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3、三魂尚在,七魄尽失
    看着眼前这个眉眼之间与赵文卓有三分相似的和尚,李溪亭嘴角直抽抽,没办法,画面感太强了,这身材这肱二头肌,还有法坦这个法号是认真的吗?李溪亭仿佛已经看到了法坦袖袍一甩然后大喝一声“大威天龙”的画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施主可认得我吗?”见李溪亭看得出神,法坦出声询问。

    李溪亭赶忙摇了摇头,他道:“这倒不是,只是你长得很想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哦?这倒也不算稀奇,世上虽不存在完全一样的两个人,但终归会开出两朵相似的花,有人和贫僧长得一样倒也不算稀奇,不过小施主能同时与我们两人相识倒是有缘……”

    法坦一张嘴就嘚不嘚不说个不停,他这个劲头又让李溪亭想起一个人,那就是唐三藏的扮演者之一徐少华,李溪亭左看右看,他觉得这和尚的五官和徐少华竟也有三分相似,这究竟是因为帅哥总是帅的千篇一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李溪亭一时间有些想不通,不过他倒也不羡慕这和尚的长相,因为这一世的他长得唇红齿白的,也很是好看。

    “……小施主,说了这么多,你我二人也算颇为投缘,不如皈依我佛,做贫僧的弟子好了。”

    法坦当然不是随便说说,李溪亭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气息,这种气息让他感觉很是有吸引力,但李溪亭就不这么想了。

    李溪亭:啥玩意儿就说了这么多?怎么就颇为投缘了?我这都没开口呢好吧,难道不是你一个人在自嗨吗?

    李溪亭刚想拒绝,却接到了系统提示: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

    任务二:衣钵传承

    衣钵传承(传说任务)

    任务介绍——世事皆有因果,法坦之身乃事金蟾转世,他与猴子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究竟是擦肩而过,还是成就一段可歌可泣的师徒情义,全在宿主一念之间。

    任务奖励:抽取法坦、猴子各一项能力

    ……

    李溪亭一时间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之中,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接触到西游的主线剧情了,如今距离取经开始还有三四百年才对,那么这个法坦是什么鬼?唐僧十世转世身之一?而且,如果他收了悟空当徒弟,那唐僧到时候收谁?

    “小施主想好了吗?可要皈依我佛?”

    李溪亭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他看向法坦道:“大师啊,我不太适合做你的徒弟,不过,我有一个更好的人选给你,他肯定跟你更加有缘。”

    可不是吗,这对师徒一个多次念紧箍咒把徒弟折磨得死去活来,一个时常咬牙启齿多次想把师父一棒子打死。

    法坦听到李溪亭的话,也是微微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双手合十道:“那就多谢小施主了。”

    “好了,还是先讲正事。”左慈打断了两人的面基,他沉着脸道,“现在那些妖怪已经与我们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之前要不是大师出手相救,我这次可就真栽了,哎,你小子笑什么笑?”

    李溪亭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我都听说了,你直接跳过这段吧。”

    左慈脸上一红,但也不好多说什么,说多了丢的还是自己的脸,他继续道:“总之,现在这些妖怪已经坏了规矩,他们开始主动对人出手了,吾辈修士绝不能放任他们不管。”

    “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呱呱叫!”

    李溪亭一边捧场一遍鼓掌,左慈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小子在说反话。

    “我也不说场面话了,现在看来,我们这边实力还是占优的,他们现在也只敢让那狐狸精和伥鬼来行凶,我们这边要先想办法把他们干掉,那虎妖的事先放一放,最后再想办法处理他。”

    “我这边有个问题。”李溪亭仿若想到了什么,他开口道,“我遇到那伥鬼时是在一个猎户家中,那猎户给人的感觉很不好,感觉有些奇怪。”

    “怎么不早说?”左慈瞪眼。

    “你们这不是没给我机会吗?”

    ……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即使是短短两三天时间,来王平家里的人就已经少了很多。

    看到三人进到自家院子里,王平缓缓抬头,在看到李溪亭后,他的视线便不再移动。

    再见到王平,李溪亭觉得他身上的不协调感更重了些,他本就不算壮实的身躯如今又瘦了许多,给人一种皮包骨的感觉,本来一个算得上帅气的大叔,如今也算是瘦脱相了,不过李溪亭感觉不协调的地方不止他的形貌,也包括他的精神面貌与神态。

    他太平静了,李溪亭甚至觉得这人根本没有感情。

    “你们看。”李溪亭道,“他就是我之前说的猎户,跟伥鬼有些关系的那个。”

    说到最后李溪亭压低了声音。

    左慈的反应不算大,他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法坦率先走到王平面前,但王平并没有因此而多看他一眼。

    法坦绕着王平看了一圈,最后对着李溪亭他们摇了摇头。

    三人出去后,左慈道:“大师也没看出什么吗?”

    法坦:“刚才不方便当着施主道面说,那位施主的状态很是奇特,嗯,如果按照民间的说法,他现在应该已经不算是活人了,而是一个活死人。”

    “活死人?丧尸吗?”李溪亭插嘴,见法坦面露不解,李溪亭挠挠头道,“那啥,你说你说,我就是说着玩的。”

    法坦点头:“你说他是丧尸倒也贴切,这人三魂尚在,七魄尽失,半死不活的,确实是丧尸。”

    李溪亭:“没想到大师也会开玩笑啊,那大师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法坦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若他的七魄不能尽快归位,恐怕这位施主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如今他虽然魂魄不全,但其实仍有作为人的理智,缺少的仅是作为人的情感,如果他能够好好与我们交流,也许可以知道他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也就可以帮助他了。”

    “那大师刚才为何不直接当面问他呢?”李溪亭疑惑。

    左慈这时终于开口了:“你傻啊,人家魂魄都不完整了,说白了跟死了没啥差别,你再把这事跟他一挑明,好么,他人一惊一吓一激动,最后的三魂可不就彻底散了?”

    法坦双手合十:“左施主话糙理不糙,正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