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谈心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一月以后,这个月里顾耀东按照许忠义教的,潜移默化的在警队发展自己的势力;二处是自己的基本盘要时常接触保持联系,一处是自己的手下要喂饱他们,有空回户籍处找老孔下棋谈心这是尊敬长辈;开着许忠义送自己的车帮齐升平、王柯达干点私事,这是尊敬领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午夜梦醒时分的时候,顾耀东也会怀疑,现在在做的到底是对是错?

    许忠义的办公室里,顾耀东最近也是这里的常客。

    “姐夫,听说戴局长出事了,这消息是真的吗”顾耀东问道。

    “哦,消息还挺灵通的,夏继成跟你说的吧”

    “姐夫,这事对你影响大不大”

    “哈哈,你是不是听了外面的传言,说戴老板死了我就没靠山了”许忠义笑道。

    “难道不是吗”

    “去美国之前,他确实是我的靠山;但是回来以后,我们就有点合作伙伴的意思了;耀东啊,人一定要靠自己,就算是我,现在确实能帮你,但是以后的路肯定是要你自己走下去的”许忠义语重心长道。

    “姐夫,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啊,到时候别怪我就行;对了,听说你最近和沈青禾闹得有点不愉快”

    “嗯,她觉得我变了,不像以前那样了”

    “你没跟她说这么做是为了谁”

    “师傅跟我说了,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连夏处长也没说,不过我估计他猜到了”在许忠义的安排下,顾耀东拜刘小刀为师了。

    “好了,说说你最近在警局的表现吧”

    “在警局还行吧,因为你给我的那些钱和师傅的帮忙,一处有大半人现在以我马首是瞻,还有小部分也只是观望”

    “王柯达呢,他就这么老实”

    “他最近好像在走关系,打算调到宪兵司令部去;他还试探我,说能不能走你的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处的人都打算跟我”顾耀东解释道。

    “你可不要掉以轻心,王柯达这个人虽然没什么城府,但是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就说明他不是一个只会动手的莽夫;而且他是本地人,在市政府还是有点关系的”许忠义提醒道。

    “姐夫你放心;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昨天市政府的方秘书找过王柯达,好像是为了莫干山一个文学聚会安保的事”

    “这群上不得台面的家伙也就会干点肮脏事”许忠义不屑道。

    “姐夫你说这事有问题”

    “上面打算动手,就容不得下面有不同的声音;这是打算让一些人彻底闭嘴了了”

    “你是说他们要在莫干山把这些亲共文人都灭口了”

    “十有八九错不了,对了这事你可以跟沈青禾说下,我觉得你的所有事都可以跟她说;既然你都为她做了这么多,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不要因为一些没必要的误会抱憾终身啊”许忠义劝解道。

    “行,姐夫我知道了”。

    夜里,顾耀东思虑再三还是敲响了沈青禾的门。

    “干嘛”

    “我有事找你,我们去阳台谈吧”

    “顾队长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挺迟了,我要休息了。”沈青禾讽刺道。

    “莫干山文学论坛的事”

    “你怎么知道”

    “你真以为我这个队长是白当的”

    “好了,你说吧”

    “我姐夫说夏处在上海待不长了”

    “到底是许站长,消息真灵通啊”

    “你不要怎么说他,姐夫对我很好”

    “是啊,很好,他教你怎么升官发财,怎么拍上司马屁,怎么带着下属作威作福,他确实是个好姐夫”

    “我想保护你,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顾耀东看着沈青禾认真道。

    “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要保护你,在夏处长走以后保护你;二年内,我要在警察局站稳脚跟,那时候上面只能看我让他们看到的,下面只做做我让他们做的”顾耀东握着沈青禾的手霸气道。

    “顾耀东,你发什么疯,快放开我”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去见我姐夫的时候他在干嘛”

    “在干嘛”

    “他在给他曾经的老师打电话,让他释放一个共产党,以一种命令的语气,尽管证据确凿,但就因为我姐夫坚持,最后那个人被释放了;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当你足够强时,规则也可以因为你而改变”

    “所以你就学你姐夫追名逐利,没有底线”

    “不是,没有,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知道吗,其实我堂姐也是共产党?”

    “什么”

    “我堂姐也是共产党,我姐夫就是发现她是共产党以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说什么啊”

    “我姐夫以前是军统局干总务的,他心软干不了特勤,用他的话来说从他手里溜走的共产党比他吃的大米还多,所以干了快十年还是一个上尉”

    “不能吧”

    “是真的,我姐夫从上尉升到现在的大校只花了两年不到。”

    “你是说他为了你姐才”

    “对,我姐夫说他既然爱我姐,就会支持她的理想和坚持;但他是个男人,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外面冒险、拼命,所以他要变的足够强,变成一个堡垒,可以替我姐遮风挡雨的堡垒;我也一样,我也想变成你的堡垒”

    “傻子”

    “是吗,你也觉得我姐夫很傻”

    “我是说你,你姐夫一个娶小妾的人渣,他的话你也信,你是不是打算学他,也娶个小的”听了顾耀东的告白,要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过沈青禾可不是那种会冲入他怀抱哭着说好感动的人。

    “这事姐夫也有教我,他说追女孩和打战一样,最忌讳两线作战,他建议我先把丁放拿下,再让你做小”见沈青禾态度明显好转,顾耀东有点飘,开口打趣道。

    “顾耀东,你个混蛋,果然是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你还真惦记那个丁放啊”沈青禾冲了上去打算去拧顾耀东的耳朵。

    “你放心,我会跟丁放说好的,她不会欺负你的”顾耀东边跑边作死道。

    “老头子,楼上什么情况啊,耀东和沈姑娘不会打起来了吧”楼下顾母说道。

    “你自己生的儿子,他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

    “那你什么意思啊”

    “没事,就是好事近了,你准备抱孙子吧”顾邦才嘴角上扬,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