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1、五行山上放牛娃
    李溪亭,本来是一名拆二代,从十八岁那年继承了十几套房产后,便注定了以后混吃等死的日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没有抱负,作为一个千万级别的富豪,他从未想过靠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何必呢?那么拼命不过换来别人一句可有可无的称赞吗?他觉得那太累了,没有必要。

    只可惜造化弄人,二十二岁大学毕业那一天,李溪亭难得放纵了一把,他在同学聚会上红配白又配啤喝了个十成十,酒劲上来后,又想着离家不远,竟然就这么自己开车回家了。

    路上,他那辆跑车确实没给他丢人,轻轻松松就飙到了一百五十多码,后来的事大家都能猜到,他出车祸了,那场车祸,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除了他自己,愣是连一名路人的衣角都没碰到,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啊。

    有句话说的好,阎罗王给你关了扇门,必定给你留了扇窗,这不,核查生死簿上产生的新一批来客的阎王,恰恰好看到了李溪亭这幸运且不幸的一生。

    “不对啊,崔判官,你这里是不是搞错了,这小子的阳寿明明是九十年,怎么二十二岁就来咱们这了?”

    崔府君歪头看了一眼,冷汗霎时流了下来:“咱们没派小鬼去索命啊,这绝对是那小子把自己给浪没的,跟我们绝对没有关系。”

    “那我不管。”阎罗王一拍惊堂木,“上级领导又要来检查工作了,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疏漏。”

    崔府君面上为难,犹豫了片刻,见阎罗王的脸色越来越黑,他咬牙道:“那把这小子从生死簿上划掉,没有生死簿的指引,他就到不了咱们这了。”

    “嗯~”阎罗王捏了捏下巴,“可以是可以,不过以前也没这么做过,不会出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再说,有事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好,我准了,咱就这么干!”

    ……

    天色微微亮,放牛娃李二狗骑着大青牛朝着半山腰走去,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的草总是比旁处更茂盛一些,而且也更可口一些,别问李二狗怎么知道那里的草更可口,反正大青牛喜欢就行。

    李二狗抬起头,视线四十五度向上,眼神很是空洞,也不怪他出神,毕竟这儿的景色确实不错,可能是污染小的缘故,这里的天空很是澄净,蓝如碧玺、白如棉絮,不过李二狗的关注的点并不在这上面,而是在更近一些的山峰上。

    那山峰官名五行山,因其造型奇特,远远看去,犹如人的五根手指,故被当地人称为五指山。

    “五指山啊……”李二狗喃喃自语,“五指山我见过啊,不长这样啊,我该不会是穿越了吧?不是,我本来就穿越了,应该说我该不会是穿越到西游世界了吧?”

    没错,李二狗就是李溪亭,上一世作为拆迁户的他,这一世很不幸的成为了一个放牛娃,而且还是一个被父母卖掉的放牛娃。

    当然,正如那句话所说,阎王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也会给你留下一扇窗,李溪亭因祸得福,竟然拥有了系统。

    这系统也很霸气,叫做“逆天系统”,只不过捣鼓了十多天,李溪亭也没能从系统中获得什么好处。

    李溪亭前世也没少在“起源中文网”上看小说,系统文他当然也看过,他就搞不懂了,人家的系统都是逼着主角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有些逼得紧的,甚至会拿死亡来逼迫主角完成任务,但他的系统就很佛系,根本不发任务,也不介绍自己有什么功能。

    不过这系统也不算完全不靠谱,好歹还给了提示——接受任务时激活系统功能。

    李溪亭倒是想接受任务,可系统不给啊,于是他便想,莫不是接受别人发布的任务?于是,他满村子的问村民有什么能帮忙的,结果忙了几天,除了得了个“好人”的头衔,毛都没得到。

    李溪亭当然不想这一生就这么蹉跎下去,那他穿越的也太亏了,发现这里是古代后,他想过凭借自己的高中化学知识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伟大抱负,但找了半天,他既没找到盐矿,也没找到硝石、硫磺等物,伟大抱负就这么成了泡影。

    但天无绝人之路,这几天,他忽然又对这个天天爬上爬下的“五指山”起了兴趣,他感觉,这山,它很别致,很不一般。

    前世,闲钱很多的他去过祖国各地旅游,“五指山”他也去过,不管是北河的五指山,还是南海的五指山,他都见过,那山虽然也有五指之名,但象征意义更多些,其实山的形状离真正的五指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区别的。

    但眼下的“五指山”却很是离谱,因为它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人的五根手指了,若再缩小一点,那跟人的五指简直毫无二致。

    每每想到这,李溪亭的心头就是一片火热,西游世界啊,修仙谁不爱啊?就算不修仙,看看猴子也是好的么,那可是童年偶像啊!

    正好,五指山就在眼前,那这要真是自己想象的那个“五指山”,猴子就离自己不远了啊!这太让人激动了好不。

    特意找了棵周围满是青草的树,李溪亭把大青牛拴在树上,他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一半了,没办法,古代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无趣。

    接下来,便是李溪亭的自由时间,这几天,他一直在寻找猴子的踪迹,平时也没少跟村里人打听相关的事情,可惜,只知道这座山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也许是因为今天没吃饱,李溪亭早上喝的水比起平时多了些,现在尿意一来,他便随便找了个隐蔽角落开始解决生理问题,反正也不会有人看。

    小水流“哗啦啦”的滋在崖壁上,瞬间清空膀胱的感觉十分舒爽,李溪亭愉快地吹着口哨,表情说不出的荡漾。

    “叱——嘶啊!!!”

    忽然间,一声急促凄厉的怪叫声从身下响起,李溪亭一惊,水流瞬间止住。

    “何方妖孽,胆敢在你孙爷爷头上撒野!”

    极具辨识度的话语,使得李溪亭第一时间知道自己遇到了谁,他低头看去,只见自己一泡童子尿,洗净了猴子脸上的污秽,那张毛脸雷公嘴,也终于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