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陆涛事发
    一星期后的夜里,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点了一支跟自己同名的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吧,有什么想我帮忙的”华子对刚缓过来的露露说道。

    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个样子,华子表示自己有话要说;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最后,我没做错,都是这个女人欠我的。

    好吧,节操这东西毕竟不像某星口中的衣服,脱了还能穿上去,它是越丢越少的。

    “我就不能是看上你这个人吗”

    露露开口道。

    “看上我的人多得是,你怕是排不上,痛快点想要什么,别等我走了以后一个人哭着后悔。”贤者时刻,理智光环下的华子刻薄道。

    “我想有个依靠,一个人在北京打拼实在太不容易了”

    “我外面虽然有很多女人,但我很怕麻烦”

    “我会懂事的,你找我我才出现”

    “你现在在北京住哪里”华子感觉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

    “我现在和孙大海合租在一起”

    露露说谎了,是同居不是合租,不过华子也没打算揭穿她。

    “聚贤雅苑,16幢1306,你搬出来住那里,这是钥匙;”华子从钱包里掏出一把钥匙道。

    “哦,谢谢你”

    “跟我不用说谢谢,不过我不希望你带别人去那边过夜,还有想要走了跟我说下,我给你包个大红包”华子觉得有些事还是提前说清楚比较好。

    “嗯”虽然做决定时就知道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如此绝情,露露还是感到很难过;不想了,露露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第二天,露露醒过来的时候,枕边人果然已经不在了,打开手机看时间,竟然有一条收款短信,六万元,这是自己一年不吃不喝才能赚到的钱,他应该是翻了自己的钱包看了银行卡吧。

    华子这边下午才有课,打算先回宿舍补个觉,半夜的时候醒过来一时没忍住,又战了一场,可把他累坏了。

    “哦,都在呢”华子走进宿舍打着哈欠跟三人招呼道。

    “华子你可来啦,你看看陆涛”见华子来,向南像是见了救世主,连忙开口道。

    “陆涛,这是谁干的,活的不耐烦了吧”华子对着眼前肿着脸头还绑着绷带的陆涛说道。

    “没事,没事,是误会,他们认错人了”陆涛尴尬的解释道。

    “认错人也不能把你打成这样啊,我爸就是局子里的,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你跟我说谁干的,我帮你去找人”向南仗义道。

    “真没事,有事我会不跟你说,好了,就这样”

    华子已经看出不对呀,陆涛这样子不像是怕事,而是有点心虚,难道是事发了。

    还真是,关鹏虽然忙着干事业,但是次数多了还是发现夏琳有点不对头,然后一跟跟踪,发现她跟陆涛搞在一起,脸都气炸了;也不怕丢脸了,一个电话叫来公司安装队的人,对着陆涛就是一顿海扁,要不是看在米莱和华子的面子,就这场面陆涛就该住院了;对,华子在他那真有这个面子,奶茶店的广告和装修都包给他了,金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既然陆涛不肯说,众人也只能作罢;就在华子以为这事过去的时候,陆涛找上了自己,说是借钱,而且张口就是20万。

    “大哥20万这钱我是有,但你也得跟我说你拿这钱干嘛呀”华子对陆涛说道。

    “你就不能别问吗,你放心,我拿这钱干正事,而且保证尽快还你”陆涛保证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被敲诈了?还有这事米莱知道吗”华子怀疑关鹏拿这事敲诈陆涛。

    这事华子还真冤枉关鹏了,敲诈这种事他还做不出来;只是你既然背着我去外面找男人,借你的钱是不是该还我啊,我也不自己问你要,把借条给要债公司让他们处理,不就给点手续费吗;没错,这钱是关鹏借夏琳的;严格来说是年费,你陪我两年,这钱就不用还了,但是你提前解约这钱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这才是原著里,他一点不生气的理由,合约到期和平分手,相互给彼此留点面子,又保持男人的风度。

    不过这事你让陆涛怎么解释呢,难道让他说,华子我背着米莱在我们找了个妹子,不过这个妹子是已经被包的,我要拿钱赎她,对了这妹子还是米莱的闺蜜。

    可是这钱他还必须拿到手,夏琳是哭着打电话问他要钱的;要债的已经去学校找过她了,很贴心说不是急着逼她还钱,但是得转一下手续,拍几张照片,然后他们会安排工作的;夏琳可以说是吓得脸都白了,她先是给关鹏打电话,但是关鹏没接,然后才找的陆涛,说希望陆涛陪她一起面对这事;陆涛这货虽然渣,但是该有的担当还是有的,接到电话的时候拍着胸脯保证这钱他掏了,让夏琳别担心;挂了电话才想起该去问谁要这钱,找妈,找陆亚迅,找米莱好像都不靠谱,只有找华子了。

    华子最后还是把这钱掏了,走的时候跟陆涛交代,如果事情不顺利,记得给他打电话;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尽力帮忙,守口如瓶;朋友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够意思了吧,毕竟是同一渣道里的兄弟,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

    华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陆涛最后还是给他打电话了,对方坐地起价,要三十万,问他怎么看;能怎么看,报个地名,我带人过来。

    华子没有穿云箭,也做不到千军万马来相见,而是打了个电话给辖区的警察局长马军。

    想要把生意做大,不说要有靠山,但起码跟官面上的人要处好关系;奶茶店的每天流水已经能到2万了,不是没人起过坏心思;但这些在全面的监控下都无所遁形,但久守必失的道理华子还是懂的;三十万的赞助,说是给警局置办点装备,光明正大的交到了马军的手上,什么要求也没提就是最好的要求,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主要也是对方看出华子是正经商人,不会惹事。

    “马局,我一要好的同学,被校外的人敲诈,求到我身上;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不能不管,又有点怕,你能不能安排个人跟我去一下,便衣就行,不要把事情闹大”华子对马军说道。

    华子当然不是真的怕,毕竟上个世界他可是杀过人的,初级特工的技能也还在,就连空间里也放着两把自动手枪和几百发子弹;但是康庄大道能走,怎么可能走歪门邪道呢。

    “多大点事,我刚好有空,就陪你过去一下”马军很热心,终于能在不违反规定的情况下帮华子点忙了。

    等华子开车带着马军到现场时,得是熟人,对方一见马军就变了脸;说自己只是负责要债的,其它什么事也没有,拿了钱还了借条很痛快的走了,而且还保证以后不会在出现在夏琳面前。

    这时华子也见到了夏琳,没有前几次的容光满面,英姿飒爽,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在陆涛的恳求下,华子保证会守口如瓶,就当不知道这事,然后就跟马军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