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6、灵山秃驴
    “二狗你看,这里有一只猴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住在山边,但平常时候刘员外根本不可能允许自己女儿往山里跑,所以这还是刘小菁第一次看到现实中的猴子,她却是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到的猴子可不是什么普通猴子,这猴子再怎么往低了说,也得是猴中之王,是开天辟地以来的最了不起的猴子。

    “哎哎哎,你懂点礼貌,这位以后很可能是你师弟,咱得管他叫猴哥。”李溪亭慌忙拉住刘小菁小声说道。

    小姑娘满脸疑惑:“哪也不对啊,那他该叫我师姐啊。”

    李溪亭想了想猴哥叫刘小菁师姐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娘呀太敢想了,到了西游后遇到的人和事都太疯狂了。

    “咱先不管以后,一会儿你得对他尊重些,他都好几百岁了,叫声哥不吃亏。”李溪亭循循善诱。

    刘小菁忙着看猴子,哪管李溪亭说的什么,她只管点头应是。

    走的近了,法坦也注意到了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随着越走越近,那种从李溪亭身上感受到的特殊感觉越发明显了起来,他也说不清为何会出现那种莫名的感觉,但他感觉与猴子的相遇就好像上天定下的宿命。

    “看来二狗没骗我,这个猴子才是我的有缘人。”

    有一说一,天天被“二狗二狗”的叫,李溪亭心中也积攒了不少火气,但占了二狗的身体,就得呈二狗的人情,他本是就叫这个名字,还真不好发作,不过李溪亭也打定了主意以后一定要把名字再改回李溪亭,改成别的也成,反正不能叫二狗了,不然以后自己牛逼了、飞黄腾达了,结果人家一开口就是二狗,他觉得自己那时候得崩溃。

    不过现在不是想名字的时候,李溪亭又用另一只手拉了拉法坦:

    “大师,咱是文化人,一会儿别猴子猴子的叫,真的不礼貌。”

    法坦摇头:“小施主,你着相了,有佛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那就是就是只猴子,贫僧为什么不能叫他猴子。”

    李溪亭一想,哎,真不愧是三藏前世身,就是会讲道理,想想三藏也没少叫猴子为“猢狲”,呵,果然欠揍。

    猴子乃是天产石猴,纵使失了法力,本身也是极不简单的,正在睡觉的他感受到地面传来的微弱震感,“噌”的一下抬起了头。

    一睁开眼睛,第一个映入猴子眼帘的便是阔别多日的李溪亭,猴子道:

    “小娃娃,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得了俺的金箍棒后就把俺给忘了。”

    李溪亭尴尬挠头:“这不是最近遇到些麻烦嘛,不说这个,我先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哪知猴子并不给面儿,他摆了摆手:“你今天怎么没给俺老孙带些吃食来,俺老孙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猴子,你喜欢这个吗?”法坦忽然开口。

    被人叫做猴子,孙悟空当然不太高兴,可当他看向法坦时,精神却恍惚了一瞬,再恢复后,对这个光头也不再那么反感了,他看向法坦手中,只见是一把炒熟的甜瓜籽。

    “你个秃驴莫不是戏弄俺老孙。”

    别看猴子说的难听,但这已经是比较客气的说辞了,自从被西方佛祖如来给镇压到这里,猴子对这些秃驴没一个有好脸色。

    法坦不语,他取出一粒瓜子扔入嘴中,随着咀嚼,法坦的脸上露出了极其享受的深情。

    看到这一幕,李溪亭内心直呼好家伙,原来这个面相老实的法坦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忽悠起猴来一套一套的,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吃了什么山珍海味呢,吃的太香了简直,李溪亭觉得要是法坦一直如此,那跟他一起吃饭绝对能多下两碗饭,这表现力可比前世某些美食博主专业多了。

    猴子看到法坦的样子果然上钩了,他伸手接过几颗瓜子,然后放到嘴中小心咀嚼,一时间,甜中带些咸的奇妙味道充斥于口腔,不自觉的,猴子也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

    李溪亭觉得诧异,他也捻起两粒瓜子,一个递给刘小菁,一个则放入了自己嘴中。

    “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啊。”李溪亭小声嘀咕。

    “嗯。”小姑娘也一脸茫然,显然是想不通法坦和猴子为什么露出那副表情。

    法坦不语,他心道:这猴子一看就知道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当然觉得好吃了。

    几口吃完剩下的瓜子,猴子也不好再发作了,他淡淡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要我帮忙么?”

    李溪亭问:“猴哥你能出来了?”

    猴子尴尬:“不能。”

    “咳咳。”李溪亭清了清嗓子,他道,“如果我们能把你放出来,你能不能做这位的徒弟?”

    “嗤——”

    听到李溪亭的话猴子便是一声嗤笑,他道:

    “若是这封印如此好去除,那我早便出来了,当年又不是没人试过,可根本没有办法。”

    “这些年还有别人来找你?”李溪亭惊讶,他一直以为这猴子人缘差,结交的也都是些酒肉朋友,没想到他还有真兄弟。

    猴子一边说话一边挠头,眼睛还不断乱瞟:“那是,我好歹也是一代妖王,有人来救不是很正常?”

    “难道是牛魔王他们?”李溪亭问。

    “那倒不是,她跟老牛他们不一样……”

    看猴子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李溪亭也不再问,他指着法坦道:

    “这位可不一般,若他真能把你放出来,你认他做师父如何?”

    “不成不成。”猴子面上很是犹豫,他道,“我与秃驴不共戴天,要是认了秃驴为师,岂非是认贼作父?”

    李溪亭摇头:“得罪了你的只有如来,就算范围面再扩大些,也不过是所有灵山的秃驴,你不能因为他们就对所有的和尚不满吧。”

    法坦虽然仍旧保持着微笑,但嘴角已经略显僵硬,作为出家人的他,对于灵山还是很崇敬的,但听听眼前这两人说的那叫人话吗?这一句一个秃驴的可把佛祖都给连带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