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再进言
    时间到了1948年下旬,顾家老小离开上海已经快半年了,丁乃生到底还是舍不得权势留在上海不肯离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许忠义没打算去改变,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法;警察总署的田光明进去了,因为钟百鸣提供的黑料;它不是贪污受贿,而是汪伪时期协助日军刺杀老蒋的一份铁证,没怎么审就把这事给定了;不过钟百鸣到底没有成为上海警局的副局长,还是在田光明进去以后的一个早上被一辆大货车撞死在警局门口,就在他接任副局长的路上;不是许忠义让人动的手,他只是把钟百鸣提供黑料的事告诉了唐杰,一个敢出卖上司恩师的人没人敢用,而且顾耀东答应他的副局长许忠义帮忙做到了,只是他自己不争气死在了路上。

    喜从天降,这是那天王柯达唯一的感受;自他离开上海警局以后就没打算回去,毕竟顾耀东和后来的钟百鸣都是上面有人的,只是他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内,顾耀东离开上海,钟百鸣死于车祸这样的事情会一起发生;接到许忠义通知之前,他是一点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接下来当然是大表忠心,什么一切以许司长马首是瞻;他虽然说不出什么漂亮话,但比起钟百鸣,许忠义更喜欢更他打交道,至少他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

    其实这段时间许忠义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已经断断续续发现有人在监视自己,不单单因为顾耀东是事,更多的是因为齐公子在东北起义了。

    没有李维恭的制衡,陈明夫妇又光想着赚钱,东北行营督察处成了他的一言堂,从最开始的运送物资,到后来的传递战略消息,后来齐公子发生周围好像都是我的人了,那还等什么,直接起义呗;他也没做得太过分,提前让人把陈明夫妇礼送出镜才干得这事;就为这事,蒋公子还挨了老蒋一记耳光,说是他交友不慎,许忠义自然也没能幸免,要不是他前期的高瞻远瞩策略,当然还有和美国人都关系,他未必能保住现在这个位置。

    第三次,这是蒋公子来上海后许忠义第三次找他。

    “忠义,前几次因为政务繁忙没有见你,你不会怪我吧”

    “蒋督员政务繁忙,忠义怎么敢敢怪罪呢”

    “还说不怪我,以前你可是叫我蒋公子的,我们别因为齐思远闹生分了”

    “齐公子这个王八蛋,我算是被他害惨了”一说起齐公子,许忠义故作情绪失控大骂道,把门外的警卫都惊动了。

    “出去出去,我们老朋友谈事呢”蒋公子连忙把警卫赶走。

    “让你见笑了,蒋公子”

    “唉,齐思远真是害人不浅啊,因为他的事,我也挨了老头子一记耳光”

    “蒋公子你是不知道,还远在青浦班的时候他就跟我不对付;青浦班毕业考,我偏科严重,指着战略情报这门课的第一名顺利毕业;结果这混蛋请老师吃饭给他加了两分,从第一变成了第二,他是门门第一成了优秀学员,我呢,又多读了一年。”

    “不过我也是在第二年认识了他表妹雨菲,就是我现在的老婆;看他有这么漂亮的妹妹份上我不跟他计较了,不就多读一年吗,我又不是没读过”许忠义继续道。

    “你啊你,后来呢”

    “后来就是我们毕业了,在军统局内部他天天欺压我,对了,他还向你打过我的小报告,把我的升职报告压了回来”

    “嗯嗯,是有这么回事,这事是我不地道;不过你也没吃什么亏,毕竟他表妹你是娶到了,还给你生了个儿子是吧”

    “要是没雨菲,他在东北那会我就整死他了,那还有现在这事啊”许忠义不解气道。

    “他在东北的时候,你没少帮他忙吧”蒋公子看似随意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他那共党老婆白絮以前被抓紧去过,还是我从戴局长那把她保出来的;你知道当时齐公子怎么求我的吗”

    “怎么求的啊”蒋经国来了兴致。

    “忠义啊,我也只是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你有赵致,应该会理解我的对吧。”赵致是我娶的小,从共党那投过了的;这老小子求人的时候还威胁我”许忠义连扮带说道。

    “这你还帮他”

    “没办法啊,不帮雨菲不让我好过,再说我也没想到自诩党国精英的齐公子会被白絮那小丫头片子策反啊”

    “理解理解,齐思远这混蛋乍一看真像恪尽职守的党国精英。”蒋公子拍拍许忠义肩膀道。

    “唉,一说他我气得连正事也忘了,你看看,这是我分析的当前战况和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准备”许忠义递上一份战略报告。

    “当前局势真的到了这种地步”看了许忠义的报告,蒋公子脸色大变。

    “虽未到,但不远已”

    “退守台省,这真的是我们唯一的退路吗,我党可还有百万大军啊”

    “党内派系林立,各自为战,最后只能是各个击破的结局”许忠义知道不管敲多响的鼓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也直说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

    “退守台省就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委座年事已高,你也该为自己想想了”许忠义怂恿道。

    “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能向委座请命,前去经略台省,作为党国的后手”

    “我去台省?可是我现在的任务是弄好上海的经济啊”

    “蒋公子你别怪我说话直,上海的经济就是委座自己来也不会有起色;何去何从你是明白人,肯定会做出正确选择”

    “唉,上海是个泥潭,这事我怎会不知呢,好了,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一想”

    “那卑职就告退了”见蒋公子倦了,许忠义也趁机离开道。

    回到家里和顾雨菲说起了这件事。

    “什么,你竟然给蒋公子出谋划策,你心里还有我党吗”

    “这事就算我不说有的是明白人跟他说,你以为他身边真的都是酒囊饭袋”

    “我不管,反正这人不能是你”顾雨菲不讲道理道。

    “你不会没发现最近监视我们的人”

    “发现了又怎么样,就凭你跟美国人的关系,老蒋还敢把你怎么样”

    “美国人靠不住的,老蒋真要发飙,美国人还真给我出头?傻丫头,人要靠自己”

    “行了行了,其他我不管,但你不能损害我党的利益,不然我不认你这个老公”顾雨菲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