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19、猎户王平
    今夜月黑风高,山里更是阴沉沉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平本不想走夜路的,但奈何同伴们心急,他也只好服从大多数人的决定。

    “风有些大,我们还是早些找个避风的地方吧。”王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山路并不平整,他必须万分小心。

    “再过几日抓男丁的就到了,我们现在不赶紧逃跑,被抓到后是要当成逃兵的,到时候我们就是冲在最前面的炮灰。”王平身后的一名同伴回道。

    王平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但他心中一直不安,小时候,他曾与父亲来过山中,他的父亲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猎户,就算是豺狼虎豹也不是父亲的对手,可那一次,父亲却是永远的留在了山里。

    那天的事,他永远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那个一直缀在他们父子身后、宛如附骨之蛆般的狡诈猛兽。

    那是头斑斓大虎,他的父亲起初并不害怕,反倒很是兴奋,毕竟老虎的皮毛以及骨头都很是值钱,为此,他的父亲布下了很多陷阱,可到头来,那些陷阱一个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就好像那畜生看出了陷阱的本质一般。

    山林终究是这些丛林猛兽的天下,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压力下,他的父亲也不再乐观,他们想逃了,猎人与猎物的转变往往就是这么轻易。

    这是,暗中躲藏的畜生出现了,它体型壮硕、出手迅猛,父亲根本不是对手,在极短的时间内,父亲便已身首异处。

    王平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但他没有,那老虎就这么看着他,他感觉那老虎似乎在嘲笑他,那极具人性化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他的无能。

    ……

    强压下心中不美好的回忆,王平振作了下精神,在山里走夜路,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失误,带来的后果可能都是无法挽回的。

    风愈发大了,树梢在狂风的催动下不断挥舞着,好像一只只择人而食的恐怖妖魔。

    “哎呦!”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王平心下一紧,他慌忙转身,接着夜色,他隐约看到一条长虫飞快地窜入灌木深处。

    “你没事吧?”王平蹲下身问道。

    同伴的声音中满含愤怒,以及一丝丝哭腔儿:“槽他大爷的!被蛇咬了,这可怎么办啊?”

    前面的同伴听到声音此时也靠近了过来,为首一人道:“不然王平背着他吧,你力气大。”

    王平没有理会那人,他向倒霉的同伴再次询问:“你看清那是什么蛇了吗?”

    “不,不知道。”同伴显然有些慌乱,“不会是毒蛇吧?我不会这么倒霉吧!呜呜……我感觉脚好像失去了知觉,怎么办啊?”

    “别慌,放轻松,如果是毒蛇,慌乱只会让你更快丧命。”

    说罢,王平从衣服上撕下一串布条,他按住同伴不断乱动的脚,然后在伤口上方两寸左右的地方紧紧扎实。

    “别乱动!”

    说罢,王平竟趴伏在同伴脚边用嘴为同伴吸出毒血。

    在重复了七八遍后,他又取出一支事先准备好的火把以及打火石。

    “王平,你这是做什么?”还是那名为首的同伴出声道。

    “他的脚踝处已经肿胀了起来,咬他的应该是毒蛇,我要用火帮他祛毒。”

    说罢,王平便要把火引燃。

    “你特娘的想让我们全都死在山里吗?”那人上前便欲强夺王平手中的打火石,他的嘴里还不断说着,“你不知道火光会引来猛兽吗?你会害死所有人!”

    王平此时表现得很是冷默,他侧身躲过那人,然后一脚踹在对方侧腰处,那人身形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是你们非要拉着我一起走的,我都说了,夜里山路太危险,觉得我给你们带来危险,那你们就先走好了。”

    那人站起身来,他咬牙看着王平忽明忽暗的眼睛,握成拳头的手指也在不断用力,可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你想死就一个人死在这吧,没有你,我们一样能走出这座山。”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随着那人离开,其他人也纷纷跟了上去,片刻后,留在原地的只剩下王平二人。

    看着王平仍旧不紧不慢地为自己处理伤口,同伴声音颤抖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可我,我不想死。”

    “嗯,我明白,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不都是因为怕死吗?”王平继续用火燎灼着伤口,他的手法很是熟练,继承了父亲手艺的他,同样是一名出色的猎户。

    把火重新熄灭,王平背起同伴再次上路,脱离了大部队的二人,现在王平就是唯一的主心骨。

    王平找了处背风的地方,这里算得上一个简易的洞穴,三面都被巨大岩石包围,唯一开放的一面还是背风面。

    他放下同伴,然后又出去找寻了些水分不大的干柴。

    看着王平自顾自点燃了一堆篝火,同伴不解:“这样难道不会引来猛兽吗?”

    “在外面我们会经过很多地方,黑夜中的灯火实在太过耀眼,远处的猛兽发现后便会跟过来,但在这里,火把可以帮我们驱散一些小型的野兽,即使是大型猛兽,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轻易靠近,而且,今夜实在太冷了。”

    好似在回应王平的话一般,本来“淅沥沥”的小雨逐渐大了起来,一时间竟有瓢泼之势。

    ……

    现在的左慈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那些妖怪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他出手,李溪亭自然不愿与这样一个家伙待在一起,所以在大致了解了现在的情况后,李溪亭便与其分开了。

    回到刘府,李溪亭看到清闲下来的仆役们正聚在一起闲谈着,李溪亭下意识去听,却听到了一些令自己感兴趣的事。

    “哎呦,最近不太平啊,听说是闹鬼了。”

    “啊,好像是那个叫王平的猎户家出了事。”

    “听说他是从山那边过来的,好像是个逃兵。”

    “这话可不能乱说。”

    “说了又怎样?他还能把我咋地不成!”

    “就是,王平那小子也老大不小了,一身好手艺也是人尽皆知,之所以没能成家,还不是因为他逃兵的身份,谁家愿意把自家姑娘嫁给这么个人,说不得哪天就被抓去砍头了。”

    “别跑偏了啊,说闹鬼的事,这个新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