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知心哥哥许忠义
    第二天,许忠义的办公室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姐夫,事情就是这么回事,你说青禾是不是太过分了。”顾耀东委屈的说道。

    许忠义是真没想到系统技能会把顾耀东变成这样,就他现在这状态,没几把闰土的钢叉是真治不治住这头猹。

    “耀东啊,女人嘛,本来就这样,你不要难过,回去哄哄就好了”许忠义安慰道。

    “姐夫,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在我们家都成公敌了,我爸、我妈,还有我姐都站着青禾那头,还威胁我,不跟丁放断了他们就不认我这个儿子”顾耀东苦恼道。

    “你没跟他们说你跟丁放发展到哪一步了”

    “当着青禾面我哪敢说啊,那不是火上浇油吗”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我给你简单分析一下”许忠义说道。

    “姐夫你说,我听着呢”

    “你爸妈还有你姐,他们是因为不知道你跟丁放的进展,才逼着你跟她断了;要是知道了,怎么说也得一碗水端平,你说是不是”

    “嗯,你说得有道理”

    “所以家里人你不用担心了是不是”

    “好像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是是,姐夫你接着说”

    “现在你家里人知道你跟沈青禾的关系了吧”

    “以前不确定,但是昨天晚上这么一吵谁还不知道呢”

    “那就是了,二叔二婶现在对沈青禾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对比我比我姐都好,昨天我爸还为了她动手打我了呢,你看,这脸上就是他打的”

    “这二叔下手够狠啊,我原先以为是沈青禾动的手,不过你也要理解,他怎么也要当着沈青禾的面做做样子嘛”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一点怪我爸的意思也没有,任打任罚”

    “等等,扯远了,刚说到哪里”

    “额,说到我爸妈对她好”

    “对对,你说就现在这情况,沈青禾还能离开你家吗”

    “肯定不能啊,她现在要走,我爸妈都能给她跪下”顾耀东确定道。

    “那不就结了,至少沈青禾这边,你爸妈占时帮你稳住了,接下来只剩下丁放了”许忠义分析道。

    “姐夫,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茅塞顿开,一下子轻松多了”

    “你别急着放松,丁放这边可不简单”

    “姐夫你是不知道,丁放看着聪明能干,其实特别好糊弄,我好几次都想跟她说青禾的事”顾渣男大放厥词道。

    “丁放是好说话,但丁乃生呢”

    “额,老实说丁局长那边我也有想过,我打算丁放有了再跟他摊牌”顾耀东支支吾吾道。

    “生米煮成熟饭,这确实是个办法,到时候没准他还真捏着鼻子认了”

    “姐夫,听你的意思是还有更好的办法”听出许忠义话里的意思,顾耀东激动道。

    “你觉得到了丁乃生现在这个样子,他所追求的还有什么”

    “升官发财,这个有点笼统,他希望丁放幸福,这个准没错”顾耀东确定道。

    “我是说你觉得丁乃生还有哪方面不圆满”

    “不圆满,丁放是独生女,你是说他缺个儿子”顾耀东脱口而出道。

    “孺子可教也”

    “可是我现在也没法给他弄出一个儿子啊”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是说你入赘给他做倒插门女婿”许忠义开诚布公道。

    “什么,这怎么可以”

    “这有什么不行,到时候你就可以跟他明说;就说你为了丁放愿意倒插门,但是你爸妈不同意给你找了个媳妇叫沈青禾;父母之命不可违,以后你跟沈青禾生的孩子姓顾随你爸姓,跟丁放生的儿子姓丁随他姓”

    “高,高,姐夫你就是我的卧龙凤雏啊”

    “你同意了”

    “这有什么不能同意的,都是我孩子,青禾和丁放两块肉都烂在我这口锅里”顾耀东很是看的开。

    傍晚,许忠义下班回家,发现顾雨菲难得没跟儿子玩,而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顾悦西也在。

    “咦,悦西来了啊,今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弄个酸菜鱼尝尝”许忠义看气氛不对,先开口道。

    “你过来坐,有事问你”顾雨菲板着脸说道。

    “怎么,悦西有事,跟姐夫说,我帮你想办法”许忠义殷勤道。

    顾悦西没开口,顾雨菲倒是先发飙了。

    “许忠义,我说你真是个人才啊,说,你给耀东下的什么蛊,才一个月不到他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不好,我对顾耀东使用技能被发现了”这是许忠义的第一反应。

    “不对啊,她们不可能知道啊,待我旁敲侧击,试探他们虚实。”许忠义接着想道。

    “耀东怎么了,他最近不是很上进吗”许忠义故作不知道。

    “上进是上进了,但是姐夫你知道吗,他良心变坏了呀,竟然脚踏两只船啊”顾悦西伤心道。

    “什么,他除了丁放,还跟谁在一起呀”(哼哼,没有暴露,看我怎么倒打一耙)

    “青禾啊,沈青禾啊,上次我们不是还一起见面吗”

    “什么,他们不是吵架分了吗”

    “分什么呀,我爸妈都说他们两都一起睡过了”顾悦西激动道。

    “啊,那就麻烦了;这事要是让丁乃生知道估计会发疯的”许忠义故作惊慌道。

    “丁乃生是谁,这事跟他什么关系”顾雨菲插嘴道。

    “丁乃生是上海财政局局长,也是丁放的父亲;今天上午还来办公室找过我,因为耀东的事,态度很不好”

    “就上次那个笑眯眯来拜年的丁局长,他还敢跟你耍横”顾雨菲有点不信道。

    “还不是耀东干得好事;这次丁放不是去莫干山参加文化交流会吗,耀东是他的保镖;结果这小子正事不干,监守自盗,把丁放给睡了”

    “什么,还有这事”顾悦西大惊失色。

    “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丁乃生养了二十年的独生女,就这样没名没分的跟了耀东,那老小子快气疯了,就差指着鼻子骂我了”许忠义故作委屈道。

    “那后来呢”

    “他说要去警局给耀东好看,我是好说歹说才把他拦住了;最后他发话,要和二叔二婶见个面,把这事定下来,他还说这是看在丁放确实喜欢耀东,当然还有我的面子,不然这事不算完”许忠义继续道。

    “哎呀,这个畜牲怎么可以这样啊;这让我回去怎么跟我爸妈还有青禾说啊”

    “唉,这事瞒不了多久,要尽早处理”许忠义最后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