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批判大会
    “这么说,你姐说的都是真的”福安弄顾家大厅,顾邦才对跪在地上的顾耀东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爸,这事不怪我”

    “爸?你别叫我爸,现在你是我爸,来,你跟我说说,为什么这事不怪你”顾邦才指着顾耀东骂道。

    “爸,事情是这样的,莫干山那个文学交流会本来就无聊,丁放就给我看她写的《鸾凤禧》,主要是丁放文章写得太好,然后我们就”

    “然后你们就看到床上去了,耀东啊,我们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我愿以为你也是,但是现在你做出这种丑事,让我怎么跟列祖列宗交代啊”

    “交代什么呀,爸你完全不应该有这种想法,大伯那边雨菲姐是独生女,可以说是断了根;现在顾家就靠我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家开枝散叶,祖宗知道了该表扬你,把我教得这么好。”顾耀东狡辩道。

    “你,你”顾邦才被顾耀东气得胸口发疼。

    “爸,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见顾邦才气成这样,顾耀东连忙起来扶他。

    “我不要你扶,你给我接着跪着,晚饭也不用吃了”顾邦才毫不留情,甩开顾耀东的手说道。

    “耀东啊,你别担心,等你爸气消了我再慢慢劝他,晚饭我给你留了,过会你再去哄哄青禾吧,她无父无母,一个人在上海打拼,你这么伤害她实在太不应该了”顾邦才走开后,顾母上前对顾耀东说道。

    “好,妈我知道了”

    “唉,你这孩子”顾母感慨着也走了。

    “姐,你可是我亲姐,怎么能爆我的雷呢”见众人离去,只剩下顾悦西,顾耀东埋怨道。

    “还怪我爆雷,顾耀东,你怎么不想想是谁自己埋的雷”顾悦西拧着顾耀东的耳朵道。

    “疼疼疼,姐我错了,是我错了”顾耀东求饶道。

    “不是你错了,是我们错了,当初就不该让姐夫关照你;你升大队长那会我们还都替你高兴呢,结果,这才过了几天啊,你的花花肠子都露出来了,原先以后你是老实人,没想到是因为原先没条件啊,一有条件,你是比谁都不老实”顾悦西责怪道。

    “姐,我的要求其实也不高,跟堂姐夫一样就行”

    “就这要求还不高,你有姐夫厉害吗?你现在有的,大队长的位置,外面开的车,哪一样不是你姐夫给你的,你说说你自己有什么;还想跟你姐夫一样,你能过眼前这关就不错了;我可是听说了,丁放的父亲丁乃生可不好惹”顾悦西担忧道。

    “姐,其实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这是许忠义特地交代的,入赘的主意千万不能说是他出的)

    “你有什么办法啊”

    “你说我给丁乃生当倒插门女婿怎么样”

    “什么,你还真敢说,也就爸现在不在,不然你这话就能把他气死”

    “姐,也不是真的入赘,我不改姓,就是我跟丁放的孩子以后改姓丁”

    “这还不是入赘啊,那我们这边呢,你是要我们顾家绝后吗”

    “这不是还有青禾嘛,我跟青禾的孩子可以姓顾啊”顾耀东道出许卧龙给他出的主意。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算盘”

    “怎么样,是个好办法吧”

    “耀东啊耀东,我原以为你是年纪轻一时糊涂,没想到你进退有度,你真的坏到流脓;做出这种事竟然也想好了后路”顾悦西边打边骂道。

    “姐,姐,我就灵光一闪,你不要打了”

    “好你个灵光一显,我让你显”

    不说顾家这边鸡飞狗跳,许忠义家里也没闲下来,因为今天赵国璋来了。

    “爸,你来怎么不提前打电话给我,好让我去接你;还有赵致你也是,既然知道了,怎么不跟我说呢”顾耀东对赵致埋怨道。

    “是啊,叔叔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打招呼,好让我们准备一下呢”顾雨菲很给面子,对赵国璋热情道。

    “耀东,你不要怪阿致,是我跟她说不要麻烦你的;还要雨菲啊,我这么叫你没事吧”

    “这有什么事啊,我跟阿致很合得来,我啊,一直羡慕阿致有您这样疼她的父亲”

    “哈哈,你过奖了;不瞒你说阿致刚跟忠义过来的时候我是连续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就怕她到了这边不习惯”

    “你是怕我欺负她吧”

    “哈哈,是我小人之心,雨菲你别介意”赵国璋笑道。

    “对了爸,妈呢,她跟你一起过来了吗”许忠义问道。

    “她啊,在酒店待着呢,过会我也要回去”

    “叔叔阿姨住什么酒店啊,哪有家里舒服,再说我们这里又不是住不下,忠义你现在就去把阿姨就过来,我去帮忙收拾个大房间出来”

    “不用不用,我已经托人买好房子了,就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今天就是来看看你们,没其他意思”赵国璋解释道。

    “爸,你这话说得,老丈人看女婿,能有什么意思,你太见外了”

    “好了好了,忠义啊,你这张嘴就是讨人喜欢,怪不得官越做越大,听阿致说你都是少将了”

    “就一军衔,活还是以前的活”许忠义故作嫌弃道。

    “唉,你人虽然不在东北,可我在那,可没少因为你的面子被人受照顾啊”

    “啊,还有这事,爸,都有哪些人照顾你啊”顾耀东早就知道,因为就是他自己打的招呼,不过在赵国璋面前还是故作惊讶道。

    “陈明长官,于专员,对了还有你的师傅李主任。”赵国璋一一举例道。

    “叔叔我表哥没找你麻烦吧”顾雨菲插嘴道。

    “你表哥?”

    “就是齐公子”赵致帮忙解释道。

    “齐公子是你表哥,怪不得他每次见我都感觉怪怪的”

    “哈哈,爸齐公子这人就这样,特别宁,我跟他也处不到一起”顾耀东打圆场道。

    “没有吧,齐公子这人挺好的,在我们那是出了名的好相处;我说的奇怪是因为他开始是时候叫我赵老,后来又叫我赵叔了还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没问,原来是这么回事”赵国璋恍然大悟道。

    “他跟那个白絮怎么样了,最近我忙着耀东的事也没联系他”顾雨菲问道。

    “他们挺好的呀”

    “对啊,他们快结婚了吧”

    “什么叫快结婚了,我就是喝完他们的喜酒才过来的,办了快一百桌,沈阳城有头有脸的都来了”赵国璋有点羡慕道。

    “是吗,我表哥有这面子”顾雨菲有点自豪道。

    “呵呵,爸,十三军的陈超还在吗”

    “你不问我还真想跟你说呢,那个陈军长他出事了,好像是因为作战不利,倒卖军火什么的”

    “哼,爸你放心,这次我要他不死也脱层皮”许忠义阴狠道。

    “啊,这事是你做的啊”赵国璋恍然大悟道。

    “那是,我能让你们白被他欺负吗”

    “其实我后来也没怎么恨他,要是没他,我没准还不会和你在一起呢;呵呵,换句话说他还是我们的媒人呢”赵致抱着许忠义感动道。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吧,要是以后遇到他拄着拐杖在火车站要饭,看在这媒人的份上我打赏他几块大洋”许忠义故作大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