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9、女人猛于大猫
    那猫妖一击得手并不追击,反而手脚并用几个跳跃远离了李溪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溪亭脸色难看,他看向自己几乎麻木的左手手臂,伤口处翻卷的血肉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变成了黑色,再看向不远处伺机而动的猫妖,李溪亭感觉自己的视线都有些恍惚。

    黑色的血顺着手臂不断向下流淌,不知不觉间,黑血沾染在金箍棒之上,就在这一刻,金箍棒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毫光。

    猫妖似是觉得差不多了,再次四肢着地扑向李溪亭,这一次突袭明显比第一次还要快。

    该说不愧是畜生么,四条腿跑步就是比两条腿时要快,李溪亭心中如此想着,却也没忘了闪躲。

    防守反击是不成了,他的一条手臂用不上力,此时连举起金箍棒都有些困难,但就在他想要侧身避开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忽然不听使唤了。

    “结束了吗?”李溪亭口中喃喃,他想过自己会在这凡间不太平、仙界更是步步杀机的地方死去,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简直太丢穿越者大军的脸了。

    眼看着猫妖那宛如剃刀般的爪子离自己的胸膛越来越近,李溪亭浑身的血液也愈发的冰凉,但就在他即将放弃希望之时,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动了起来,虽然只有一条手臂能够活动,但就是这么一条手臂,却十分轻松地用金箍棒抵挡住了猫妖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那一招一式从未在李溪亭所学的《伏魔棍法》里出现过,但一举一动都是那么飘逸洒脱,好像棍棒本就该这么使一般。

    小妖随着李溪亭的动作而不断移动着,好像在陪着李溪亭跳舞一般,一连十多招没有任何建树,小妖脸上愈发狰狞。

    “喵呜!!!”

    一声尖厉的嚎叫响起,小妖腿上发力扑向李溪亭,显然是不想落入对方的节奏。

    李溪亭面上惊恐,身体却很是飘逸灵活,他一个侧身轻松躲过猫妖的攻击,在对方未能收势之时右臂猛然用力,金箍棒霎时被舞出一轮半月,棒身呼啸裹挟着一阵急促的风直直砸向正欲转身的小妖头顶。

    小妖躲避不及,金箍棒带着巨大的力道砸在他的脑袋上,一时间红的白的随着脑袋的崩裂而四散纷飞。

    直到这时,李溪亭才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用力过猛的后遗症立时凸显,他身躯一晃便欲摔倒,好在有金箍棒傍身,他拄着金箍棒才勉强站立。

    看着已没了生息的小妖,李溪亭顿觉心中豪情万丈,想到自己之前的飘逸身姿很像某个历史有名的人物,便学着装逼道了句:“一棒打翻你!”

    装完无人知晓的逼,李溪亭顿时萎了,他的身体好似散了架一般,真个人陷入了脱力的状态,那小妖虽不算强,但每一次攻击的力道都并不算小,以李溪亭的身体素质其实根本不可能抵挡的那般轻松。

    他瘫坐在地上,看着手中满是血污的金箍棒问道:“金哥,棒哥,如意哥,刚才是不是你救了我?”

    金箍棒起时没有动静,片刻后好像意识到李溪亭在跟它说话,于是棒子一端上下摆动,好似在点头一般。

    “谢了!”

    这句感谢绝对出自真心,若是没有金箍棒,李溪亭这次绝对玩完儿了。

    想着不能让金箍棒一直这么脏兮兮的,而且自己的伤口也需要赶紧处理一下,李溪亭循着记忆找到一条自山顶流下的小溪流。

    一路上,李溪亭采集了不少解毒消炎的草药,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刚学会的能力,竟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是永远不想再用到这个能力了。

    先是把金箍棒用清水洗刷干净,李溪亭忍着疼痛用清水清洗自己已经泛黑的伤口,把那些黑血冲洗干净后,他又用嘴把草药咀嚼成渣,最后小心翼翼地涂抹在伤口之上,这一套做完,虽然不说能很快痊愈,但想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想着自己吃的苦,李溪亭觉得猴哥给朱紫国王“马尿”简直太便宜对方了,白龙马马尿这么好的东西,他也愿意喝啊,当然,他觉得以自己的伤,直接涂在伤口上应该就可以了。

    处理好伤势后,李溪亭紧赶慢赶的终于在天黑前回到了刘府,想着摸了一天鱼,他只敢从后门偷偷溜进府,免得被管家等一些嘴碎的看到,哪成想,刚进了院子,李溪亭就遇到了一个自己不想遇到的人。

    “你,你怎么在这?”

    看着眼前掐着腰瞪着一双杏眼的小姑娘,李溪亭只感觉有些脑壳疼。

    “哼!当然是等你了!你怎么不在九叔那里?”小姑娘凶巴巴道,但在注意到李溪亭的手臂后,她那张可爱秀气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惊色,“你的手臂怎么了?你受伤了!”

    “嘶——”李溪亭猛的抽回手,小姑娘毛手毛脚的,一下子扯动了他的伤口,“你小心点啊,很痛的。”

    被李溪亭一凶,小姑娘的眼眶瞬间红了,眼神中有担心有委屈,她瘪着嘴道:“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

    李溪亭一个头两个大,继承了李二狗记忆的他,当然知道眼前小姑娘是谁,也能猜出对方的来意,但他真的对小屁孩的过家家游戏不感兴趣啊。

    眼看着小姑娘就要哭出来,李溪亭也不好直接丢下对方,他抬起右手拍了拍小姑娘的头,轻声安慰道:“没躲着你,真的,只是,嗯,我比较喜欢一个人,我想静静。”

    “你喜欢一个人?”小姑娘瞪大了眼睛,“你想静静?”

    “嗯,我想静静,你让我安静会行不?”

    李溪亭见对方不哭,便想绕开对方走进院子,哪成想,他刚走到小姑娘身侧,小姑娘忽然一个大别子把他绊倒在地,并用手掐着李溪亭的脖子逼问道:“静静是谁?”

    这一跤摔得太过突然,伤口被重新撕裂,李溪亭疼得冷汗直冒,但他不敢大叫出声,他强忍着剧痛,心中几乎崩溃,特么的,鬼知道静静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