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她要成婚了
    “可白染已经尽力,其它便只能看天命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染回视过去,丝毫不见闪躲。

    她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自己日后如何,便要看皇上的抉择了。

    是成全还是逼迫,已经由不得白染自己。

    “若是朕说,允你同娶二夫呢?”

    皇上还在为着自己的儿子做着最后的挣扎,她都已经将姿态放到这么低,白染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吧!

    允许一布衣男子与她的皇子平起平坐,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妥协。

    “白染虽无甚大的本事,却也重诺。臣在向沐家公子下聘时曾当众允过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就绝对不能食言,还望皇上成全。”

    白染忽得跪在地上,埋首请罪道。

    这样直接的拒绝,既是打了皇上的脸,也是将自己逼到了绝路。

    坐在上首的女人久久未曾回应,就在白染都已经不抱希望时,却只听得一阵大笑。

    “哈哈……好一个白染,你这样的倔脾气倒是与朕年轻时一模一样,若非怜你才华斐然,朕断然不会轻饶了你。”

    皇上站起身来到白染面前,抬手将她扶了起来。

    “朕虽欣赏你的坦荡直率,却也怪你伤了朕最疼爱的儿子。既是你执意要娶你那个‘糟糠之夫’,朕便成全了你。明日起,你就不要去翰林院述职了,册封翰林院侍读白染为从四品江省知府,八月离京赴任。”

    说罢,还不等白染谢恩,那抹明黄色便已走出了门去。

    既是不能撮合白染与南安沁在一起,那便只能先将白染赶离京城,待日后南安沁寻到知心人后,再将她调回来。

    况且,白染不是一心想要为母父报仇吗?

    做了江省知府,她再做什么事情就容易多了。

    “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白染对着已经没了人影的方向行了一个大礼,她果真没有看错人,这位君主英明睿智还带着七分善良,值得她效忠一生。

    但白染更应该庆幸的是此时的天时地利人和,那江省的老知府被丞相一党查出贪赃枉法,买卖官职,贩走私盐,苛捐赋税等一系列二十多桩罪,一下子又牵扯出太多官员,闹得人心惶惶。

    京中无人愿意去接这个烂摊子,都是享受惯了的,她们宁可一辈子在盛京安逸等死,也不想去那龙潭虎穴里往上攀登。

    皇上此举既是有意锻炼白染,也是想给她点惩罚,让她看清现实,后悔拒绝了皇上的赐婚。

    若她当真有才华,那便是她的造化,也是南国的幸运。

    若她此去再也不能回来,那便是她的命。

    所以,这一遭——既有风险,也是机遇。

    白染要离京去赴任江省知府的消息不胫而走,众人既感慨这位新科状元的升职之快,短短数月就从新科状元升为从四品知府,也不由得替她担忧。

    那样才貌俱佳的一个人儿,可千万不要毁在江省的知府之位上啊!

    江南之乱,朝中尽人皆知。

    皇上也真是大胆,竟真的敢派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去管理江省,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殿下,不好了,奴听外头的人说,白大人被皇上赐了江州知府,八月份就要离京赴任了。”

    阿软抱着茶壶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他本是去给自家殿下端热茶的,结果茶壶还空着,他便急急回来报信儿了。

    “什么?”

    南安沁手里的书落在地上,惊得他立马站了起来。

    母皇不是挺喜欢白染的吗?

    缘何要将她赶去那个虎狼之窝?

    “奴亲耳听见乾清宫的姑姑说的,这事儿此时已经传遍了,恐怕宫外都已经知道了呢!”

    阿软担忧地看向自家殿下,他从未见过殿下何时这般在意过一个人。

    如今皇上将那白染调任江南,便是明摆着告诉众人,他家殿下与那白染没有机会了。

    南安沁手指紧紧攥着,一张俏脸霎时失了血色。

    “本殿要去问问母皇,为何要将她调走?”

    南安沁有一种预感,此事定会和他有关。

    “殿下您不要冲动。”

    阿软抱着茶壶追了上去,担心南安沁会因一时激动惹怒了皇上,到时就得不偿失了。

    南安沁一路来到御书房,还不容宫侍进去禀报,他便已经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批折子的皇帝闻声抬眸,见来人是自己的儿子,便摆摆手叫殿内的人都退了出去。

    “你来可是为白染之事?”

    知子莫若母,南安沁还未开口,便已被人看透了心思。

    “母皇,您为何要派她去江省?她才不过入朝数月,既无阅历又无背景,且不说江省的官员会不会服她,且说她这样离去,沁儿……沁儿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段时日的委屈,南安沁不由得红了眸子。

    求而不得已让他费尽心神,如今母皇竟直接断了他的念想,这样逼他,要他该如何是好?

    “你日后莫要再替她考虑了,她要成婚了。”

    那白染一心为着那位沐家公子打算,她的傻儿子却还处处想着人家,这着实叫人心里不忍。

    南安沁垂在袖中的手又是一紧,死死咬着唇,许久才道了一声:“嗯。”

    皇家人的骄傲不许他像一般男子那般死缠烂打,既是人家都已经这般拒绝了,他就应该学会放弃。

    只是初见时的美好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心上,又岂是说忘就能忘了的?

    才退了几步,欲要转身离去的南安沁忽得停了下来,垂着眸子道:“母皇,她是个好人,还望您不要因此为难于她。”

    除了不喜欢他,她别无可挑。

    南安沁知道自己的母皇一向喜欢有才华有立场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而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若是他的故作释怀能够保得她平安,也不枉他们相识一场。

    “朕会派大理寺少卿黄子菡为钦差大臣随她一道赴任,至于能否活着回来,就看她的本事了。”

    心里终究还是不舍得,皇上最终也妥协道。

    黄子菡为人刚正不阿,心思缜密,大理寺卿即将告老,此次历练归来,也是黄子菡的机会。

    “母皇英明。”

    南安沁行了一礼,这才安心离去。

    ------题外话------

    感谢书友樱樱公主Y的月票!

    谢谢小仙女们的推荐票和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