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 > 章节目录 第七章:打的就是你
    柳文竹胆子比较小,看见这两个人吓得忍不住往樊九漓身后躲了躲,柳佩兰皱着眉头:“说话可是要讲究证据的,我明明没有撞到你,你怎么能颠倒是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呵呵,证据?在这里本公子说话还需要证据。”

    男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态度十分嚣张:“你去打听打听,这一片还没有人敢忤逆本公子。”

    “本少爷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这样吧,今天只要你跟我回去乐呵乐呵,本少爷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你看如何?”

    “至于你旁边的两个,也必须的跟我一起回去。”

    男子一边说,一边十分得意的看着她,那嚣张的样子完全没把樊九漓等人放在眼里。

    柳佩兰虽然贵为首富之女,但是自古民不与官斗,面前这个男子看上去面生,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旁边一个同样公子哥打扮的男子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你怎么可以这般污言秽语,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良家妇女,小心我去报官!”

    “报官?呵呵。”男子冷冷的一笑,给一旁的手下使了眼色。

    那名公子哥还以为自己这话将他给吓住了,不由得有些开心,能在柳家小姐面前来个英雄救美,说不定到时候柳二小姐能看上自己,那自己的荣华富贵,岂不是唾手可得。

    一想到这里顿时觉得自己哪哪都行,不由得高声说道:“不错!给你们一炷香时间赶紧滚,否者我就……。”

    “碰!”

    “哪来的废物,也敢在我们家公子面前叫嚣,不知死活!”

    小厮一脚将那个男子踢飞,像是还不解气,随便又补了好多脚,直接打他的哭爹喊娘。

    周围不少人吓得瑟瑟发抖,敢在云城这般嚣张,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名门贵族,他们这些平民百姓,可不敢强出头。

    这个时候织衣阁的护卫冲了进来,还没动手那小厮嚣张的说道:“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不想死就滚一边去。”

    “青……青二公子!”

    护卫露出惊恐的脸色,双腿忍不住颤抖,随后歉意的看了一眼柳佩兰,然后转身离开。

    青家二公子,青申姜!

    乃是太尉府的嫡出二公子。

    是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三年前因为侮辱良家妇女至人死亡,被他那个太尉爹送出云城避风头,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来了。

    男子这个时候也认出了他的身份,吓得顿时不敢再吭声,至于今天这顿打,怕是也只有硬受着,而且还没有机会报复回去。

    青申姜得意的笑了:“请吧,本公子这话可不想再说第二次。”

    至于樊九漓和柳文竹的意愿,完全被他忽略。

    柳佩兰脸色难看,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折辱过!

    不过,另一个人的表现也多少让她心里不怎么痛快。

    樊九漓从都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显然是被青申姜给吓到了,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和鄙夷,毕竟文竹可说了这人武艺高强,可是现在居然不出手解围,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白白浪费她的时间和精力,弟弟啊弟弟,看来这个樊九漓并不像你说的那么好,而且也配不上你。

    周围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心头也对柳家小少爷愈发的鄙夷,毕竟自己的亲姐姐被欺负,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简直就是懦夫。

    柳文竹哪里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樊九漓,因为他想看看这人到底是怎么出手教训人的。

    上次没看清,这一次可不机会来了。

    青申姜等的没了耐心,正想一把抓住柳佩兰的手往外拖,结果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樊九漓用一根竹签,将青申姜的手被打落了,看起来是随意的一个动作,但是却让青申姜整个手臂直接麻了,变得毫无知觉。

    “我说你,当着我的面调戏我朋友的姐姐,你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樊九漓嘴角挂着笑,看上去一副好欺负的模样,但是眼神却无波无澜,冷的吓人。

    “哇!漓姐姐好厉害!漓姐姐加油!”

    柳文竹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不想死就给我滚一边去,你可知道我是谁?还有你是个什么人,也敢在我面前嚣张!”

    青申姜眉头紧皱,十分不悦。

    “取你狗命的人。”

    樊九漓心中出现一丝计较,青申姜?

    这货莫不是青黛的弟弟吧,果然都是一样的讨人厌。

    “你个贱人,居然敢骂我!”

    青申姜大骂一声,随后用那只有知觉的手狠狠的朝着樊九漓的脸招呼而去。

    樊九漓不慌不忙缓缓地侧身,巧妙的避开他的攻击,同时猛地出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青申姜的脸上,这一下直接将他扇飞出去。

    众人直接傻眼了,想不到这个柔弱的女子,打人这么猛!

    刚才那个被打的男子,看见樊九漓出手,顿时有些幸灾乐祸,这可是青家二少爷,就是皇子看了都的给几分面子,这个女子简直就是不要命。

    敢出手反抗那就是找死,而且还得连累家人。

    “你个贱人居然敢我打我!给我弄死她!”

    青申姜大怒,起身朝着樊九漓拔刀就是乱砍。

    同时那个小厮也丝毫不留情,拿着铁棍,狠狠的对着樊九漓的脑袋打去。

    两人一前一后,毫不手软,看来今天这个天高地厚的女子是死定了。

    周围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就连柳佩兰都这么认为。

    柳文竹也焦急的出声提醒:“漓姐姐小心!”

    樊九漓冷笑一声,手中出现两根细小的银针,随后银针神不住鬼不觉的射入青申姜和那个小厮身体中。

    紧接着两人只觉得身体整个一麻,然后双双往后倒去。

    重重的砸在地上,身体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一点力气。

    “你!你做了什么!”

    青申姜懵了,心中慌乱无比。

    周围的人也惊到了,他们不知道为何,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人,现在居然倒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这难道是想手下留情嘛?

    柳佩兰也十分好奇,不明白眼前的一幕是怎么发生的。

    倒是柳文竹十分兴奋,因为他这一次看清楚了,是银针!

    居然用几根银针就把人放到,漓姐姐实在是太厉害了!

    “呵呵。”

    樊九漓冷笑两声,随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戒尺,那戒尺虽然是柔软的竹板,但是读过书的人都知道这玩意打人有多疼。

    “啪!”

    “这一下,惩罚你污言秽语,居然敢调戏良家妇女。”

    樊九漓出手,青申姜的脸直接肿的跟猪头一样。

    “啪!”

    “这一下,教训你竟敢辱骂我!”

    “啪!这一下教训你口出狂言!”

    也就三下,直接打的青申姜找不到北,人已经完全懵了。

    围观群众吓得齐齐后退,并且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

    就连柳佩兰眼中都是疑惑和不解。

    “哇!漓姐姐好厉害!”

    只有柳文竹还是一副崇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