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1、“白嫖”的和尚
    在牛棚里时太过紧张,紧张到李溪亭都没发现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在几乎是跪求青牛后,李溪亭终于是从大青牛那里讨要来了一滴眼泪,此时,李溪亭正一遍熬制开阴阳眼的材料一边看着系统任务面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恭喜宿主参与击杀伥鬼张三,超额完成调查任务,张三本是一寻常农户,为逃兵役,他与同乡于夜间横穿五行山,却在途中被毒蛇所咬,得蒙同乡不弃,他侥幸保住性命,后来又遇山中大妖,为保同乡,他自愿化为伥鬼,如今伥鬼已除,宿主获得双倍任务奖励:逆天点数10

    这还是系统第一次在任务完成后给出这么多信息,李溪亭认真看了一遍,表情若有所思,结合之前的事情来看,这个张三的同乡应该就是猎户王平了,那大妖的身份结合前世今生的信息综合考量的话,应该就是山中虎妖,为虎作伥么。

    而如今王平的异状,可能就是因为张三前来索命导致,但这也有些疑点困惑着李溪亭,那就是为何张三现在过来找王平的麻烦?他当年既然愿意牺牲自己保住王平,那现在就不该找王平的麻烦才对啊,除非他的目标不是王平,而是……

    想到这,李溪亭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心道,应该不是自己,锅被左慈被瓷实了,算账也算不到自己头上,自己这纯粹是因为倒霉。

    甩了甩脑袋,李溪亭深呼吸几口气后继续分析,假设鬼不是来找自己的,而是找左慈的,那它为何会附着在自己身上?难道说鬼可以从我身上闻到左慈的气息?若是如此,那自己还真的无法置身事外了。

    除了这些,李溪亭还有一点很不理解,那就是虎妖为何如此好说话,难道杀了王平,便不能让张三化为伥鬼了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苦思冥想许久都没有头绪,李溪亭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炼制的材料上。

    “咦!”

    看到瓷盅里的情况,李溪亭忽然轻咦一声,小瓷盅里的各种材料在高温之下大多出现了变化,像牛黄、薄荷、甘草,它们该发黑的发黑该变黄的变黄,但唯独大青牛的眼泪毫无变化,本来是多少,熬了这么久后竟还是多少,就好像火焰的温度根本无法达到它的沸点一般。

    该说不愧是一个喷嚏干掉伥鬼的大青牛吗?李溪亭心中嘀咕,以后谁跟要是说他牛哥是畜生他就跟谁急,这家伙分明是一头神牛啊!就算有人跟他说牛哥是老君的牛他都信!

    想了想,李溪亭直接把瓷盅里的东西搅拌一番,等了片刻,他又往里面注入了些许清水,李溪亭用手指蘸起一点清水涂抹于眼角,顿时,他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变得与以往不同了起来。

    世界好像不再充满色彩,灰色与白色成了世界的主色调。

    “这就是亡者才能看到的世界吗?”

    身处这片灰色的世界,李溪亭感觉自己的听觉都受到了影响,他不再听到蟋蟀的鸣叫,取而代之的是似有若无的哀嚎。

    没过多久,李溪亭便感觉有些头晕,细密的汗液从他的额头渗出,心情也变得无比低落起来,压抑的感觉让李溪亭想要放声大叫,好在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又坚持了一会儿,李溪亭的视线终于重新恢复了清明。

    “唉——”李溪亭扶着桌子喘着粗气,他感叹道,“还是猴哥的火眼金睛比较好使,有机会一定要搞到手。”

    ……

    法坦是一名流浪僧人,他本来不是一个人,几年前,他的身边还有师父陪伴,但他的师父终究年迈,最后还是没能熬过上一个冬天。

    师父曾告诉他:“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纵使世上有神仙有佛陀,但逆转阴阳的事终究不可取,也不可为。”

    法坦对师父的话一向很认同,这句话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一个人时,他心里还是会有些难过。

    为了不至于太伤心,他也尝试过忘记师父,但越是尝试,师父在他心中的烙印就越深一分,他认为,这是因为他修行尚浅的原因,若是真的做到了四大皆空的境界,想必自己就不会为这些琐事而烦恼了吧?但真的有人能做到四大皆空吗?法净对此很是怀疑。

    三十多年间他见过的人的有如过江之鲫,可每个人都有所求有所欲,每一个都被俗世的牢笼捆缚着,他们生于红尘,也堕于红尘,没有谁能跳出这个大染缸来,也许,只有西方的佛国净土才有这种人的存在吧,法坦如此想着,他此行的目标便是传说中的佛国,那个僧人心中的净土——灵山。

    法坦走在路上,看着人世间的百态,他嘴角含笑,入世而不被俗世所扰,这便是他的修行。

    “哎~和尚哥哥~要不要进来玩玩儿啊~不要钱~”

    “来么来么~姐姐会对你很温柔的~”

    经过一处勾栏时,二楼的姑娘们纷纷对着法坦出声调笑。

    这种事法坦经历的多了,最开始时他还会有些慌乱,但渐渐的,他只会对那些姑娘们回以一个善意的笑,不过这次的情况似有不同,法坦既没有落荒而逃,也没有含笑致意,他竟然真的迈步走进了这家勾栏场所。

    这家勾栏并不有名,里面的姑娘也并不如何漂亮,不过若是某个不着调的道人倒是对此地很是熟悉,因为这半个月里他没少来这里潇洒,这里就是“软香居”。

    街上的人本来看和尚被调戏也只是笑笑,毕竟这么好看的和尚,就算是个良家女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是那些举止放浪的勾栏女子了,但和尚真的走进了勾栏后,这些看热闹的人一下子笑不出了,毕竟和尚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那温润如玉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也不自觉地把其当成了大师,而现在,这个自己刚刚心生好感的大师竟然真的要去勾栏白嫖,这让他们有种自己瞎了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