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进击的大小姐
    “乘风,你就不能让贺天生网开一面吗?骗他的是天坤的老总,我uncle只是一个负责做事的而已”

    见电话里凌乘风不肯松口,卓定垚独自一人来到乘风集团,希望能当面说服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坤的老总早就跑去美国了,贺天生就是因为找不到他,才咬着卓继尧不放,他是想替我挽回损失。”

    凌乘风难得维护自己的好帮手。

    “替你挽回损失,他想怎么挽回?”

    “卓继尧父女手上有百分之二十的Donald;;CO股份,他想底价收购。”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凌乘风对贺天生的想法很赞同。

    “低价,有多低?”见凌乘风松口,卓定垚询问道。

    “市价的一半”

    “一半?他想钱想疯了,干嘛不去抢啊”

    知道贺天生可能会下狠手,却没想到他会这么狠。

    “他是全香港最好的职业经理人,我按公司的效益给他发工资的,为了自己的收入,这么急功近利也可以理解。”

    怕卓定垚联想到是自己在从中作梗,凌乘风解释道。

    知道这事不是自己可以帮忙做决定的,卓定垚把从凌乘风那得到的消息反馈给了卓宜中。

    “姐,我这边没问题,可是爹地那边我不知道他肯不肯”。

    卓宜中这个二十四孝好女儿,一听损失点钱就能把父亲救出来,马上同意了。

    “你爹地那边我们跟他见个面吧,看他自己怎么说”

    卓定垚当然知道卓宜中做不了她爸的主,所以一早叫好了律师,打算跟卓继尧在警局见个面,让他自己拿主意。

    ……………

    中环警局看守所

    “做梦!Donald;;CO的股份我溢价也不会买,半价,你让他想也别想。”

    见女儿跟侄女来看自己,卓继尧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可说到贺天生要底价买他的股份才肯松口的时候,他就开始发狂了。

    “卓先生,如果原告方肯撤诉的话,你最多吊销律师执照再加一年有期徒刑,还可能是缓刑”

    卓定垚请来的律师是陈志明,他现在已经是香港排名前三的大律师了。

    “陈律师你不用说了,Donald;;CO是我一生的心血,我不会卖它的。”

    卓继尧斩钉截铁道。

    “Uncle,昨天你进来以后Donald;;CO已经重选了主席,当选的是刘谨昌,现在他才是Donald;;CO的话事人”

    “狼子野心,刘谨昌这个混蛋狼子野心啊;我要出去,Donald;;CO的主席只能是我卓继尧,是卓继尧啊”

    卓定垚说外面的事原是想卓继尧认清现实,没想到说完以后,他彻底疯了,竟然想往外面跑。

    狱警可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见他想跑,直接一把把他撩到在地;也就家属在场,不然还得给他几棍。

    “爹地,你不要这个样子;你们快放开我爹地”

    温室花朵卓宜中何曾见过如此场面,一时间竟然被吓哭了。

    “犯人的情绪很不稳定,你们下次再来吧”

    出了这样的意外,领头的狱警开始赶人了。

    “宜中,我们下次再来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卓继尧被拖走以后,卓定垚劝起不肯离去的卓宜中。

    “是啊,卓小姐,我们先走吧”

    见此情况,陈志明也上前劝解道。

    ……………

    Donald;;CO律师行

    原先卓系的律师彻底被边缘化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不过如此。

    “宁姐,你的奶茶,家昌的”

    文毅豪,这间办公室原先的主人,给方宁送来一杯奶茶。

    “谢谢”

    方宁头正在看一份文件,也没抬回应道,对于这种献殷勤的人,开始几天她还会推辞一下,现在已经可以做到无视了。

    “那我先出去了”

    见此情况,文毅豪也习惯了,放下奶茶后就汕汕的离开了。

    “阿宁”

    文毅豪走后没多久,卓宜中走进了方宁的办公室。

    “宜中,你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方宁见卓宜中哭红了眼睛,上前关心道。

    两人是大学同学,感情很好,在被张强辞退后,方宁正是靠卓宜中的引荐,才能加入Donald;;CO的。

    “没人欺负我,我刚去看守所看我爹地了”

    “是吗?卓先生他怎么样了”

    面对卓继尧方宁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但对卓宜中她还是会感到愧疚的。

    “我爹地在看守所情况很不好,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直在闹”

    卓宜中哭诉道。

    “卓先生平时这么冷静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

    方宁好奇道。

    “我没想到他会把Donald;;CO主席的位置看得这么重”

    想起刚才的情景,卓宜中感慨道。

    “名和利本就是最难看破的,卓先生当了这么多年Donald;;CO的主席,现在一下子失去了,确实会接受不了”

    方宁安慰道。

    “阿宁,我来是找你帮忙的,你是不是跟贺天生很熟”

    卓宜中想起了自己的来意,对方宁问道。

    “我跟他不熟”

    Donald;;CO律师行的人,除了刘谨昌和文毅豪知道真实情况,其他人都以为方宁是搭上了贺天生的关系才成为凌天集团驻董事局的代表。

    “阿宁,你别骗我,他们都说了,董事局会议上是你代表凌天集团和贺天生提名刘谨昌,他才能当主席的”

    卓宜中拉住方宁的双手,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我没骗你,我跟贺天生没有那种关系”

    对于律师行传的谣言,方宁真的很无奈;她总不能跟人说,我跟贺天生没关系,跟我有关系的是凌乘风吧。

    “真要没关系,你怎么会成为凌天集团代表的?”

    为了救父亲,平时柔弱的卓宜中,难得强硬。

    “这跟你没关系”

    虽然已经着了凌乘风的道,但情人的身份毕竟羞与言人;方宁甩开卓宜中的手生气道。

    “阿宁,这么多年朋友,我从来没求过你,这次我求求你;你跟贺天生说,让他放过我爹地好不好?”

    卓宜中直接下跪,对方宁恳求道。

    “宜中,你别这样,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嘛”

    吃软不吃硬的方宁终于被卓宜中缠怕了。

    “真的,你肯帮我去求贺天生”

    见方宁松口,卓宜中高兴的。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跟贺天生没关系;上次离开Donald;;CO那段时间,我在给凌乘风做生活助理”

    “凌乘风,你是跟他……”

    想到报纸上写的关于凌乘风的光辉历史,卓宜中秒懂。

    “嗯,我做了他的女人,就是他发话贺天生才聘我做凌天代表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方宁也没打算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