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 > 章节目录 第9章:教训侧妃
    由于樊九漓长得好看,识别药材的能力又强,医术也还不错,久了就久知,不少来看病的人,都对她十分上心,有些年轻的男子还暗送秋波,搞得樊九漓十分无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柳文竹还是麓山书院的学生,还在上学,但是他三天两头的往这边跑。

    这天晚上,医馆中照常只有她一个人,樊九漓像往常一样,盘膝打坐,双手掐诀,调息内力。

    渐渐地,身上出现金色的光,周围更是伴随着若隐若现的丝丝雷电之力。

    若是有其他人在这里,肯定当场吓傻。

    她修炼的是一本名为‘长生诀’的功法,长生决一共分为三个部分,医药篇,武修篇,还有一个灵修篇。

    所谓医药就是医术,武修则是武功,而灵修是一种超脱武学的自然之力。

    长生诀一共分为九重境界,每个境界相辅相成,只有全部进阶才会升级到下一个阶段。

    她现在的修为不过才长生诀三重而已,越是往后修行的难度就越大。不过对于她来说,倒也不是太难,毕竟越是有挑战性的东西越让人惊喜。

    这一修炼时间过得很快,第二天从入定中醒过来,虽然一晚上没睡,但是精神十分好。

    吃了一点东西就去医馆帮忙,今天倒是不忙。

    中午,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的停在医馆面前,紧接着车上下来一个打扮得体的男子。

    正是那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寒水。

    “居然是二皇子府上的管家,他来这里做什么?”

    “谁知道了,说不定又是二皇子病危了,这些年可每一天是好的。”

    “要说这寒管家也是厉害,换做是我早就离开二皇子府了。”

    “呸,就你也配!”

    周围的人看着寒水朝着樊九漓走去,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二皇子的病,可不是那么好治疗的,这个黄毛丫头不过是个药童,能治什么病,寒管家真是病急乱投医。

    寒水走到樊九漓面前,俊美的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不知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吗?”

    不得不承认这人确是长得赏心悦目,身为脸盲的樊九漓就喜欢记住这种好看的脸。

    但凡是好看的美人,她都记得。

    笑着回道:“自然是记得的,对于美人我可都是过目不忘。”

    寒水虽然心头有些无奈,但是对于称赞谁不喜欢,所以态度不由自主的又好了一些:“姑娘可真会说笑,不是今天是否有时间?”

    樊九漓点头:“刚好今天医馆不忙,走吧。”

    在众人惊讶又不屑的目光中,樊九漓坐上了去二皇子府的马车,扬长而去。

    马车内,樊九漓坐在寒水旁边,觉得心情十分愉悦。

    对于美人,她自然都是喜欢的。

    虽然寒水比不上祁湛,那般绝世无双,但是也算的上人中龙凤啊。

    对于美人,樊九漓一向比较宽容。

    “你看上去心事挺重的。”

    樊九漓开口,随意的说道。

    寒水一惊,他变表现得那么明显嘛?

    “樊姑娘果然是观察细微,不过你若是知道治疗的病人是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平常心。”

    “嗯?难不成是什么大人物。”樊九漓抬眼看着他。

    “对!确实是个大人物,当朝二皇子云芫华。”

    寒水也不打算隐瞒,反正早晚是被会知道的。

    云芫华?

    这个人樊九漓来之前,看过一些资料。倒是还有些印象。

    当年的皇帝还没有立太子,而大皇子又是个软弱无能的性格,并且大皇子并不是嫡出。

    二皇子不但是嫡出,而且当年可是太子的热门人选,可惜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得了重病。

    “因为一些原因,一会儿到了二皇子府,还请樊姑娘看我的眼色行事。”寒水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樊九漓缓缓点头。

    很快,马车停在了二皇子府。

    这二皇子府看上去比国师府气派多了,外面有一圈天策府的士兵把守,普通人连靠近都不敢。

    寒水特意观察樊九漓的神态,发现她嘴角始终是挂着一丝浅浅的笑,神情淡定自若,对于面前的一切好像都不在意一样。

    进了二皇子府,突然旁边传来一声鄙夷的声音:“寒水,我让你去请太医,你怎么带了一个女子回来,你可别告诉本妃她就是你请的太医?”

    樊九漓眼神微微冷了几分。

    只见凉亭中站着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子,看上去十七八岁,穿着一席粉色的衣裳,打扮的十分前卫。

    而她身后站着一名老妇人,佝偻着身躯,浑浊的双眼看上去十分精明。

    寒水眼中闪过一丝怒气,道:“青侧妃,怎么到前院来了,主子吩咐过你不可以离开自己的院子。”

    随后小声的在樊九漓耳边介绍道:“她叫青茯苓是太尉府的三小姐,三年前嫁入二皇子府成了侧妃。”

    说完,寒水不悦的抿着唇,看样子他非常不喜欢这个侧妃。

    樊九漓点点头:“太尉府的人,没一个好东西,直接无视掉好了,走吧我们进去。”

    她这一番话可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人都听见了。

    寒水想不到她会说这么一句,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随后一想她和青申姜之间的矛盾,顿时也觉得挺正常。

    当然,寒水作为二皇子府的管家,掌控着府内的实权,更是云芫华的心腹,自然是不会害怕一个小小的侧妃。

    再者青茯苓不过是太尉府的庶女罢了。

    她平时仗着自己的身份作威作福,也没多少人搭理她。

    所以这个嘴臭的毛病是改不了了:“哼!也不知道不要脸的使用了什么手段,随便带了个废物回来,就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哪里来的野丫头也敢在二皇子府胡言乱语。”

    “来人,给我拉出去乱棍打死!”

    寒水脸一阵青一阵白,毕竟樊九漓是他好不容易才带回来的,可是如今却被青茯苓这么骂。

    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樊九漓嘴角勾起一个冷笑,随后一个闪现到了青茯苓棉捻,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柄长剑已经横在她的脖子上。

    “道歉,否者我让你今天横着出去。”

    青茯苓下了一跳,毕竟只是个没什么见识的深闺女子,害怕的后退,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抬头挺胸大骂:“怎么!本妃骂了又怎么样!他不过是个下人而已,我还骂不的了!”

    “还有你这个贱人,你知道我是谁嘛!”

    “居然敢在我面前撒野!”

    樊九漓冷笑:“你以为我不敢动你。”

    随后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在青茯苓脸上。

    瞬间,青茯苓被打的眼冒金星,嘴角流血,脸颊也直接肿的老高。

    看样子打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