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10、“乌龟先生”
    费尽万般口舌,李溪亭终于是安抚住了暴走的小姑娘,虽然都是十一二岁的年龄,虽然李溪亭还是一个男孩子,但小姑娘的硬实力还是把他压的死死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并不是玩笑话,小姑娘作为刘员外唯一的掌上明珠,平时吃的可比李溪亭营养多了,当然,爱美的小姑娘也没把自己吃成小胖子,但就身体素质来说确实比李溪亭要好上太多。

    李溪亭捂着自己被重新撕裂伤口的手臂,一脸幽怨地看着小姑娘,那眼神,活像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

    他气啊!他委屈啊!他李溪亭招谁惹谁了?虽然他是刘家的奴仆,但奴仆就能被随便冤枉、随便打骂吗?再说,他李溪亭行得端坐得正,他可以保证,从没有做过对不起小姑娘的事,而且,就算做了又如何?他自认和小姑娘没有任何情感纠葛,小姑娘凭什么管这么宽!

    “哎呀,不要生气啦,我给你买烧饼吃。”小姑娘蹲下来拍了拍李溪亭的脑袋,那样子活像在安慰小狗狗。

    “你走开,都怪你,呜…”

    伤口重新破裂,鲜红的血液又开始“呼呼”往外冒,李溪亭看着满手的血,鼻子突然很酸很酸,眼泪也开始止不住得流,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而且还是被一个黄毛丫头狠狠践踏。

    “呀!差点忘了,你受伤了。”

    看到李溪亭满手的血,刚才还威风八面的小姑娘一下子又慌了,她强硬地掰开李溪亭的手,看到他手臂上的三道狰狞伤口后,眼圈又红了。

    “走,我们去找大夫。”

    说罢,小姑娘也不顾李溪亭的挣扎,拉着李溪亭的手便朝外走去。

    李溪亭心中哀嚎,我靠啊,这年代的女人都这么虎的吗?不是都说古代女人都很保守,都是整体躲在闺房连让人看一下都不成的吗?还是说东汉三国时期的女人都是这模式的?

    好在小姑娘要找的大夫离得并不远,大概一刻钟后,两人便到了目的地,这时候,李溪亭的整张脸已经如同黄纸一般。

    “乌龟先生,乌龟先生,你快救救他吧,他快不行了!”小姑娘冲着摆摊的老头儿大吼道。

    李溪亭一看向坐在摊位上闭目养神的老头,心中顿时无语,虽说老家伙一身道袍三撇白须看上去颇像那么回事,但李溪亭真不觉得一个算命的道士能救自己,而且,他为啥给自己取个道号叫“乌龟先生”?这也太没逼格了吧!

    那道号“乌龟先生”的老头儿就好像没听到小姑娘的话一般仍旧闭目养神,小姑娘见对方不理自己,叫得更加大声了。

    “乌龟先生,我前两天还看您救活一个快要死掉的人,大家都说您是活神仙,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那老头儿仍旧一动不动,但李溪亭分明看到对方的嘴角抽了抽,显然对方是听到小姑娘的话了的,看到小姑娘急的满头大汗,李溪亭忽然有些来气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因为自己才如此这般的。

    “喂老头!如果听到了就给个话,治得了治不了都给个痛快,让人家小姑娘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好看吗?”

    小姑娘还想拉着李溪亭,但李溪亭还是梗着脖子把话撂了出来,他平生最痛恨这些故作玄虚的人了,要不是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庸医,可能那些生病的人还能活得更长久些,而且,李溪亭也不是很担心自己的情况,只要小姑娘肯放自己离开,作为“凡世神医”的自己有的是办法把自己料理好。

    李溪亭的话也确实起到了作用,旁边围观的人也都开始对着盘坐的老头指指点点起来,老头似乎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睁开了眼睛,李溪亭刚想得意得嘲讽对方几句,却见对方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反而一脸怒色地指着脚下写着的几个大字道:

    “你再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李溪亭一愣,下意识读出声:“乌龟先生包治百病?”

    “角,乌角先生!”

    老人显然气急,口水都快喷洒到李溪亭的脸上了。

    知道自己又办坏事的小姑娘顿时满脸通红,她慌忙低头钻到李溪亭身后,途中还不忘扭头朝着气急败坏的老头吐了吐舌头。

    李溪亭也有些尴尬,他再看向几个大字,发现确实是自己看走眼了,或者说,是被小姑娘一声声的“乌龟先生”给带偏了。

    老头儿看到李溪亭认识到了错误,便扬了扬眉道:

    “贫道左慈,道号乌角先生,小屁孩,你可记好了,以后别再搞错了!”

    李溪亭刚想答应,忽然又顿住了,他对于历史研究不深,虽然知道现在是东汉末年,但除了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外,对于这段历史知道的并不多,所以听到“乌角先生”这个名号后,他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位,但左慈不一样啊,这位不仅在三国演义中有戏份,在三国杀中也时常出场,想不知道都难啊!

    看到李溪亭又在走神,左慈心里又有些不痛快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若非如此,当初也不会捉弄曹操小儿了,现在被两个小屁孩“乌龟先生”“乌龟先生”的叫,他虽不至于怎么着他们,但必要的惩罚还是要有的,否则他心中不通透,不通透就成不了仙。

    “毛孩子,我看你伤势过重,印堂发黑,可能命不久矣啊!”

    说着,左慈眼睛一闭,脸上挤出一副悲苦莫名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李溪亭真的命不久矣了一般。

    李溪亭当然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这伤势最难处理的地方就是猫妖之毒,但他已经用草药中和了大半毒素,最后的毒素又因为小姑娘的几次“暴击”带来的大出血给流血流出去了,现在他的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已经成了正常的红色,所以说,他现在之所以这么虚就是因为失血过多,只要接下来几天好好补补就能恢复。

    李溪亭知道情况,但小姑娘不知道啊,相反,因为在几天前亲眼看到左慈拿手让人起死回生的绝活,她对左慈是万分信赖的,此时得知李溪亭竟然命不久矣,一下子“呜呜”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