人确实不容易,你的事老许也都跟我说了,以后我们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有一条我却要先跟你说清楚”

    “姐姐请说”

    “你既然进了许家跟了老许,以后就要一心一意为他着想,他让你生你就生,他让你死你就死,不可再三心两意,有背主之事”

    “好了好了,一家人说什么生生死死啊”许忠义插嘴道。

    “怎么,这就护上了”

    “姐姐你说得对,进了许家门,从此我生是许忠义的人,死是许忠义的鬼。”赵致发誓道。

    “好了,我有正事跟你们说”见气氛有点尴尬,许忠义开口道。

    “什么事”

    “我要调到上海去工作了”

    “什么,去上海,为什么啊”两女异口同声道。

    “小日本不是投降了吗,重庆国民政府要迁回南京,今天戴局长找我谈话,他已经推荐我去上海担任经济司司长兼上海站站长”许忠义自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