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11、左慈的“黑药丸”
    看到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左慈也有些于心不忍,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周围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中听了,毕竟,他打出的招牌可是“包治百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啥,我还没说完,治还是能治的,只是比较麻烦。”

    李溪亭不说话,他想看看这老小子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眼看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左慈又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道:“我观你这伤口是山猫所为,是也不是?”

    李溪亭想了想,那玩意儿好像还算是山猫,于是点了点头。

    左慈见状继续道:“那山猫并非普通山猫,而是成了精的山猫,此时那山猫之毒已经入体,若不处理,将会有性命之忧。”

    李溪亭不作答,只是继续看着老头儿,不过他也觉得这老头确实有几分本事了,该说不愧是把曹操给耍的团团转的人吗?

    “那个,想要化解山猫之毒,需要百年人参一只,再辅以各种佐料,最后用我的祖传秘法熬制,最终即可成药。”

    好家伙,听到老头儿最后的话,李溪亭心中彻底震惊,这老东西果然是个老骗子,而且是个有本事的老骗子,他决定不跟这家伙扯皮了,一只百年人参,把他的这条烂命卖了都不够人参钱的。

    “走,我们回家,我根本没事。”李溪亭说着便拉起小姑娘的手。

    熟料小姑娘一把甩开李溪亭,然后对老骗子道:“这样就行了吗?”

    老头儿先是若有所思状,最后故作大气道:“你们带来人参便可,剩下的材料我帮你们自己准备。”

    “好的,谢谢乌龟,啊不对,谢谢乌角先生了。”小姑娘道。

    李溪亭本想直接跟小姑娘说明情况,但他忽然接到了系统的提示: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

    任务二:老骗子的请求

    老骗子的小花招(中级任务)

    任务介绍——左慈是一个摆地摊的江湖骗子,虽然靠着摆地摊积累了不少功德,但用的却是坑蒙拐骗的法子,如今,老骗子把注意打到了宿主的头上,满足老骗子的小小要求吧,毕竟,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

    任务奖励:抽取任务发布者随机一项能力

    ……

    好家伙,老子直接好家伙,李溪亭差点在心中骂娘,合着主动被骗也是尊老爱幼的一种表现形式啦?

    心中万般不爽,但李溪亭的嘴却还是没能张开,没别的意思,真的是因为他想做一个“尊老爱幼”的好人。

    路上,小姑娘很是贴心地搀扶着李溪亭,她的手中,还有一颗黑黑圆圆的不明物体。

    “二狗乖乖的,吃了它吧,这是那个乌龟先生的药,他说你吃了后能暂时恢复活力。”

    李溪亭脸上十分抗拒,看着即将被小姑娘给捅到嘴里的药,他的整张脸都快变形了。

    “你松开我,我自己能走。”

    小姑娘很是坚决:“那你先把药吃了。”

    李溪亭挣扎了几下,很遗憾,没挣脱。单比力量,他是真的不如小姑娘,而且,他也不敢真的使出全力,万一伤到小姑娘怎么办?

    看着越来越近的药,李溪亭绝望地闭上了眼,他只求那老棺材瓢子还有点人性,不会在这颗奇奇怪怪的药丸里加些要命的东西。

    入口柔,一线喉。

    很是奇特,那药进入李溪亭嘴中后,竟然自己化开了,这也让李溪亭把药暂时藏在舌下的意图落了空。

    李溪亭几乎是下意识想到了不好的东西,他本能干呕了几下后,竟然发现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再看向伤口处,那里已经不再渗血,似乎已经完全愈合了。

    “老东西有点东西啊。”李溪亭感叹。

    看到李溪亭的表情,小姑娘笑嘻嘻:“我说的吧,相信我准没错!”

    “嗯。”李溪亭握了握拳,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他看着小姑娘因为泪水而有些花了的小脸,忽然有些莫名愧疚,“那个,我感觉自己已经没问题了,要不就不给那老头儿人参了吧。”

    “那不行。”小姑娘仍搀着李溪亭,“乌龟先生说了,这颗药丸只能让你暂时恢复,但不能救命。”

    “但我还不起啊。”

    “有什么还不起的,一只人参而已。”可能是看李溪亭恢复了过来,小姑娘又恢复了大咧咧的样子。

    “还不起的,不止人参啊。”李溪亭默默道。

    等到了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管小姑娘如何吵闹,刘员外都不放心自家宝贝女儿天黑出门,最后,还是以先生也要收摊为由才让小姑娘消停了下来。

    “小菁这丫头这是被人骗了吧?”刘员外也心疼自己的老山参啊,他还指望着这东西让自己再强上几分呢。

    “我看是二狗那小子不仁义,没准就是他联合外人骗的小姐。”管家低头回道。

    刘员外瞪了管家一眼:“不准妄加揣测家里人!”

    “是,是,小人错了。”管家头埋得更低了。

    “不过二狗也真是的,怎么把自己弄成了那样!唉——我的人参啊。”

    ……

    “多事之秋啊~”

    一身道袍飘飘的“乌龟先生”左慈在房顶上不断跳跃,他那略显肥胖的身躯此时表现得十分轻盈,虽然踩踏的大都是些绝对意义上的“危房”,但却连片瓦都没碰掉,甚至乎连声音都没发出。

    左慈移动的速度很快,不消片刻便出了村子,他行进的方向,正是李溪亭之前经常放牛的地方。

    ……

    吃了左慈的黑药丸,李溪亭不仅恢复了伤势,甚至陷入了狂暴状态。

    若非自己下面没什么动静,李溪亭可能真的以为自己吃的是不是强效“伟哥”了,此时的他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精神也异常亢奋,别说睡觉了,已经绕着自己小房子跑了十来圈的李溪亭仍感觉自己有着无穷无尽的精力,他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恨不能直接跳到冰水中洗个凉水澡。

    跑着跑着,李溪亭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满十二岁的他到底发育了没有?莫不是那药真有这方面的功能,而自己又还没有发育完全,所以才如此难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