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我真是佞臣啊 > 章节目录 第69章 我还雇了一百多个说书先生【求追读】
    徐牧之看着宁辰,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宁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宁辰关注的点为何如此奇怪。

    还有乌钧善的女儿,当真有三百斤吗?

    那个又是乌钧善的女儿?

    徐牧之发现,自己一时竟然错过了这么多。

    难道这就是孔师夸他而不夸我的原因。

    看着宁辰远去的背影,徐牧之忽然发现,他的背影跟孔师好像。

    这个发现,让徐牧之更加的恼火了。

    只是宁辰帅也不过十秒,因为十秒之后,胯下之马就不走了。

    宁辰并不知道,此马与骑上的将士乃是一体。

    之前的马上的骑兵将马让给宁辰,是提前给马下过命令的。

    但是宁辰想把马骑走,那是不可能的。

    好在宁辰是一个武夫,脚下微微发力,整个人就从马背上腾了起来。

    宁辰稳稳的落地,继续向前走。

    宁辰怎么可能给徐牧之,嘲笑自己的机会。

    乌钧善的家距离宁辰的府邸,不过三条街。

    一刻钟之后,宁辰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刚到门口,宁辰就看到四个丫鬟,翘着脚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

    四个翘首以待的小丫鬟,看到宁辰平安回来,立刻围了过来,眼眶红红的说道:“大人你可算回来了。”

    看着四个小丫头通红的眼眶,宁辰更不明白了:“你们怎么了?”

    夏竹一边哽咽,一边自豪的道:“大人做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大人,夏竹能够跟在大人身边侍奉,夏竹死而无憾。”

    “大人,我也是。”

    “大人,我也是。”

    “大人,我也是。”

    另外三个小丫头,接连向宁辰表露忠心。

    同时顺便给宁辰提供了3点【忠】。

    宁辰看着四个小丫头,忽然有一种感觉,宁辰感觉那背刺自己的人,恐怕就在自己身边。

    “谁跟你们说的?”宁辰沉着脸问道。

    “万老板与我们说的。万老板还说,大人之所以不张扬此事,是因为大人担心牵连无辜。”春桃抹了一把泪花说道。

    宁辰早该想到的,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本来就不多。

    能有能力,把这件事情传播这么快的,只有万弘了。

    “万弘还在吗?”宁辰对春桃问道。

    春桃点点头,万老板在门房等着大人呢。

    宁辰越过四个丫头,就往里面走。

    宁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赤着半身,跪在地上的郑大。

    郑大看到宁辰,双手抱拳瓮声瓮气的说道:“大人,郑大是粗人,但是郑大佩服大人的所作所为。

    郑大以后愿誓死追随大人,任何人想要伤害大人,得先从郑大的尸体跨过去才行。”

    郑大同样是行伍出身,所以对这种事情的感触更深。

    之前郑大是觉得宁辰是武道之光,自己是一个辅佐的角色。

    现在郑大是因为,宁辰愿意为孙甲这种军户出头,真心实意的愿意归附。

    再者还有一点这与郑大自身经历有关。

    郑大之所以从行伍当中出来,就是因为郑大为自己战死兄弟的家人出头,打死了那个欺辱自己战死袍泽的恶霸。

    这才被除了军籍,后来一路兜兜转转,就投入到了万弘的门下。

    所以郑大在听了万弘的讲述之后,更有感触。

    郑大觉得如果当日也有宁辰这样的人,愿意为自己那战死的兄弟出头,自己也不会离开行伍了。

    当然这个故事,幸亏郑大没跟宁辰讲过。

    郑大要是把这个故事讲给宁辰的话,宁辰非要给郑大改姓‘吴’不可。

    看着郑大说的严肃认真,宁辰把到了嘴边训斥的话,收回去了。

    这事不能怪郑大,要怪只能怪万弘。

    “起来吧。”

    宁辰说了一句,就继续往大门里面走了。

    到了门房,宁辰终于看到了,背刺自己的万弘。

    万弘看到宁辰归来,立刻戏精附体,直接一扫脸上的大悲,瞬间换上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感。

    “大人你总算平安回来了,小人真是担心死了。现在看到大人无事,小人这颗悬着的心,总算可以落下了。大人平安回来,实乃是万民之幸!”

    万弘说到动情处,还从那小眼睛中挤出了几滴眼泪。

    “谁让你把这事说出去的?”宁辰没搭理万弘的表演,而是直接质问道。

    万弘听出了宁辰语气中的不善,不过心思一转心中立刻有了应对。

    看了一眼后面跟着进来的宁辰府上的人,万弘直接一礼到地,而后惭愧万分的说道:“大人这全是小人自作主张。

    大人是交代过小人,不让小人张扬此事。

    可是小人绝不能看着大人身陷险境,还为大人隐瞒如此忠义之事。

    小人必须得让世人知道,大人是何其忠义,是何其不畏强权,是何其为民请命!”

    说完万弘还不忘偷偷跟宁辰眨眨眼,一副‘大人这都是我该做的事情,不用感谢我’的表情。

    “我真是得好好感谢你全家!”宁辰咬牙切齿的说道。

    万弘一愣,旋即再次躬身回答道:“小人,代祖母、祖父、家母、家父、贱内、犬子、小女谢宁大人挂念。不过这都是小人该做之事,实在不值得大人挂怀。”

    宁辰都被万弘给特么气笑了。

    这货还真是滚刀肉。

    “大人我……”

    没等万弘说,宁辰就打断道:“你不用硬拽文了。你刚刚那个排比尴尬的要死,你正常说话就行。”

    万弘嘿嘿笑了一声,然后又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张纸:“大人,小人是没啥学问,所以还请大人看看这定场诗做的如何。”

    毁誉从来不可听,

    是非终久自分明。

    一时轻信人言语,

    自有明人话不平。

    宁辰自话为佞臣,

    只为恶斗权贵重。

    宁辰看着这定场诗,写的还真有模有样的。

    不过这是干啥。

    “大人,我之前心急为了能够救大人度难过,雇了一百多个说书先生,紧急把宁大人不惧权贵为军户出头这事,写成了故事。

    这定场诗,是我在十几首里面,为大人选出来的一首,特请大人过目。”

    一百多个说书先生,宁辰知道,为何自己这【忠】点长的这么快了。

    现在宁辰觉得,这大武朝为何没有文字狱啊。

    这要是有文字狱的话,万弘就算再有钱,也没有人敢说这事。

    再有就是那个武朝的高祖,为何那么英明。

    立下了民间议皇室无罪这样的条令。

    现在想来,这一桩桩一件件好像都是为自己准备的一样。

    “宁大人,宫里面来传旨了!”一个小太监挪着小碎步,来到门口对宁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