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 > 章节目录 第8章:教训纨绔子弟
    樊九漓面色平平,转身走到那名小厮面前,露出一个不屑的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厮看了大惊失色,害怕极了,但是嘴上还是强撑着叫嚣道:“你居然敢打我们家二公子,你知道我们二公子的身份嘛!那可是太尉府的嫡出公子,贵妃娘娘可是我们公子的亲姐姐!你……”

    樊九漓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在我面前,不管你是什么都的给我规规矩矩的,我管你是什么贵妃还是太傅,做了错事就该付出代价!”

    “看清楚了,我今天废你一只手,算是便宜你了。”

    说完缓缓的抬起脚。

    小厮吓得崩溃,高声呵斥道:“你敢!我可是贵妃钦点给太尉府的护卫,小心我杀你全家……”

    樊九漓像是没听见一样,带着一丝真气直接狠狠地踩下去。

    “咔嚓!”一声。

    那小厮的手直接瘫软一片,伴随着杀猪般的叫喊声。

    众人吓得齐齐后退,大气都不敢出,没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子,下手居然这般狠辣!

    她到底是谁?居然不把贵妃和太尉放在眼里,难道真的不怕被报复嘛?

    一开始被打的那名书生模样的男子,心中阴冷的算计。

    本以为她会和自己一样被狠狠打一顿,可是没想到这人手段居然这般干净利落,这般承托的自己活像是个窝囊废一样。

    简直就是可恶!

    不顾随后青申姜的身份,不由得阴笑,他可是清楚地知道太尉府一家都是睚眦必报的性格,特别如今贵妃娘娘真是得宠。

    到时候只要青二公子回去撒个娇,这个女子还不是一样死的难看。

    想到这里心里倒是平静了几分。

    樊九漓一脚踢飞那个小厮,随后缓缓地走到青申姜面前,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我今天打了你们,你们知道错了嘛?”

    “错,错!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了我吧。”青申姜嘴上说着错了,但是眼中确是一闪而过的仇恨。

    樊九漓冷笑道:“你记住了,我叫樊九漓,是个医师,而且我的医术十分高超,我已经在你们身上下了剧毒,但凡你们还有一点坏心思,三天之后就会让你们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完,不在搭理他们,走到柳文竹面前道:“走吧,碍眼的人已经处理了。”

    态度十分嚣张。

    “嗯嗯。”柳文竹激动的点头。

    经过这个事情柳佩兰对樊九漓也有了新的认知,觉得她还是个十分靠谱的人,至少现在勉强配的上她的弟弟。

    只是有些担心,爹娘那一关不好过,一想到自己的爹娘,就有些无奈。

    众人现在看樊九漓那就是看妖女的一样,本来围观的人,看她一来纷纷让出一个道,活像是洪水猛兽。

    “等等,姑娘请留步。”

    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樊九漓转身,看见一名十分俊美的男子站在对面,男子一席黑色劲装,皮肤是那种十分少见的小麦色,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容貌,反而凭添了几分英武不凡。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侍卫模样的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二皇子府上的管家寒水,年仅二十五岁,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二皇子的心腹,前途不可估量。

    樊九漓教训青申姜的过程他全部看在眼里,开始也没在意,但是当他看见樊九漓用小小的两根银针将青申姜弄倒之后,彻底震惊了。

    因为这种极为少见的手法,只有传说中的药天宗弟子才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隔着衣服找准穴位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他心里立刻有了想法。

    周围不少认识寒水的人,已经在幸灾乐祸,议论纷纷。

    樊九漓浅浅一笑,指了指地上的青申姜:“怎么,你是来替他们报仇的?”

    “不,姑娘误会了。”

    寒水礼貌的笑道。

    “在下寒水,是二皇子府上的管家,我拦住姑娘是有一事相求。”

    樊九漓看在他长得这么好看的面子上,多了几分耐心。

    “什么事情,你说。”

    “嗯,请问姑娘真的会医术嘛?”寒水有些紧张。

    “当然。”樊九漓自信的开口。

    “医术很高明嘛?”寒水又道。

    这下樊九漓大概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上下打量寒水随后开口道:“气息不通,经脉堵塞,内息不稳。脾气暴躁,失眠多梦,右手腕经常疼痛难忍。”

    “你怎么知道!”寒水震惊了,因为樊九漓所说的症状完全正确。

    没想到他不但能看清楚自己的病症,还能一眼就看清楚自己受了内伤。

    樊九漓笑道:“你气息粗重,自带一股炙热之气,脚步虚浮,右手腕不停的轻轻扭动,眼圈呈现淡青,面色泛黄,这么明显若是我看不出来,岂不是白瞎了我的名头。”

    寒水心中感叹她的厉害之处,没想到不过一面之缘就能分析的这般透着,看来她并没有说谎。

    “姑娘果然厉害,我这里有一位病人,可能需要你的帮助,不知道你能否帮忙诊断一番,当然,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重金酬谢!”

    樊九漓眉头微微皱起,二皇子府的管家,这病人是谁不能猜测。

    听说云国二皇子云芫华几年前感染一种奇怪的病症,就连宫内的太医都束手无策,而且也找了不少江湖名医也是毫无进展,他莫不是想要我替云芫华治疗。

    寒水站在一旁有些紧张,因为他害怕樊九漓拒绝,毕竟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以医治主子的机会。

    “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樊九漓淡淡的说道。

    寒水态度比较温和,加上这种疑难杂症她也比较感兴趣。

    也算是给他一个面子。

    寒水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勾起笑的十分诚恳:“多谢姑娘,治病也不急于一时,只要姑娘愿意就行。”

    樊九漓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坐上柳家的马车,柳文竹依然是兴奋的,激动的说道:“漓姐姐,你太厉害了,青申姜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平时作恶多端,今天你可算是替云城的百姓出了一口恶气!实在是太解气了!”

    樊九漓随意的笑笑:“不过是个没用的东西罢了,不值一提。”

    柳佩兰可不像柳文竹那样天真活泼,忧心忡忡的说道:“虽然解气,但是你要小心他的报复,毕竟太傅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在整个云城几乎没人敢招惹,加上如今贵妃深的皇上的宠爱,就怕他报复你。所以这段时间你可要多加小心。”

    柳文竹也立刻担忧起来:“二姐说的没错,漓姐姐你可要千万小心。”

    “嗯,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樊九漓点头。

    说实话,她完全没把什么太傅放在眼里,这不早上刚打了他家的大小姐青黛,下午就打了二少爷青申姜。

    不过为了让两人放心,还是应承下来。

    但是若是他们真的敢来找自己的麻烦,她到是不介意大开杀戒。

    去了柳家的医馆,医馆不大,只有一个大夫和一个药童。

    她帮了一些忙,就在医馆的客房中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