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登门
    “夏处,什么情况啊,杨奎犯的什么事啊,被打成这样”夏继成一回二处,二处的那群混日子的就围了上来,带头的李齐坤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像是说在日伪时期出卖党国利益”

    “不对不对,好像是说得罪了什么人,我听把杨奎拖走的两个列兵说什么得罪了顾公子还想活着走出军统局,夏处你跟我们说下顾公子是哪位高人,省的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跟杨奎一个下场。”肖德荣也乘机问道。

    “呦,消息还挺灵通,这个顾公子你们都认识,前几天还天天在一起呢”夏继成笑着说完,挥挥手准备离去。

    “天天在一起,谁啊,就我们这还有顾公子”看着夏继成离去的背影,肖德荣不信道。

    “前几天都在,杨奎,顾公子,不会是顾耀东吧”其中一个警员嘀咕道。

    “顾耀东?就他那怂样,挨欺负了也不敢还手,还顾公子,那我就是肖公子”肖德荣不屑道。

    “等等,没准还真是顾耀东;你们想,他前几天是不是一直在,昨天才被杨奎打的,结果今天杨奎就进去了;还有那个丁小姐,干嘛对顾耀东与众不同啊,你们以为真是戏文里唱得富家女看上穷小子,人家指不定是门当户对呢”李齐坤说道。

    “不对不对,顾耀东家我去过,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还有丁小姐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赵志勇反驳道。

    福安弄,最近夏继成没少来,可是拎着礼品来还是第一次。

    “老头子,夏处长来了,还带了东西,应该是来找耀东的”顾母很有做侦察兵的潜力,每次都能第一时间发现访客。

    “是夏处长啊,你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啊”顾邦才开门迎接道。

    “这不是耀东负伤吗,我代表警队来慰问一下”

    “耀东是因公负伤啊,这孩子也真是的,问他也不肯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嘛”

    “啊,耀东没跟你们说他怎么受伤的啊”

    “没说啊,这个闷葫芦问他什么也不说。”顾邦才郁闷道。

    “处长,你怎么来了,我没事,今天歇一天,明天就能去上班”却是顾耀东听到她妈喊话,也起来迎接道。

    “到底是小伙子,你好的挺快啊”夏继成拍了拍顾耀东的胸脯。

    “夏处长,我们耀东抓捕的凶犯招供了吗,是不是罪大恶极啊”顾父插嘴道。

    “爸,什么凶犯啊”

    “夏处长说你是因公负伤,不是抓人的时候凶手反抗把你打死的吗”顾父反问道。

    “对,对,那个凶犯招供了,罪大恶极,估计要枪毙呢”夏继成哄顾父道。

    “爸,我这跟夏处谈工作呢”

    “是是,你们聊,我不打扰你们,夏处长今天吃了饭再走,昨天我侄女、侄女婿才来看过我,给我带了不少好酒,过会我们喝几杯”顾邦才说着就离开房间,给顾耀东和夏继成留下谈话的空间。

    “夏处长,你找我有什么吗”见夏继成不说话,顾耀东开口问道。

    “我可没什么事,就是代表我们警队来看看你”

    “代表警队?”顾耀东疑惑道。

    “怎么,你还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呀”顾耀东更加疑惑了。

    “杨奎今早被上海军统局的人带走,这事你不知道”发现顾耀东好像真不知道,夏继成继续道。

    “被军统局带走了,他犯什么事了”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今天上午我们警察局是乱翻天了;杨奎被带走的时候已经被打了个半死,两条腿都被打折了,王柯达好像就多了句嘴,也挨了两个耳光”

    “这军统局这么横啊,王处长也打”

    “确实横,我在警局这么多年也没见过横成这样的;你知道杨奎为什么被打断两条腿吗”

    “不是他犯事了吗,处长,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见夏继成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顾耀东疑惑道。

    “你们家昨天来亲戚了吧,他们看见你被打了”

    “昨天我堂姐和堂姐夫来看我爸,确实看到我被打的样子;不对,这跟杨奎的被军统局打有什么关系啊”

    “你知道你堂姐夫是干什么的吗”

    “这个,我听我爸说过,好像在市政府上班,据说是做经济策划的”顾耀东回答道。

    “你堂姐夫叫许忠义吧”

    “对对,我堂姐夫很和气的一个人,倒是我堂姐脾气有点急”

    “许忠义,上海经济司司长兼军统局上海站站长”夏继成斩钉截铁道。

    “不,不会吧,我姐夫怎么可能是军统局的呢?”顾耀东实在不能将凶名赫赫的军统站站长和昨天替自己上药的和气男人联系到一起。

    “我都打听清楚了,来警局抓人的刘小刀就是你姐夫的亲信,你知道他是怎么拿人的吗?上了就是两棍直接打断杨奎的两条腿,说是他身手了得,怕他跑。”

    “啊”

    “别紧张,还有更狠的,打完之后杨奎就开始叫疼了,理解,毕竟不是死人嘛;结果这个刘处长嫌他烦,又是两棍,一棍打在嘴上,一棍打在头上”

    “然后?”

    “还要有然后啊,杨奎直接昏了过去”杨奎虽然不算好东西,但是刘小刀的做法更让夏继成厌恶,这实在是草菅人命,连带着他对顾耀东也有了看法。

    “他们怎么能这样啊,那不是公报私仇,草菅人命吗”顾耀东义愤道。

    “你姐夫他们可是替你出头啊,你还怪他们”看到顾耀东的表现,夏继成即是欣慰又是惭愧,欣慰没有看错他,惭愧不该怀疑他的赤子之心。

    “我这就去找我姐夫,让他把杨奎放了”顾耀东起身道。

    “杨奎把你打成这样,你还管他死活”

    “这跟杨奎打不打我没关系,生命应该被尊重,法律应该被遵守,不能因为你身居高位就漠视这些”顾耀东认真道。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少年,夏继成觉得后继有人,他所说的,他正在做的,不就是自己毕生的追求吗。

    “爸,昨天姐夫说他们住哪里啊”顾耀东对门向顾邦才打听道。

    “好像说是在霞飞路379号,怎么你要去找她们啊?”顾邦才问道。

    “你直接走过去啊,我开车送你吧”见顾耀东问清楚后就出门了,夏继成在后面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