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蝴蝶(第二更)
    翡翠庄园

    宋嘉在向楚莹汇报最近的工作情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香港那帮人已经走了吗”楚莹对宋嘉问道。

    “都走了,对了,还留下一个香港女警,被关在女子监狱里。”

    “女子监狱,她犯了什么事?”听到香港女警被缅川警方抓获并关押在女子监狱,楚莹来了兴趣。

    “在没有执法权的情况下跨境执法,还打死了缅川警方的一个便衣,据说要关20年,她应该已经成了弃子。”

    “弃子,还真是不幸啊;对了,我让你招的人找齐了吗”楚莹有点幸灾乐祸道。

    “夫人,差不多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宋嘉说着话的时候有点打颤。

    “怕什么,你可是在胜武那里挂了号,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夫人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找齐,不让你失望”一听楚莹说起林胜武,宋嘉松了口气。

    “宁缺毋滥,我已经在备孕了,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胜武床的,要懂得替他分担,还不会起坏心思;宋嘉,你不会害胜武,对吗?”

    “夫人放心,你都在我身上装微形炸弹了,我怎么敢背叛你,背叛胜武”

    “嗯,真乖,找好的那些人也给她们装上,对了,还要确定她们的人际关系网,我要知道她的家人是谁,最在乎的人是谁,可以做到吗”楚莹柔声细语,像是在唠家常,可听着的宋嘉却有点毛骨悚然的味道。

    “可以可以,我这就去安排”

    “等等”就在宋嘉准备离开的时候,楚莹又叫住了她。

    “夫人?”

    “我送你的蝴蝶纹身不错,胜武很喜欢,让她们也都选一只纹上,懂了吗”

    “懂了懂了,我这就安排”

    就在这时,刷完矿山守卫忠诚度的林胜武回来了。

    “莹莹,有想我吗”

    一进门就直接朝楚莹走去,给了她一个拥抱热情的拥抱,至于宋嘉,像是没看到她这个人一样。

    林胜武的行为,让楚莹很满意;宋嘉也没有半分不高兴,还像是松了一口气。

    “咦,嘉嘉也在啊,要不要一起啊”

    “讨厌,我有事交代她去做呢,你中饭吃了吗”挥了挥手,示意宋嘉离去,楚莹又对林胜武关切道。

    “吃什么饭呀,我现在要吃你”

    一把横抱起楚莹,就往里卧室冲,林胜武决定把这段时间没交的公粮都交上。

    嘉佑酒店

    吕云鹏这段时间就在这里安家落户的。

    叮叮

    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是江伊楠。

    “怎么才来啊,我都约了你多少次了;要不是每次电话都是通的,我都要去警局报警了”吕云鹏责怪江伊楠长时间没有联系自己。

    “我这不是要工作嘛,再说,你以为进出翡翠庄园很容易吗”

    “怎么,他们还干涉你的自由”

    “哪到没这么夸张,不过盘问检查还是少不了的;现在的翡翠庄园就是一个军营,各方面的守卫都很深严,而且他们对林胜武的忠诚让人害怕。”江伊楠说出来这段时间住在庄园的感受。

    “那你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吗,最近在市场上盛行的新药是出自林胜武之手吗”

    “这个我还不确定,这段时间为了获取楚莹的信任,三天两头帮她弄报表,把我累的够呛”

    江伊楠抱怨起工作辛苦,却没意识到她如今的工作量,连以往的一半都没有。

    “报表,什么报表啊”吕云鹏来了兴趣,以为从中有什么线索。

    “翡翠生意的报表,你还别说,这段时间翡翠世家的生意很好;就一个月时间,营业额达到五十亿元。”

    “五十亿,这么好的生意,林胜武还要赚卖毒品的黑心钱,真是该死”听到这里,吕云鹏更生气了。

    世上最难逾越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偏见;吕云鹏、江伊楠对林胜武的偏见由来已久。

    “好了,我来不是跟你说这个的,过些天我可能要去一趟香港”

    “去香港做什么”

    “推广翡翠世家啊;我看得出,楚莹是真的想把翡翠生意做大做好;她这样的人跟了林胜武,真的可惜了。”江伊楠替她的好闺蜜不值。

    “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就不要替她难过了,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安全问题。

    对了,你还没说楚莹为什么让你去香港做推广呢”吕云鹏好奇道。

    “好像是因为前几天来了一批香港客人,宋嘉接待的,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这次让我过去就是落实一下具体的细节。”

    “宋嘉是谁”

    “林胜武在泰国的老相好,也就楚莹好说话才让她留在庄园”

    江伊楠又开始了,痛恨林胜武的花心,鄙视宋嘉的不要脸,惋惜楚莹的不争气。

    新界大屿山赤鱲角

    香港国际机场

    在川流不息的人潮里,程天等人显得格格不入。

    一星期以前,不算卧底的韦俊轩,他们全员15人;踌躇满志,一腔热血的奔赴缅川,只为心中的正义。

    如今,6人牺牲,1人被囚,他们少的不单单是7个队友,还有曾经的信仰,说句万念俱灰一点也不为过。

    “阿天,这里”古伟聪来接机了。

    “古sir你?”

    程天见古伟聪的三粒花已经变成了两粒,惊叹道。

    “唉,出这么大事总要有人顶上去,我不算惨的,可惜的是俊轩、兆辉他们。”古伟聪还是老样子,谁也不怪。

    “是啊,俊轩他们客死他乡,结果我连替他们收尸都做不到,真的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家人交代。”

    下了飞机,原先还能逃避的问题扑面而来,压得程天喘不过气。

    “古sir,你想想办法救救盈盈吧,我们真的不能不管她啊”

    许修平上前向古伟聪哀求道。

    “修平你不要这个样子,能想办法我一定会想”

    许修平一个大男人拉着自己的手痛哭流涕,古伟聪真不想经历这样的场面。

    “修平,我们回去再说”

    “都是你,要不是你说去缅川带吴雄回来,俊轩他们就不会死,盈盈也不会被抓,都怪你啊”

    迁怒是大多数人,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都会做的一件事;许修平把矛头直指这次行动的现场负责人程天。

    “是是,都怪我,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看着汇聚而来的目光,程天没有推脱,而是像哄小孩似的哄着许修平。

    “修平,没人想这样的,我们先回去吧”其他队员也上前劝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