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4、青牛的绝技
    说也离奇,如意金箍棒虽然是法宝,但本质上也不过是根棍子,李溪亭实在想不懂,这么根棍子到底是怎么指引方向的,难道它还能像狗一样靠嗅觉辨别方向?

    但不管怎么说,带着金箍棒去了趟拴牛的大树,金箍棒便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勾着李溪亭不断向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在太阳已经即将下山,天色也愈发暗沉,若是没有金箍棒跟在身旁,李溪亭还真不敢一个人在山上乱窜。

    前世还好,若无意外,所有的鬼故事都是骗人的,但这里可不一样,这里要是运气足够“好”,可是真能撞鬼的。

    虽说这五指山是佛祖的手笔,按理来说应该没什么妖魔鬼怪敢在这里撒野,但想到吃人无数的金翅大鹏都是佛祖它小舅子,李溪亭对于佛祖的公信力顿时打了大大的折扣,现在能给他心理安慰的,也只有手中攥着的金箍棒了。

    这金箍棒确实不愧法宝之名,虽是一块铁疙瘩,但入手温热,宛如拥有生命一般,尤其是它一直在给李溪亭指引着方向,真的好像拥有生命一般。

    终于,最后一丝余晖也消失不见,李溪亭只有接着夜空中的皓月星光来观察路况,好在有金箍棒这个负责任的向导,李溪亭才能一路有惊无险的不断向前。

    终于,在走了接近一个时辰的夜路后,金箍棒终于停了下来,但到达了目的地的李溪亭却丝毫没有松口气的感觉。

    看着眼前勉强能辨认出轮廓的崖壁,李溪亭嘴角直抽抽:

    “金老哥,就是这?”

    听到李溪亭颤抖着嗓音的询问,金箍棒十分人性化地点了点(棍)头。

    李溪亭咽了口口水,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住在山里,毕竟,山下的村子离得又不算太远,搬到村子里它不香吗?不过,要是里面住的是妖怪的话就解释的通了,这里距离村子不远不近,地方又还算隐蔽,什么时候想吃自助餐了出去遛个弯就能吃了,吃完后还能散个步消消食。

    李溪亭越想越害怕,他现在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十二岁出头的少年,一米六多点的身高也就跟路边的灌木丛差不多高,瘦小的身形也让他面对任何事都很没有底气,更遑论这次面对的可能是一只妖怪了。

    此时此刻,李溪亭不是没有想过丢下大青牛一走了之,他就不信了,他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还能把自己饿死不成?但又想到猴哥还在这里压着,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再退一步讲,大青牛也是无辜的,自己这几天也没少骑它,若是自己不管它了,它这次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李溪亭攥紧手中金箍棒,此时,也只有手中的这根铁棒能带给他些许的勇气,他猫下腰,借着草丛的遮蔽慢慢向着夜色中模糊的洞口靠近。

    随着距离洞口越来越近,李溪亭也终于能够听到一些洞穴里的动静。

    “大王叫我来巡山呦~我来山里开小灶呦~”

    悠扬的小调透过岩壁穿了出来,这指向性极强的话,霎时间让李溪亭惊出了一身冷汗。

    李溪亭的身躯有些僵硬,再走一步,再走一步他就能看到洞口里面的情况,但他只是愣愣的扒着岩壁一动不敢动,他能看到洞口透出的光亮,也能听到“咕噜咕噜”的沸水声,很显然,这是妖怪在生活做饭,更可怕的是,现在的食材应该是大青牛,但等自己出去后,那食材很有可能会再加上自己。

    半晌过去,李溪亭仍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他的面色惨白,脑海中不断闪过一个又一个鲜血淋漓的画面……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李溪亭大跨步迈入了洞口,他不想这样的,这不是他的本意,虽然他相信自己能迈过心中的那道坎,但刚才,他是真的还没准备好。

    他的手中,金箍棒不断摇晃扭曲,好像在嘲笑李溪亭表现出的不堪,又好像在为自己颇为成功的恶作剧而感到骄傲。

    “咣铛!”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李溪亭抬头看去,正看到一个两耳尖尖的瘦小男子正看着自己,他的脚下,一个石制瓦罐在脚边滚动,“吱吱”几声,几只手臂长短的大老鼠从罐口钻了出来。

    四目相对间,不只是谁最先反应过来,一时间杂乱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妖怪!”

    “人类!”

    一人一妖互相指着彼此,他们皆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恐惧的神色。

    “哞——”

    一声牛叫打破了某种和谐,也让李溪亭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他一边后退一遍斜眼朝声音处看去,发现自己的大青牛正跪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李溪亭感觉大青牛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灵动,好像那不是一头牲畜,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其实相比李溪亭,那瘦小妖精此时更为害怕,这山洞并不幽深,如今李溪亭拿着棍子堵在门口,他连逃跑都不知道往哪逃。

    看到青牛慢慢站起身,小妖慢慢朝着青牛的方向挪去,他黄褐色的竖瞳不断在李溪亭与青牛间扫视,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哞哞。”李溪亭冲着青牛叫了两声,然后挥了挥手示意青牛过来。

    青牛看了眼小妖,然后缓缓朝着李溪亭走去。

    小妖似乎是急了,他一把拉住青牛不断摇晃的尾巴,呲牙尖叫道:“你不能走,你难道不想像我们一样吗?为什么要听人类的!”

    李溪亭听到这话先是一惊,他看到青牛眼中十分人性化地露出一抹鄙夷,然后不管不顾继续往前。

    小妖长得瘦弱,粗糙的脚趾被身体带动不断往前,裸露在外的爪子在地上划出长长的痕迹,他一咬牙,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狠戾,然后张口咬向青牛黝黑光亮的屁股。

    毕竟是妖怪,小妖牙齿很是锋利,轻易便刺穿了青牛厚厚的毛皮,并在其屁股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青牛屁股吃痛,几乎是下意识地使出了自己代代相传的家族绝技——后脚跟之踢。

    厚实的牛蹄犹如弹射的弹簧一般蹬向小妖,小妖躲闪不及,被一蹄子蹬出去五六米远,并重重砸在岩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