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白桦林
    吃完午饭,佣人又端来了各种果盘,可以说这是顾耀东出生以来吃的最丰盛的一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忠义,刚才我试了一下这架钢琴,音色不错,要不要我弹首曲子给你听啊”妻和妾肯定是不同的,赵致很明白自己的身份,总是想各种办法逗许忠义开心和展示自己的优点。

    “行啊,你还会弹钢琴啊,那我们要好好欣赏一下。”许忠义鼓励道。

    赵致坐在钢琴前,修长的手指按着黑白键,飘荡出悠扬悦耳的音符,一曲演奏完,众人都鼓起了掌。

    “肖邦的夜曲吗,弹的真好听”许忠义夸奖道。

    “你也懂钢琴,听过这首曲子?”赵致才跟着许忠义,对他了解不深,做好了对牛弹琴的准备,没想到许忠义居然叫出了曲子的名字,没来由的开心。

    “呵呵,我怎么不懂钢琴,难得夏处长也在,我给你们弹唱一手歌吧”说着许忠义让赵致起身。

    一段悠扬悦耳的前奏弹完,许忠义边弹边唱起来。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

    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

    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

    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

    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许忠义一曲弹完,场面静了下来。

    “我弹完了啊,此处应该有掌声啊,咦,老夏怎么脸色有点不太好啊,就这点酒不至于吧”许忠义开玩笑道。

    “我不胜酒力,让许司长见笑了”夏继成强笑道。

    “咦,耀东,你脸色也有点不好,可你没喝酒啊”

    “还不是你弹的破曲子太伤感,害得耀东心里不舒服”顾雨菲插嘴道。

    “姐夫,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

    “这首曲子叫白桦林,讲的是一个发生在苏联的故事”许忠义解释道。

    “弹的是挺好,可是曲子太悲伤了,你怎么弹这种曲子啊,太煞风景了”赵致难得表示不满道。

    “是是是,是我不对,那我再来首欢乐颂吧”许忠义说着有弹起来欢乐颂。

    只是许忠义一曲但弹完顾雨菲又找起了麻烦。

    “你们还真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啊,合着就我是外人是吧”

    “就弹个琴怎么还吃上醋了,下午我们一起去打枪吧,让你们见识一下雨菲的枪法”

    “忠义,我就不去了,下午警察局还有事呢”夏继成现在很焦急,他是一点待下去的意思也没了。

    “姐夫,下午我想回去休息,就不陪你们了”

    “这样啊,那行,那我派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耀东跟我顺路,我送他回去就行,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告辞了”夏继成准备离开了。

    “这么早就走啊,不再坐会”

    “不用不用,姐夫你们忙,我们下次再见”顾耀东也起身告辞。

    “看你以后敢不敢来我这嘚瑟”

    看着夏继成急忙忙的开车离去,许忠义得意的想道。

    “没想到耀东还真替那个杨奎来求情,你说他是不是傻啊”

    “呵呵,也不是傻,只是有理想吧,不过做事情可不是有理想就行了”

    “很得意啊,这个夏继成被你吓得不清啊”

    “是不是有你上次被我拆穿后找老杨的风范”

    “要死啊,就会看人笑话;对了,老杨说介绍你入党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还说了,如果你认为他级别不够,他可以找更上面的领导”

    “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实在是做不到你们共产党人的那种无私奉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的心很小,小的只容得下我们这个家”许忠义柔情的拒绝道。

    “可是你不是也觉得国民党的日子长不了,我们也得为将来考虑啊”

    “放心,你就安心的做你的阔太太,所有事情我都会做好的”许忠义安慰道。

    另一边,夏继成把顾耀东送到家之后,绕了一大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来到了联络点和老董见面。

    “你这是怎么了,见到鬼了”看着往日沉着冷静的夏继成这副样子,老董帮他倒了杯水,诧异道。

    “跟见鬼差不多,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顾耀东吗”

    “记得啊,你说要把他发展成自己人,怎么,这人出问题了”

    “和出问题也差不多,你知道他姐夫是谁吗”

    “谁啊”

    “现任上海军统站站长许忠义”

    “什么,军统局的人,那确实有点麻烦”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我感觉,不,我确定这个许忠义知道我的身份了”

    “什么,你暴露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想不起来,但我确定,他就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不对啊,他既然知道你的身份,干嘛不对你下手,难道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顾耀东在场他不好下手”

    “这跟顾耀东在不在有什么关系,他还会怕你的一个手下”

    “虽然只见了一面,但是我发下这个许忠义这个人很注重亲情,他是那种把家人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他们的党国”

    “那不是很正常吗,他们那边都是这样的人,注重自己的利益大于国家利益”

    “你要怎么说好像也说的通,但是他又有点不一样;我举个例子吧,他小舅子的老婆是我们的人,证据确凿被抓起来了,正常人应该怎么样呢,不说落井下石,也要避嫌吧,他直接打电话让军统局放人,他还敢直接找戴笠说这事,戴笠还同意了。”

    “怎么说他在军统局很有势力啊,戴笠也给他面子”

    “应该是吧,他后天要去美国谈经济援助的事,据说还要跟杜鲁门见面”

    “跟老美的总统见面,你确定他不是在吹牛”

    “这是他跟戴笠谈话的时候说道”

    “他当着你的面打电话?是不是他特地在向你表露什么”老董怀疑道。

    “你这么说还真是,先是白桦林,这是在说我知道你的身份,接着又弹了一首欢乐颂,就是说他不想管这事,你好我好大家好。”夏继成焕然大悟道。

    “那他为什么要表露这些呢”老董问道。

    “应该是算还人情,还我照顾顾耀东的人情”夏继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