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布局将来
    接着时间过去一年了,丁放的孩子已经哇哇落地,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老大顾少安,老二丁长生;顾耀东让许忠义取的名字,顾邦才和丁乃生听了都很满意,每次来看孙子的时候都笑得合不拢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丁放在前不久知道了顾耀东一直对沈青禾念念不忘,毕竟是枕边人,原先一门心思在肚子里的孩子上面,现在孩子出生了,凭她的细腻心思一试探什么都知道了;不过也没什么在意,在那个年代,女人有孩子跟没孩子完全是两个概念;丁放虽说受过西方教育没有传统的三从四德洗脑,但是也没到因为丈夫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而跟他闹不痛快。

    许忠义对顾耀东的感观很奇怪,他不是那种喜欢跟在主角后面做保姆的人(再说谁还不是主角呢),但他对顾耀东的事确实挺上心;不单单是因为使用技能把热血青年变成油腻官僚,更多的是因为他从眼前的顾耀东身上看到了穿越前自己的影子,不过因为自己的原因,这个影子走的很顺,过上了自己以前向往的生活。

    因为离49年10月1日这个日子越来越近,许忠义也开始为离开做起了准备。

    趁一次去南京续职的机会,他跟蒋公子搭上了线,双方是一拍即合;许忠义提出了很多有前瞻性想法和建议,还隐晦表达了对国内东北战场的不看好;蒋公子倒也没有反驳他,而是说他老成谋国,但做事看问题太保守,没有年轻人的锐气;还为以前因为齐公子的谏言打压他而道歉;反正双方都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一个忧国忧民,一心为党;另一个是虚怀落谷,礼贤下士;许忠义其实也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毕竟又是一条退路。

    赵国璋这边许忠义把他打发到香港去了;凭着高人一等的亲和力和党国高官的身份,他身边聚集了一批外国朋友,虽然大都是因为利益结合,但也有志同道合聊得投机的;通过一个叫保罗的英国人,许忠义让赵国璋跟当时的港督葛量洪搭上了线,虽然不知道女婿为什么让自己去香港定居置业,但想到前几次的高瞻远瞩,赵国璋没有半点犹豫;带着他的全部家当和女婿给的80万美元启动资金来到了香港做起了珠宝行业;对了,经过许忠义的辛勤耕耘,赵致也怀上了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就因为这个当时赵国璋还有点不乐意去香港,好在赵致识大体,更是把许忠义的话奉为圣旨,硬是把他劝去了香港。

    顾雨菲是安心做起了顾太太,老杨基本也不在给她发任务,要不是每月还有几次联络,许忠义都怀疑她被开除党籍了;许忠义觉得现在在顾雨菲心里重要人的排名是这样的,儿子—顾耀东的双胞胎儿子—,然后才是自己,对了还有齐公子,没准这货还在自己前面。

    对了,前段时间齐公子和李维恭有点闹得不太愉快,起因是李维恭快被齐公子和陈明夫妇架空了,然后他就翻旧账打算拿白絮的身份做文章,毕竟戴老板去了,许忠义又鞭长莫及,还是很有搞头的;但是齐公子走通了毛人凤的关系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李维恭也没了办法,毕竟当时白絮还是他亲自下令放的,不过他后来没少拿这件事朝许忠义抱怨,直到许忠义给他寄了两本美国护照,和一份旧金山别墅的地契才闭了嘴。

    警察局这边顾耀东是混得风生水起,许站长的小舅子,丁局长的女婿,这两个身份不说让他在警局横着走,但也是差不多了。王柯达是彻底待不下去了,为了给顾耀东腾位置,他走了许忠义的关系去宪兵司令部当了处长(也就是利益交换),不说什么高升,但也是升了半级,后来为了在宪兵司令部站稳脚跟,更是三天两头找许忠义汇报工作,以许系身份自居;按理来说夏继成也走了,二处处长的位置也该轮到李齐坤了,可是没有,虽然没有莫干山蔡队长死亡和赵志勇递举报信的事,但是钟百鸣还是来了。

    只是他更低调了,四十多的人跟在顾耀东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身后打转,像极了一个小跟班;顾耀东开始还真被他糊弄过去了,帮他顶了几次雷之后才发现他的真面目;顾公子可不是什么大气的人,直接给他起了外号,钟老虎和钟五步,说他是笑面虎和五步蛇;这个外号经过一阵发酵,在警局是广为流传,就钟百鸣不知道;以至于他一笑下面的警员就发抖,他自己还犯迷糊,难道是自己笑道太难看;后来,直到齐升平为了挑拨他跟顾耀东的关系,把这事告诉他,他才知道事情的起末;为此他也去找过顾耀东理论,原以为顾耀东会推诿或不承认,没想到顾公子就是豪橫;

    没错,这外号就是我叫出来的,怎么你有意见,你有意见我也接着叫,结果弄得钟百鸣当众下不了台。

    你别认为顾耀东这是犯二,这恰好真是他的聪明之处;这么做有两个好处;第一,上面的人知道一处处长和二处处长不合,会方便他们平衡权力;第二,他就是要让全警局的人都知道他跟钟百鸣不合,然后逼他们站队,毕竟他是根深蒂固,钟百鸣是初来乍到,此时不发力弄他,更待何时啊;没错,从那以后,钟百鸣的日子很难过了;一处不说,本就不归他管,二处的人阳奉阴违,不说变着法气,他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每一天都被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缠住,他开始也想过不理这些事,结果顾耀东故意使坏给他埋了几次雷,弄得他狼狈不堪;从那以后他是再也不敢小看以前他眼里那个靠走关系抱大腿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小年轻了;不过从此以后他也分身乏术,再没有跟顾耀东一较长短的机会。

    就这样,许忠义以为他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直到两年后那声震惊世界的湖南腔在天安门城楼响起。

    直到那天晚上,顾耀东一脸焦急的来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