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欢迎加入诸天管理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马平正,又见面了啊
    不远处的三人乱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言峰绮礼听到枪声下意识的回头,结果刚好看到间桐脏砚被当场击毙。

    “这老虫子太不靠谱了。”言峰绮礼忍不住骂了一声。

    其实他之前并没想过与间桐脏砚联手,只是因为在查自己师父信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师父还有个女儿被送在这边养着。

    他想知道这边到底是有什么秘密,才能让他师父把女儿送过来。

    结果过来之后他就碰上老虫子,他当时以为对方要和他动手的时候,对方却提出了联手。

    间桐脏砚试探性的提了些远坂时臣的事,结果发现自己这边也想干掉他,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他还记得当时间桐脏砚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是不死身,结果现在他尸体躺在那里还没凉呢。

    如果换做之前,他可能会直接逃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然后现在不用,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这边有个间桐雁夜还活着,还因为他有张底牌。

    间桐雁夜也是靠不住的,别看他现在生猛,这是以他燃烧自己不多的生命为代价,压榨出来的力量。

    按他现在这个打法,恐怕也没几天好活了。

    因为言峰绮礼的走神,让远坂时臣找到了个机会,他抬起手杖招架起间桐雁夜的拳头,一道火焰从他身上往四周荡去。

    间桐雁夜与言峰绮礼被逼开,远坂时臣再次拉开距离。

    另一边,因为间桐脏砚“阵亡”,他以令咒对兰斯洛特下的命令已经失效,不过他与李云龙已经打出了真火,双方都不肯罢手。

    作为从者的兰斯洛特疯狂的从自己御主身上抽取魔力,间桐雁夜血管里的刻印虫更加活跃了。

    但同时,这对间桐雁夜造成了更大的负担,他支撑不住直接单膝跪地,头上青筋爆出,一副忍受巨大痛苦的样子。

    而兰斯洛特越发狂暴,李云龙虽然很强力,但是他的大部分能力都加持在了团队上,而不是自身。

    这让他越来越难以抵抗兰斯洛特的攻击,两人每一次对砍李云龙的掌心都会被刀柄震麻。

    远方,一道金色身影突进而来,一剑挑飞兰斯洛特手中的大刀,李云龙借此机会闪到一边。

    “谢谢你啊,女娃子。”李云龙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只觉得手心有些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虎口裂开了。

    阿尔托莉雅没有回应,她看着浑身冒着黑雾的兰斯洛特,开口问道:“这种熟悉的气息……你是……兰斯洛特?”

    她心里十分震惊,这人身上的气息分明是她当初手下圆桌骑士之一的兰斯洛特,可是为什么又会如此狂暴?

    对面本来已经彻底狂化的兰斯洛特,却在见到阿尔托莉雅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吾……王?”

    沙哑的声音从面罩下面传了出来。

    “真的……是吾王?”

    兰斯洛特被面罩遮挡下的眼睛已经慢慢清澈,他居然将狂化给压了下去。

    “吾王……吾有罪,既然与你为敌。”兰斯洛特羞愧的跪下。

    阿尔托莉雅本是不列颠之国王、骑士之王,而兰斯洛特本是她手下骑士团的首席。

    她以女子之身带领着兰斯洛特等人结束了战争,给不列颠王国带来了和平。

    可是后面,兰斯洛特却爱上了王后,就算后面他被逐出了国家,这依然是他一身中最羞愧的事。

    如今,他没有想到身为英灵的自己居然还会在这么多年后再次见到自己的王。

    “你真是兰斯洛特?”阿尔托莉雅的眼神很复杂,她当初其实已经原谅了兰斯洛特,也清楚以他的为人没有对自己王后做什么。

    但是作为国王,他必须得给国民一个交代。

    双方相见,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互相都安静了下来。

    李云龙看着气氛不对,他开口道:“他娘的,你俩居然认识啊,那老子还打半天,要不我们先过去看看另一边?”

    他伸手一指张百忍的方向,阿尔托莉雅猛地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她点点头,又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一眼兰斯洛特后走开了。

    张百忍此时已经来到了远坂时臣三人的战场,间桐雁夜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按着心脏,而远坂时臣与言峰绮礼正在互相对峙着。

    “大兄弟,你这是心脏病犯了吗?”张百忍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对着间桐雁夜呵呵笑道。

    而地上的间桐雁夜嘴里在痛苦的喃喃道:“远坂时臣……都怪你……去死!”

    张百忍听到后,目光奇怪的看向远坂时臣:“大哥,你这是对人家做了什么,人家这么恨你?你抢了人家老婆不成?”

    对面的言峰绮礼听到这话一下没憋出,差点笑了出来,而远坂时臣则是面色难看。

    张百忍:“……”

    这好像真是抢了人家青梅竹马,这跟抢老婆也差不了太多。

    这时,阿尔托莉雅与李云龙也直接来到他们身边,一群士兵围了上来,将张百忍等人保护着。

    言峰绮礼看了看四周,他嘿嘿的对张百忍笑道:“人还挺多啊,远坂时臣、卫宫切嗣、间桐雁夜、还有你这个Lancer的御主,来得还挺齐嘛。”

    “不不不……”张百忍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不是还有一个人没到吗?或者说两个?”

    兰斯洛特已经来到间桐雁夜的身后,并且将他扶了起来,而吉尔伽美什则是一个人坐在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张百忍说道:“要不然你就把他们喊出来吧,或者你们俩自己出来?”

    一语落下,但是场中并没有什么反应。

    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张百忍身上,他一时有些尴尬。

    树上的吉尔伽美什不悦:“杂种,人家都发现你们了,还鬼鬼祟祟的不出来?”

    话音刚落,异变突起!

    一道红袍白发身影突然闪出,一刀劈向吉尔伽美什。

    “你再骂一句杂种试试!”

    怒喊声与人影同时出现,那刀光快如闪电,不过吉尔伽美什身上突然竖起一张盾牌将其挡住了。

    吉尔伽美什皱眉看着盾牌上的砍痕,有些恼怒。

    “杂种,既然敢砍坏我的宝物!”

    “你再骂!”

    红袍白发的身影准备再冲上去砍他,结果另一个声音立马大喊:“犬夜叉,算了算了,等会再说。”

    张百忍看向来人方向。

    “哟,马平正,又见面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