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5、被迫“转职”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李溪亭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已然结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溪亭看了眼口吐白沫翻倒在地的小妖,又看向悠哉悠哉走过来的大青牛,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好家伙,该不会自己天天放的牛就是一个妖怪吧,看这实力,恐怕还不是一般的小妖怪。

    好在大青牛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它走到李溪亭身侧,用它那湿润宽大的舌头舔了舔李溪亭的手臂,好像在说“该回家了”一般。

    李溪亭下意识拍了拍大青牛的头,看到大青牛只是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这才放下心来,也许,也许自家大青牛只是聪明了点、强壮了点也说不定。

    李溪亭再看向到底不起的小妖怪,此时的妖怪已经变成了一只身长接近一米的巨大山猫,再联系到对方身上的种种特征,看来这是一只山猫妖没跑了。

    山猫趴伏在地上剧烈喘息着,他软绵绵的肚子随着呼吸不断起伏,显然是受了颇重的伤,李溪亭看着这一幕陷入了犹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补刀,毕竟他是人类,而对方是一只妖怪。

    李溪亭捏着金箍棒的手不断攥紧,几息后,却又无力地松开,他终究是下不去手。

    在他刚进山洞时,看到那猫妖罐子里装的并非是人类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而是几只大老鼠,他不知道猫妖平时吃得是不是也这么素净,但看起体型和表现出的实力,恐怕也差不离了,虽然之前猫妖仍旧露出了野性,但罪不至死,现在也已经得到了惩罚。

    所以,李溪亭不打算要了猫妖的命,他保证,这绝不是因为他害怕。

    回去的路上,李溪亭沉默了许多,金箍棒也好像耍够了,安静的化为一根金针钻入了李溪亭的耳朵。

    大青牛步伐很是稳重,李溪亭坐在大青牛的背上一点都不觉得晃动,不过心中却是震动不已。

    要说这段时间,真是经历了太多非议所思的事情,先是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这里,又是遇到猴哥,然后得到金箍棒,虽然是暂时的,现在,好家伙,自己天天骑的大青牛好像也不是啥善茬。

    这夜黑风高的,李溪亭反正是看不清路,而且,山中的道路如此崎岖,他也记不住回去的路了,但这青牛,竟然能在这种环境下安安稳稳地回去,要说它只是一头普普通通的牛,那李溪亭是根本不信的。

    “青牛,你是妖怪吗?”李溪亭说着拍了拍青牛的背。

    青牛听到竟然停下了脚步,李溪亭顿时紧张起来,他想到前世听到的一些传闻,说的是遇到了装扮为人的鬼怪后,千万不要当面揭穿,不然鬼怪便会露出它们最为凶狠的一面,其性质,可能就相当于杀人灭口吧。

    李溪亭现在很后悔,他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嘴欠,既然青牛还认他这个放牛娃,那他老老实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好了,何必多次一举?

    默默把手放到耳边,李溪亭想着这青牛要是真的发疯,那他至少要第一时间叫出金箍棒,不说帮他打妖怪,但至少要护住自己一条烂命吧。

    好在青牛只是站立了一会儿,它好像是在思考,最后,青牛晃了晃脑袋便又继续前行,就好像没听懂李溪亭但问题一般。

    李溪亭想着青牛刚才的举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青牛最后晃动脑袋就是回复给他的答案。

    放下手臂,李溪亭慢慢仰面躺在青牛宽阔的背上,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少年脸上,一人一牛就这么在黑暗中沉默前行。

    ……

    恭喜宿主完成每日随机任务

    任务奖励发放中

    任务奖励发放完毕

    恭喜宿主获得逆天点数1

    商店面板激活中

    商店面板激活完毕

    ……

    李溪亭打开商店面板,发现最上方显示的是自己获得的那唯一一点逆天点数,想来这便是商店的货币了。

    他朝下看去,发现商店里只有一件商品——伏魔棍法,点开商品介绍,只见上面写着“伏魔棍法,据传为一得道高僧所创,虽是凡间武学,练到高深处也可降妖除魔”。

    李溪亭在看向价格,刚好一点逆天点数,好家伙,要说这系统没有意识,他第一个不信,这分明是看他有了金箍棒傍身,便给弄出了这套棍法,但关键是金箍棒只是他借的啊,他可没胆色不还。

    回到刘员外家已是深夜,虽然刘员外家并不缺李溪亭这个杂役,甚至不缺牛,但刘员外得知李溪亭和牛都还没回来后也一直没有睡下。

    “你可算回来了,跟我来,员外要见你。”

    刚从后门进入府邸,老早便等在这的管家便上前说道。

    看着管家焦急的模样,李溪亭感觉颇为不好意思,今天确实是他的失误,一头牛可不便宜,等闲五六个奴隶的价也比不上,那种长得特别好看的除外。

    把牛带进牛棚后,李溪亭,或者现在应该称为李二狗,便跟着管家小跑到府邸后院里,这里是刘员外一家子的住处。

    进到厅堂,李溪亭老老实实低着头,他知道自己今天犯了错,少不了要挨顿训斥,倒不是很怕,就是担心自己可能得再饿上个几顿了。

    刘员外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身襜褕,扎着碧玉发簪,显得很是有派头。

    “李二狗,这是你第几次犯错了?”

    刘员外的声音很是威严,但李溪亭并不怎么畏惧,或者说不像其他下人那般畏惧,经受过现代教育的他,并不会高看任何一个人,人格上的那种,他并不像他的同事那般,把自己当成对方的私产。

    “第三次。”李溪亭低声回答。

    “这次我可是担心的很啊!你说,万一你要是把牛给弄丢了该怎么办?”刘员外继续道。

    李溪亭很是光棍:“小人不知。”

    看着李溪亭唯唯诺诺的样子再听到其极为光棍的语言,刘员外摇了摇头:“这样吧,我记得你能识字会算数,不如以后跟着账房先生学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