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5、恶鬼“王平”
    有句俗话叫“三个臭皮匠,能顶诸葛亮”,但是事实往往并非如此,李溪亭四人叨叨逼逼了半宿,最终也没能商量出个所以然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的,刘小菁也参与进了他们的讨论中,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你问谁是大腿?那当然是刘小菁了。

    李溪亭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本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但他现在动摇了,因为刘小菁单单凭借一门吐纳法,然后随随便便修炼了十天不到的时间,如今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别问他怎么知道的,男人的尊严让他无法开口,穿越者的邻家小妹是万中无一的修道天才,好家伙,都能写一本小说了,世间之事就是如此离谱。

    不过说到诸葛亮,李溪亭算算时间,发现现在诸葛亮好像还真的活着,好像还挺年轻的样子,不过远水也解不了近渴,他们也可能真的去找诸葛亮让他来出谋划策。

    到了最后,四个脑袋瓜不算聪明但也不是蠢货的人就只想出了这么个注意,那就是让左慈去当诱饵,然后他们三个埋伏在附近,这样的话,便可以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了。

    李溪亭当然不想让刘小菁去冒险,但形势比人强,有时候拳头可比道理管用多了。

    这个主意是李溪亭想出来的,最终以三比一的明显优势拍了板,不过还是要表扬一下左慈同志,这位老同志虽然身上有不少毛病,但该出头时也都没有退缩过,这不,他们这群实干派第二天便来到了五行山外围。

    李溪亭还是有些顾虑的,毕竟按左慈提供的信息,山里还住着一只道行不浅的大老虎,不过左慈昨天胸口拍的邦邦响地保证道:“那老虎精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从来只在他的一亩三分地活动,当年老子拔了他的老虎须,他也只把我追到五行山外围就不追了,好像这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李溪亭当时很想说恐怖的东西没有,倒是有一只猴,但想了想,被封禁了法力的猴哥,好像也算不得什么恐怖的存在。

    他们最后停在了山猫妖被干掉的地方,这里同样是凤头精被埋伏的地方,再没有哪里比这里更引妖注目了。

    左慈现在表现的很是洒脱,老同志就是不一般,不像小朋友们毛毛躁躁的,他左慈就是每逢大事有静气的代表。

    左慈大气地一摆手:“你们先躲起来,要是妖怪来了就赶紧来救我,特别是你小子,老子这都是在给你擦屁股,没有老子,现在当诱饵的就是你了。”

    左慈这句话说的确实没错,李溪亭也很认同,左慈真的帮了他不少,这个老不正经虽然很多事情上都不靠谱,但大事上确实靠得住。

    李溪亭用手做出ok状道:“遇到妖怪了你就吹我给你的竹哨,多用点法力,声音会更响。”

    虽然不太明白那个手势的意思,但左慈却莫名安心了些,真是有意思的手势,左慈心道。

    作别了左慈,李溪亭忽然想到了自家猴哥,都到了五行山,没道理不去看望猴哥,说起来,猴哥才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和靠山,虽然是“靠山吃山”的靠山。

    当然,抛开这层关系,李溪亭还是要去看望猴哥的,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

    “法坦大师,你应该知道我跟你说的徒弟不是小菁吧?”走在路上的李溪亭突然出声。

    法坦点了点头:“嗯,我当时只是想帮小施主解围,左施主虽然为人不错,但并不适合做小菁的师父,当然,既然收了小菁当徒弟,我自然会用心去教的,小菁也着实讨人喜欢。”

    听到便宜师父的夸奖,小姑娘还是很开心的,她得意地冲着李溪亭吐了吐舌头,那样子好像在说:“二狗,我又被师父夸奖了,不像你,都没有师父要。”

    李溪亭不理会小菁的鬼脸,他还是以一个成熟的成年男人自居的,他继续道:“这次来这里,我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带你看看那个与你有缘之人。”

    法坦面上并不如何惊讶,他双手合十道了句佛号:“阿弥陀佛。”

    又向前走了百八十米,李溪亭已经能够看到猴哥那撮裸露在山体外的荡漾飘逸的猴毛了,这里距离左慈真的不算远。

    “看到没,那就是我跟你说的有缘人。”

    法坦看着李溪亭手指的方向一脸迷茫,显然什么都没看到,倒是小姑娘反应很快。

    “猴子,我看到猴子了!”

    说着,小姑娘已经一溜烟跑了过去。

    李溪亭捂脸,这丫头变强后越来越疯了,以后他老爹怕都管不住他了。

    ……

    山的另一边。

    几个妖怪正在像人类一般开起了座谈会,只不过他们坐在主位的并不是大领导,而是那个狐妖。

    不像山魈仍旧维持一部分作为动物时的特征,也不像虎妖一般完全没往化形这条路上走,狐妖现在看上去就和人类一般无二,硬要说出不同的话,可能是没有哪个人类会长得像她一般极尽妖娆,她的一颦一笑都好像有着无穷魅力,可以迅速让那些一直不坚定的人精虫上脑。

    狐妖娇笑道:“那个左慈好像又来了呢,怎么样?我们要不要趁机把他解决掉?”

    “二姐怎么知道他来了。”山魈瓮声瓮气道。

    狐妖瞥了他一眼:“当然是因为我上次在他身上留的东西了,那个老不羞还真是勇猛呢,差点没治住他。”

    “可最后还是让他活了下来。”沉闷的声音从巨虎喉咙里发出。

    狐妖:“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我跟那和尚肉搏吧?我一个小女子,哪懂的打打杀杀。”

    巨虎的声音重新响起:“可我没办法离开这,你们知道的,这是与那些伪君子的约定。”

    山魈:“大哥放心交给我们,一个左慈而已,不会是我的对手。”

    巨虎:“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小凤,你也一起吧。”

    阴影中,一个面容扭曲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的背后生有一对肉翅,脚上尖利的爪子刺破了鞋底伸出七八寸长,这人当然不是原本的凤头精,若是李溪亭在此,肯定会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因为这分明是那猎户王平,或者说占据了王平肉身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