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 > 章节目录 第20章:伪装
    青申姜脸色巨变,强忍着狠意,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姑奶奶,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已经是先天高手,求你赎罪!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还有你杀了我不要紧,但是我可是太傅家的公子,而且这位被你打的是当今大皇子!若是你杀了我们,你……这可是死罪!”

    “会连累亲朋好友,在场的一个也跑不掉。”

    青申姜巴拉巴拉半天,樊九漓就只听见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是个什么鬼东西?’

    樊九漓疑惑,她从小在山上修行,师傅也没有与她说过什么级别之类的,所以并不清楚这里的武力划分。

    柳文竹这才想起来,大皇子和青申姜的身份,心里有些担心。

    青申姜看她皱着眉头不说话,以为她是惧怕大皇子的身份,于是心里底气又足了一些,缓缓说道:“你看要不然今天这个事情就这么算了。”

    樊九漓冷笑:“给我跪下!”

    这一声来的太突然,青申姜双腿一软,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其他人傻眼了,心中震惊不已。

    就连被打的大皇子云方海也惊讶于樊九漓的行为!在已经挑明自己身份的情况之下,居然还敢这般对待他,简直让他大开眼界。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樊九漓居然连皇子也不放在眼里!

    云方海那是谁?那可是半只脚已经登上储君之位的人!未来云国绝对的掌权者!

    青申姜那是谁?那可是太傅家的公子!青家继承人!

    可是就是这么两个身份高高在上的人,如今一个被打的起不来,一个直接被吓得当众下跪!

    这……这个樊九漓莫不是个疯子!

    她就不怕满门抄斩!

    樊九漓冷冷的看着青申姜,淡淡道:“既然大皇子身份尊贵,那确实不适合下跪,所以你现在代替他!跪着给我们道歉。”

    青申姜心里气愤又害怕。

    “快点,我不想说第二遍!”

    樊九漓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整个人都冷冷的。

    右手微微用力,青申姜的脖子已经出现一道浅浅的痕迹,诡异的是虽然他觉得疼,但是却没有流一滴血。

    感觉到刺痛,青申姜神色大变,眼中满是屈辱,随后低声说道:“对……对不起!”

    云南星等人惊呆了,青申姜虽然不成器,但是他的地位确实不容小视,即便是朝中三品大臣见了也得客客气气。

    几年前杀了人也是相安无事,几乎已经是云城一霸!

    这是就是这么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少女逼的下跪求饶,并且如今还需要向自己一向看不起的人道歉。

    虽然这一次樊九漓说的是代替大皇子,但是……没人敢忘这方面想。

    这个女子这般手下不留情,自己开始嘲笑她,若是被她记仇报复怎么办?

    想到这里云南星和李广白等人吓得冷汗直流。

    樊九漓用刀背拍拍青申姜的脸,冷冷道:“我问你,知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青申姜眼中的恨意更浓,虽然忍一忍可以过去,但是怎么说他都是云城又头有脸的人物,将来还是青家的掌权人,什么时候被人这般羞辱过!

    随后愤怒道:

    “我警告你!就算你是先天高手,但是在云城也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何况你还打伤了大皇子,简直就是找死!”

    “找死?”樊九漓玩味的开口,随后笑道:“你可以试一试,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突然,本该躺在地上的云方海,猛地从地上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樊九漓扑过去。

    “漓姐姐,小心!”柳文竹吓得惊叫出声!

    “呵呵,催死挣扎,不过尔尔,依旧是不堪一击。”

    樊九漓轻蔑的开口,随后右手一动,几根银针在空中划过一道炫丽的弧度,直接插入樊云海的大腿,随后那个三百斤的大胖子,在几根银针的作用下居然又飞了出去。

    暗处的暗卫坐不住了,本想上前帮忙,结果被另外一波不明势力,全部打昏过去。

    樊九漓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不屑道:“你们还有什么招式,一起使出来,免得浪费我的时间。”

    云方海眼中是滔天的恨意,可惜面前这个女子简直就不是人,自己完全不是对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狼狈过。

    “说吧,我问你,你错哪里了?”樊九漓还抓着青申姜不放,像是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一样。

    经过刚才云方海的事情,青申姜已经深深的体会到面前这个瘦弱女子的强大,内心充满了绝望!

    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只要你今天放了我们,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你肯定感兴趣。”

    秘密?

    樊九漓眼中闪过一是好奇,她今天算是和青申姜杠上了,所以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

    “文竹,你们先回去吧,我和青公子说说话。”

    “漓姐姐我……”柳文竹还想拒绝,可是被李广白直接拉走了,再留下去就要死人了!

    云南星走的时候还非常好心的叫人把云方海抬走了。

    她之所以敢这么做,完全就是因为知道樊九漓并不想和皇室起冲突。

    所以肯定会放云方海走,如果樊九漓一开始就打算和皇室作对,那么现在跪在哪里的应该就是云方海,而不是青申姜。

    但是现在不是,所以她带走云方海也不会被人阻止。

    结果与她预想的一样,樊九漓并没有阻止。

    等人都走完了,樊九漓直接一屁股坐在庞斑,看着地上的人。

    “说吧,什么秘密。”

    青申姜有些为难道:“你看,我能起来说嘛。”

    一改往日那种怂包的模样,现在的青申姜看上去十分理智加聪明。

    樊九漓眯着眼睛,缓缓点头。

    随后樊九漓坐着,青申姜站着,两人面面具视。

    “请问,姑娘你的名字是?”

    “樊九漓。”

    青申姜这才正式打量起她,确实是个完全没有听过的名字,莫非是那个隐世家族的小姐,出来历练?

    随后道:“樊姑娘,你可是先天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