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贺天生
    10月18号,宜乔迁

    黄永正一家决定在今天搬家浅水湾68号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哇,浅水湾的豪宅啊,没想到我梁顺华也有今天;永昌你为什么走的这么早,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啊”

    前一秒还因为搬进豪宅高兴的梁顺华,下一秒竟然哭了起来,实在让凌乘风有的无奈。

    “阿华,今天是我们的乔迁之喜,你不要这个样子。”

    黄永正见梁顺华这个样子,只能上前劝解道。

    “姐夫,你跟阿九是一家人,我这个外人跟着搬过来,会不会不好啊?”

    已经有一半行李在面包车上的梁顺华,再一次找黄永正确定道。

    “华姐,你怎么是外人了?你可是围家和以爱的二嫂,内的不能在内的内人。”

    看在黄永正和凌丽萤的面子上,凌乘风开口了。

    “阿九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凌乘风都开口了,梁顺华当然是顺杆爬喽。

    叮叮叮

    凌乘风的手机响了。

    “喂,哦,行,我知道了,你过来浅水湾68号接我,就这样”

    “阿九,是谁啊,不是金龙他们吧?”

    凌丽萤见凌乘风这电话接的偷偷摸摸,而且没一会就挂了,怀疑他又在跟父亲的那帮手下联系。

    “不是,是陈大状,我让他帮我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过会要去跟他们碰个面。”

    出名要趁早,发财同样是,12岁就开始开拓进取的凌乘风这些年可没有空着。

    对于陈志明,凌丽萤还是很信任的,知道弟弟是去跟他见面,也就没再说什么。

    没一会,陈志明就过来接人了。

    “凌少,这边。”

    “陈大状,你换车了啊”

    见来得果然是陈志明,凌丽萤终于放心了,跟他攀谈起来。

    “凌少一直照顾我生意,给钱又大方,就换一辆喽”

    陈志明不着痕迹的拍了拍金主的马屁。

    “主要还是你自己能干。

    正妈,那我就过去了,晚上估计不回来吃饭了?”

    凌乘风上车后,跟凌丽莹告别道。

    中环的一家米其林餐厅里,贺天生已经在着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要不是约他的是一个大状,他都决定走了。

    “贺先生,不好意思,中环堵得太厉害,让你久等了。”

    陪凌乘风过来的陈志明开口道。

    “理解理解,我到了也没多久。”

    已经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贺天生很会做人。

    “贺先生,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乘风地产的东家,也是即将成立的乘风投资的董事长—凌乘风”

    “凌少你好”

    贺天生没有因为凌乘风年纪小而轻视他,很郑重的起身跟他握手。

    “贺先生不会觉得我是耍你玩,才让陈大状把你叫过来的吧?”

    “怎么会呢,即使是耍我玩,能陪凌少一起,也是我的荣幸”

    圆滑事故,这是陈志明对贺天生的第一印象,他有点后悔做这个中介了。

    “不好意思,凌少,我来迟了。”从澳门赶过来的金龙到了。

    “没事,我们也刚到,我让你做的事,办好了吗?”

    “已经办妥了”

    “行,我知道了,你要不要一起坐会”

    “不用不用,我站着就行”

    见金龙对凌乘风毕恭毕敬,陈志明才想起眼前这个刚到16岁的小年青可不是善茬,我替他担什么心啊。

    “贺先生,你看一下这个;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有没有兴趣过来帮我做事。”

    凌乘风选择开门见山,想要收服贺天生这样的人,你必须让他知道你的实力,然后给他足够大好处和权力。

    “注册资金20亿,直接让我做执行总裁,凌少,你为什么这么看好我”

    “我相信你的能力,满意就签字,然后陪我喝一杯,果汁就行”

    清晰光环之下,贺天生95点的金融投资能力,才是凌乘风选择相信他的理由。

    “cheers”

    见贺天生签好了字,凌乘风举起了酒杯。

    “谢谢凌少,cheers”

    贺天生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跟凌乘风碰杯示意。

    “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金龙你陪贺先生去看一下我送他的礼物,我跟陈大状就不送你们了”

    没错,万恶的资本家都没打算留他们吃饭。

    “凌少,无功不受禄,是不是太早了”

    该推辞还是要推辞的,尽管贺天生很期待他新老板送他的见面礼。

    “没事,去吧,不满意可以回来跟我说。”凌乘风说完又端了一下酒杯,见此贺天生很有眼力劲的告辞了。

    “凌少,第一次见面你不留他吃饭吗”

    直到贺天生跟金龙一起离去,陈志明才反应过来,对凌乘风提醒道。

    “没事,金龙会替我招呼他的,这次主要是请你吃饭,感谢你对我姐夫一家的照顾。”凌乘风起身帮陈志明倒酒。

    “你太客气了,我又不是不收律师费。”

    “我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有没有兴趣做我们公司的法务顾问,钱方面我不会亏待你的”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虽然跟凌乘风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陈志明知道,眼前这个稚嫩的初中生绝非池中之物,能作为他公司的法务顾问,对他的职业生涯也是一个不错的进步;更何况他出手实在大方。

    “还有个事情要麻烦陈大状;我姐姐、姐夫都很细信任你,但是我现在这个状况实在有点复杂,有时候我可能需要你帮做个证明,不知道方不方便”。

    “只要凌少有这个需要,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不过你?”

    “陈大状你放心,违法的事我不做的,就是在我姐姐姐夫那边做下证明,不是让你做法律意义上的伪证。”

    一听凌乘风是这个意思,陈志明就彻底放心了。

    另一边,金龙开着车载着贺天生,在去码头的路上。

    “金龙哥,房子车子我都看了,我们还去码头干嘛呀”

    今天受到是刺激是贺天生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没想到相中自己这匹千里马的伯乐竟然只有16岁;

    他已经决定了,在自己赚到足够的资本前,一定好好替他干活,即使最后离开,也尽量做到好聚好散。

    “好,到了。”金龙指着停在码头的游艇说道。

    “金龙哥,这也太”

    就在贺天生以为第三件礼物是游艇的时候,金龙打断了他的臆想。

    “你想什么呢,凌少让我在游艇上招呼你吃饭。”

    “啊,我是说在游艇上吃饭,实在太浪漫了。”

    对此,贺天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两个大男人,一起吃饭有什么浪漫的”

    金龙瘪了瘪嘴道。

    唔唔唔

    贺天生一进游艇才发现,里面的场面跟他想得有点不一样;一个一身西装的男子被捆得跟粽子一样,嘴巴上还塞着一双袜子,走进了才发现,这是上午才给了自己两个耳光的上司。

    “开船”

    金龙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对驾驶员命令道。

    “贺先生,去上面吧,我让他们安排好了”

    “是是”

    大概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的贺天生脸色大变,强忍着恐惧,点了点头。

    两人在游艇的甲板上开了一桌,金龙很热情的帮忙夹菜劝酒,可贺天生的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游艇已经在公海上了,金龙招了招手,示意手下做事。

    “金龙哥要不算了?”

    这时的贺天生还良心未泯,劝解道。

    “贺先生你别担心,这事不用你动手,你是文化人,老板怎么可能让你沾血呢,来人,把这个混蛋给我扔下去”

    看着上午还耀武扬威对自己发号施令的领导,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扔到海里,贺天生没有大仇得报的痛快,只有浓浓的恐惧。

    晚上凌乘风正准备睡觉的时候,金龙来电话了。

    “凌少,我已经按你吩咐的做了,贺天生下船的时候腿都软了,还是我让火鸡送他回家的”

    “那个被扔下海的呢”

    “我让一条小船跟在我们后面,没让他游很久”

    “行,你跟他说明白了吧”

    “说明白了,他保证这两年不会回香港”

    “行,那就这样吧,我有空去澳门看你们”

    凌乘风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可以把忠诚度刷到100,但是凌乘风还是决定给贺天生来顿杀威棒,让他长点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