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0、卧槽好臭!
    虽然故事挺吸引人的,但李溪亭显然不会只因为一个鬼故事就跑到王平家,让左慈去查看情况他不香吗?

    李溪亭之所以自己来了,主要是因为接到了系统的任务,而且还是一个奖励不菲的随机每日任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就是王平?”看着眼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李溪亭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听到李溪亭的话,王平只是点了点头,他似乎并不惊讶李溪亭的到来,可能是因为自从家里出了点事后,已经有不少人来他家看热闹了。

    “你能跟我讲一下,所谓见鬼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吗?”

    王平摇了摇头,他转了转自己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珠看着李溪亭道:“小伙子,这些事不是你该打听的,我也并没有见鬼。”

    “可是我听人说你昨天半夜跑到街道上又哭又闹的,那是你分明说的是自己见鬼了。”

    “那只是个玩笑而已,这世间哪有什么鬼怪存在,若你不信,可以自己在我家里找,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李溪亭不言,王平给他的感觉很不正常,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总之很是怪异。

    由于王平的不配合,李溪亭也只有自己寻找蛛丝马迹,但他把王平家里三层外三层地检查个遍后,却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发现,到了最后,李溪亭还是把目光放到了王平本人身上。

    李溪亭走到王平面前,王平也不闪躲,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彼此看着对方。

    王平长得并不难看,他眉毛很浓,眼窝深邃,再配上高挺的鼻梁,其实比大多数男人都要有味道,他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气息,李溪亭说不出这是什么味道,似乎是血腥味,但细闻又不像,李溪亭也只好把其当成猎户身上特有的味道了,就像屠户身上也难免会残存些不好的味道。

    “你看我干嘛?”李溪亭突然发问。

    王平眼睛眨了眨,然后开口:“我并没有看你。”

    李溪亭皱眉,他有些明白为何感觉王平很怪异了,因为他从王平身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李溪亭甚至感觉,这个王平的表情甚至没有自家大青牛的表情丰富,他感觉,现在的王平似乎就是一具没有人性的行尸走肉,即使他还有正常人的思维,即使他还能与人交流,但他不像一个人。

    这时,李溪亭忽然感觉背后一凉,凉意由内及外直击心灵。

    胆子本就不算大的李溪亭猛然转身,可身后哪有东西,李溪亭再看向王平,却发现王平一直在盯着自己看,那眼神很是冰冷,似乎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李溪亭打了个哆嗦,一股凉意没来由地直窜向天灵盖,屋子的温度好像也在这片刻间降低了几度,李溪亭不敢再多待,他现在还只是个普通人,顶多拳脚棍棒的功夫厉害点,道法仙术则是全都不会。

    “冒失了啊。”

    李溪亭心中感叹,西游世界步步危机,自己虽然有系统傍身,但如今也只是个小虾米而已,这一次不该贸然前来的啊,自己就算真的迎面撞到了鬼,也没有制敌的手段,此刻前来,不过是白送而已。

    走出王平家,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李溪亭这才感觉好受了些。

    这一趟也不算白来,起码可以确定王平绝对不正常,要是下次遇到左慈后,倒是可以让他来这里查看一下情况,李溪亭如此想着。

    鬼都出现了,李溪亭当然想要获得御鬼的手段,事已至此,他也不能惯着自家大青牛了,毕竟现在他唯一能使用的,也仅有阴阳眼而已,大青牛的眼泪,他李溪亭要定了!

    鬼的存在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在李溪亭头顶,逼迫着他立刻行动,没有磨蹭,他直接跑到了牛棚里。

    今天的大青牛显得尤为反常,往常不管是谁靠近,它都是自顾自吃草睡觉,根本不会多看一眼,而今天不同,李溪亭发现大青牛今天一直盯着他看。

    虽然感到奇怪,但李溪亭没有停下脚步,他今天就算是用上暴力手段,也得把牛眼泪给弄到手。

    李溪亭单手一撑灵巧地翻到栅栏里,他刚要跟大青牛好好“沟通”一番,却愕然发现这个能躺在绝不站着的家伙突的一下站了起来。

    李溪亭心里一紧,他赶忙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威胁,但大青牛仍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看着大青牛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李溪亭干笑道:“牛哥,你要不眨眨眼?我怕你眼睛干。”

    大青牛没有理会李溪亭,它慢慢走到李溪亭面前,视线一直停留在李溪亭身上。

    李溪亭很是紧张,以前不觉得,现在被大青牛用角怼着,他才发现大青牛竟然这么巨大,尤其是那对牛角,简直像是两把造型奇特的长剑。

    那对角距离李溪亭越来越近,就在李溪亭想要翻身逃跑之际,发现大青牛只是用角轻轻推了推自己的腰侧。

    看着大青牛的表情,李溪亭几乎是一瞬间便理解了大青牛的意思,他挪动几步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了大青牛,对于大青牛,李溪亭虽然有些发怵,但也有着莫名的信任,毕竟,若是大青牛真的要害自己,那自己恐怕在初次遇到猫妖时便已经死了。

    李溪亭心中忐忑,他不明白大青牛要做什么,短短几息之间,李溪亭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后入。

    “不至于不至于,它一个动物后入也太夸张了。”李溪亭心中安慰自己。

    “啊嗤——”

    “嘶啊——”

    李溪亭隐约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喷嚏声太大,他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背后一轻的感觉却是十分明显,不过,那种感觉仍没有背后湿漉漉的感觉来得有冲击力。

    李溪亭扭过头,只看到大青牛打着响鼻蹲在了原位,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身上的衣服贴在后背上及其不舒服,李溪亭伸手去摸后背,他发现后面的衣服已经全湿了,而且打湿衣服的还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一大坨黏糊糊的液体。

    “该不会是鼻涕吧?”李溪亭喃喃,看着手上的粘液,他的脸色极为难看,想了想,他又凑上去闻了闻,“卧槽好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