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 > 章节目录 第五章:三年之约
    青黛惊讶的叫出声,她怎么也无法把面前这个村姑,和她神仙一样的大师兄联系在一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樊九漓听了心情好了不少,说道:本来你骂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现在我心情好,决定放你一马。”

    “你还不滚蛋,不要妨碍我们。”

    青黛面色十分难看:“大师兄你不是说过你不喜欢寻常女子吗,原来你喜欢长得丑的?”

    “这么丑的你也看的上,你居然这般羞辱于我!还是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癖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祁湛有些气恼,他一向讨厌青黛,如果不是碍于二长老的关系,早就将她赶出去,结果现在还蹬鼻子上脸!

    “大师兄还能是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

    青黛讽刺的继续说道:“云城那么多优秀的世家小姐任你挑选你不要,偏偏选了这个一个村姑,呵呵,你这口味还正是够重的。”

    “只是不知道,你晚上下不下的去手!她这么丑,你难道就不怕她有什么病!”

    “青黛!你胡说些什么东西!”

    祁湛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大概只有这个青黛敢这么对他,嚣张跋扈惯了!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为所欲为。

    “我可没有胡说,大师兄看不出来你居然是这种爱吃屎的人。”

    这女人不得不说,实在是厉害,樊九漓都有些佩服!

    不过当着她的面羞辱自己的未婚夫这可不行……

    突然,青黛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不由得往后看去,发现是樊九漓,有些嫌弃:“滚,你别弄脏了我的衣服,你这种穷鬼可赔不起。”

    樊九漓眼中带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幽光:“脏?这里最脏的应该是你吧,瞧瞧你那一声的病,怎么?那么多男人还不能满足你吗,跑到这里来散发你无处安放的‘魅力’。“

    “再者你居然当着我的面羞辱我未婚夫,简直就是找死!”

    说完只听见‘啪’的一声,直接给了青黛一个大嘴巴子。

    青黛忍不住后退好几步,脑袋被打的哄哄作响,而且左边脸直接肿起来,牙齿估计都被打松了,因为嘴角在不停的往外冒血。

    祁湛忍不住挑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樊九漓,没想到她瘦瘦小小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嘛?

    不过,心里却是非常解气的。碍于有些愿意他不好动手,所以一直忍着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倒是遇上克星了。

    青黛又羞又恼,她什么时候被这么对待过!这个不要脸的臭乞丐简直就是找死!

    “你这个臭乞丐居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关我屁事!”樊九漓猛地上前,又是一耳光甩出去,这一次可没有留情,直接把青黛扇出去老远。

    冷笑道:“敢欺负我的男人,公主我都照打不误!”

    青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眉目中带着滔天的恨,大吼一声,恶狠狠的朝着樊九漓扑过去。

    “小心!”祁湛忍不住开口,这青黛虽然讨厌,但是武功修为还不错。

    “哼,跳梁小丑!”

    樊九漓不屑一笑,突然抬腿,来了个先发制人,直接将她踢飞出去。

    “碰!”

    青黛被踢出门外,刚想爬起来,樊九漓已经到了她面前,一脚接着一脚往她身上招呼:“狗东西,敢当着我的面羞辱我未婚夫,你说你是不是皮子痒嗯?”

    “啊!啊!别……别打了!大侠!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快……快住手啊!再打我就要死了。”

    青黛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快碎了一样,叫的那才叫一个老惨老惨了。

    祁湛完全傻眼了,他从未见过这样不拘小节的女子。

    话说这个樊九漓夜太暴力了!

    想着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不过,是真的解气!

    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温柔,看着樊九漓也顺眼了许多。

    可不能把青黛打死了,否者就是个麻烦,于是开口说道:“我看也教训的差不多了,要不然这次就算了吧。”

    樊九璃听了他的话,这才停手,冷冷的说道:“算你运气好,这次就先放过你,若是下次再让我听见什么鬼话,小心你的狗命。”

    “好好好,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青黛已经被达成了猪头,完全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连滚带爬的往外跑,不过那双眼睛确是充满了滔天的仇恨。

    祁湛知道青黛睚眦必报的性格,装作若无其事的提醒道:“青黛的爹是当朝太傅,她姐姐是贵妃,娘亲出自纯阳宫,纯阳宫的二长老是她的外公。”

    所以不论是在朝廷中,还是在江湖中都是权势很大的,而且一家人对她都是溺爱有加,所以养成了这种嚣张跋扈的性子。

    “今天你这般对她,她肯定会想办法报复你,你自己小心一些。”

    “那又如何?”樊九漓冷笑。

    “即便她权势滔天又如何,若是敢来找我麻烦,直接杀了便是。”

    语气中带着一丝嗜血和冷漠。

    祁湛皱眉,暗自摇头,他虽然身为云国国师,但是也并不能为所欲为,青黛这人牵扯的关系实在太多,樊九璃想要对付,怕是不可能。

    本来对她升起的一丝欣赏,却因为这鲁莽的话,顿时烟消云散。

    淡漠的说道:“你自己好自为之,别到时候要我替你收尸。”

    “你在关心我吗?”

    樊九漓笑呵呵的说道,刚才还是一脸的冷漠,立刻又烟消云散,前后的反差非常大。

    这让祁湛有些无语。

    随后道:“我关心你做什么,坐下我有事情与你说。”

    命令的口吻,让樊九漓心头十分不悦,不过她也十分给面子的做到了祁湛对面,淡淡的说道:“你说,我听着。”

    祁湛思索一会随后开口道:“我们之间的婚约那都是两个师傅之间的口头约定,而且你现在这个模样,确实并非是能入我眼的人,即便是我现在要求解除婚约,那也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

    “嗯?但是什么?”樊九漓玩世不恭的看和他,脸色淡淡的完全看不出喜怒。

    祁湛接着道:“但是,师傅们的约定我也是尊重的,所以我可以给你三年时间,在这当年中婚约保留,你可以住在国师府。”

    “不过我不会对外宣称我们的关系,只要三年中你能让我爱上你,那么就成亲,否者婚约就作废,你看……”

    话还么说完,樊九漓那双明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素来都是笑嘻嘻的脸也阴沉下来,有些不屑的开口:“住在国师府,你可真的看得起我!”

    “你以为我这次来就是为了与你成婚的?呵呵,你怕是忘了,这个婚约可是你师傅求着我大师傅定下的,我也并不是非你不嫁!”

    停顿一下又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给你三年时间,若是三年内你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到时候一纸休书休了你!”

    “什么!你说什么!”

    祁湛又惊又怒,他何时被人这般威胁过,而且还是这么不屑的语气。

    这怎么忍!

    看着面前气恼的男子,樊九漓仿若未闻,冷冷道:“我樊九漓说到做到,你好自为之!”

    说完,起身出了门,完全没有丝毫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