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13、到底忘了什么
    左慈当然不是来特意吓唬小孩子的,他说的也都是真的,看到李溪亭的一系列反应,他叹了口气:

    “那山上住着一只吊睛白额虎,多年以来虽不曾下山行凶,但也吃过不少过路人,而那小妖怪便是那虎妖的手下,更关键的是,这山虽不小,却很难诞生妖怪,多年下来,山上也不过这么一只老虎成了气候,而他底下,掰着手指数也不过五只小妖,如今倒好,你先断去他一指,你说他能不气恼?”

    李溪亭听得脸色煞白,前世今生他都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也没遇到过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现在一听自己又被妖怪惦记上了,怎能不害怕?

    眼看着到了火候,左慈轻咳一声:“你告诉我那天是谁救了你,我看看能不能与他联手帮你度过这一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溪亭很想把“功劳”全部推到猴哥身上,但想到猴哥如今只能被困在那五行山下,且失去了法力,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是我…是我打死了那小妖。”李溪亭硬着头皮回道。

    “不可能!”左慈听到回答显得很是激动,他根本不相信李溪亭的话,在他看来李溪亭不过是个连女娃娃都打不过的小屁孩。

    李溪亭有些不忿,虽然不愿承认,但小妖就是他打死的啊,虽然有金箍棒最后帮他代打,但也是用的他的身体啊!

    忽然,李溪亭又想起一件事,他压下心头的不满道:“对了,那小妖怪之前还受过伤,是被我家大青牛撞伤的。”

    左慈检查过小妖的尸体,他当然发现了青牛留下的伤,但是,造成小妖致命伤的还是头顶的的钝击,那处伤势绝对不是牛造成的,而且,李溪亭还没有解释自己的猫妖之毒是怎么解的。

    在左慈再一次提出自己的疑问后,李溪亭直接讲解了自己的解毒方法,同时随手抄了根棍子打了遍伏魔棍法,这些都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信息,而且,现在他还要靠着这个老棺材瓢子解决这次危机,必要的信任还是要争取一下的。

    听到李溪亭讲述的解毒方法,左慈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心中的看法也有了些许松动。

    “我还是想不通你是怎么怎么打死那妖怪的,明明,明明你是这么弱。”左慈嘟囔。

    “嘁,难道我还要给你演示一遍不成?”李溪亭不爽道,他却是没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轻松打一遍伏魔棍法了,当然,这和他使用的工具也有关系。

    两人建立了初步信任后,李溪亭犹豫了下又对左慈讲述了大青牛的种种神异之处,虽然大青牛没有化形,且仍旧每日吃吃喝喝无所事事,但李溪亭总觉得这牛不太正经,这两天他每每经过牛棚,都感觉大青牛在偷偷看他,这感觉让他很是不安。

    听了他的话,左慈的面色也凝重起来,他捻着胡须沉吟良久方才开口道:“那牛不正常啊,放任不管的话,没准又是头大妖,不行,你带我去看一下。”

    这边两人叨叨咕咕啰嗦了许久后,终于是把刘小菁给彻底抛到了脑后。

    刘小菁在左慈摊位上等待了许久,可就是不见人回来,心中也不免开始担心起来,可她又没有办法联系到李溪亭,又不愿就这么离开,便只有干等着。

    待两人风风火火地到了刘家牛棚,只见大青牛正舒舒服服地躺着吃草,自从李溪亭下岗后,它便从自助餐改成了吃现成的。

    “就是它。”李溪亭指认凶手一般道。

    大青牛慵懒地抬头扫了二人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自顾自吃起青草来。

    左慈上前摸着揪着胡须左瞧右看,口中“啧啧”称奇:

    “好健硕的大肥牛啊,吃起来一定很美味。”

    李溪亭皱了皱眉:“喂喂喂,这是耕地的牛,农耕时还要靠它出力呢。”

    “明白明白,开个玩笑。”左慈摆了摆手,“话说,这牛真的不太一般,你看它的眼神,是不是充满了人性?”

    李溪亭想起之前种种,点了点头,这也是他觉得青牛不正常的最大的原因。

    左慈继续道:“但是,我并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妖气,一般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也是最平常的,就是他并没有化妖,仍处于灵智未开的状态;而第二种就比较罕见了,这表示这只妖怪并没有行过杀生之事,嗯,准确来说,是没有吃过人。”

    “那它是个什么情况?”李溪亭问。

    “不好说啊。”左慈摇头,“牛这种动物本就颇具灵性,我曾看到一只上了年龄的水牛跪地哭泣的场面,那时它的主人正准备宰杀了它,水牛似乎是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竟然跪在主人面前痛哭,那个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李溪亭若有所思,前世的他也听过不少相关的故事。

    “那我们怎么办?就这么放任它不管吗?”

    左慈摇了摇头:“就这样吧,我会时常注意这边的,而且,就算它化妖成功已经是一头妖怪了,但也不曾行凶不是?我先走了,待我确认那边妖怪的情况后,会再来找你的,那枚气血丹也不是白吃的,趁着药效还有剩余好好锻炼一下身体,争取把药效榨干,还有你那棍法,也太不熟练了,没准之后还需要你的帮忙,谁让你不告诉我是哪位高人帮了你的。”

    “真没有。”李溪亭摊手。

    “行吧行吧,对了,我总感觉你忘了什么事情……额,你好自为之吧。”

    看着左慈左脚踩右脚螺旋升天后,李溪亭陷入了沉思之中,有一说一,他也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但他就是想不起来了,唉,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街道上,被遗忘的小姑娘还在等待着……

    一刻钟……一个时辰…

    一直到了正午,街上的人都回家吃饭了,刘小菁仍旧没能等到李溪亭。

    热辣的太阳灼烧着刘小菁的皮肤,细密的汗从她的额角流下,黏连了她的发丝,小姑娘抱着膝盖蹲在地上,脸上写满了担忧与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