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27、不欢而散
    猴子对于秃驴可不是一般的排斥,自打他从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算起,也只有那个秃驴之祖能让他吃这么大的瘪,一百多年啊,他现在还没到一千岁呢!这么多年的仇怨加起来,怎可能是李溪亭随随便便几句话可以消除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猴子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李溪亭也拿出了大杀招,由于系统的提示,李溪亭是知道法坦的身份的,这位的来头并不比猴子小,他的前前世乃是如来座下二弟子,如来何许人也?那是佛祖!他的徒弟能简单的了?想必不是世间第一只金蝉也差不离了。

    当然,以上这些都不是关键,要是直接跟猴子说法坦也是灵山出来的,还是佛祖徒弟,猴子怕不是得直接骂娘,虽然这俩可能都没娘,李溪亭想说的是,金蝉子与那如来似乎并不对付,这可不是李溪亭的无端臆测,这是有些根据的。

    想想看,金蝉子好好的佛祖座下二弟子,在灵山的地位就和俗世皇朝的皇子没差,他好端端的为何要来取经?要知道,在他走完轮回化为唐三藏时,可已经是第十世轮回了,且不说他前九世要在凡间遭受多少苦难,单说最后成了佛的唐三藏,那还是原本的那个金蝉子吗?人死如灯灭,即使灵魂永恒可入轮回,但走完轮回的那个人还会是自己吗?

    佛修的确实是往生,但也不是这么个修法吧?金蝉子是欠了多少的功德多少的福缘,才得要用十世苦修来换取一个成佛的机会?想到前世听来的一个故事,李溪亭看向法坦道:

    “大师,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法坦虽不明白李溪亭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身为谦谦君子的他自是点头同意。

    “一日,佛祖在灵山讲道。他的座下二弟子金蝉忽有困惑,他问:‘善恶怎辩?’

    佛祖答:‘始有天地,后生善恶,救人者善,杀人者恶。’

    金蝉更为不解,他又问:‘若杀灭世之魔,解众生于倒悬,此是善是恶?

    若救灭世之魔,陷众生于水火,此是善是恶?‘”

    讲至此,李溪亭的故事戛然而止,充分发挥了一个断章狗的本质。

    刘小菁听得入神,十二岁的年纪,又生在妖魔鬼怪横行的西游世界,她本就对这些神话故事感兴趣,见李溪亭不说下去了,她急道:

    “你怎么不说了,接下来佛祖怎么回答的?”

    李溪亭不理小姑娘,他看向法坦,问:“大师以为如何?”

    法坦平静道:“惩恶扬善,除魔卫道。”

    李溪亭点头:“可佛祖并未再作答,他把那二徒弟金蝉扔下来凡间,美其名曰自己体会善恶种种,可我看来,这不过是变相的惩罚罢了。”

    法坦不语,作为出家人,佛祖在他心中的形象不可动摇,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信仰。

    “那金蝉好样的,若俺老孙与之相遇,定要与其把酒言欢,结为异性兄弟。”猴子说罢又看向法坦,“你这和尚,明明与那如来老儿佛理相冲,又何必如此维护于他,像那种容不得人的家伙,纵使你日后到了灵山成了人人念诵的真佛,也不过落得和那金蝉兄弟一样的下场。说起来那金蝉也算是妖神,果然还是我们妖族更有气魄些。”

    对于猴子的话李溪亭不与作评,主要是怕被打,他转移了话题道:

    “你们可知那金蝉入了轮回后,今生今世可在哪里?”

    三道视线齐齐汇聚于李溪亭,显然都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李溪亭也不卖关子,反正关子已经卖到位了,他直接指向法坦,道:

    “法坦大师,我说你就是那金蝉三世身,你可相信?”

    法坦一怔,然后笑着摇了摇头:“我便是我,何苦钻研前世今生?”

    “你倒是个不拘一格的和尚。”猴子说着眯起了眼,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金芒,再看向金蝉,猴子的面色略有动容。

    看到猴子的异动,李溪亭循循善诱:“怎么样?若是猴哥你同意当他徒弟,那他便可以尝试把你救出来,很划算的。”

    “小娃娃,你变了。”猴子忽然道。

    李溪亭心下一紧,他以为猴子发现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了,但一想,自己以前应该也没见过猴子啊,不应该啊。

    猴子继续道:“你不可爱了,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拜那和尚为师,直接把我救出来,我给你们弄来蟠桃灵丹、琼浆玉液不好吗?”

    一听这话,李溪亭脸都差点绿了,那些宝贝当然好,可要是猴子出去后仍旧胡作非为,那他这个把猴子放出去的“幕后黑手”可就要彻底凉凉了。

    一瞬间,李溪亭都想直接拉着法坦离开了,定时炸弹啊这是!不仅如此,李溪亭忽然想到,既然猴子是那些大佬们博弈用的棋子,自己这个搅局的岂不是也很危险?他现在都开始打算放弃救猴哥出去了,西游好危险,老子好怕怕!

    “你这猴子,实在缺乏管教!若你不拜我为师让为师好好教导你为人处事的道理,我说什么也不能放你出去,这是对众生的不负责。”可能是猴子的话起了反作用,法坦突然道。

    “说的好哎!”李溪亭心中欢呼,他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矛盾,可能这就是风险与机遇并存时的心情吧。

    猴子眯眼:“你这秃驴,怎敢威胁俺老孙?你可知我乃是一百多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不知!”法坦一甩袖袍,“好好反省一下吧。”

    见法坦转身便走,李溪亭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只留猴子一个人在后面哇哇大叫。

    哦对了,刘小菁好像很喜欢猴子,也留了下来,她冲着李溪亭他们喊道:“你们快去快回啊,我想跟猴子……猴子哥哥玩一会儿。”

    见李溪亭跟了上来,不等李溪亭开口,法坦便道:

    “二狗施主,你之前可没说过要给贫僧介绍的徒弟是这么个大妖王啊!”

    李溪亭一愣,这确实是他的疏忽,普通人见到大妖王害怕也是正常的,但关键是您普通吗?

    李溪亭解释:“这不是想给大师您一个惊喜吗?您难道没觉得他很特别吗?咱们要不再谈谈?”

    事关两个传说级任务,李溪亭不想这么轻易放弃。

    法坦的脸色有些苍白:“贫僧确实感觉与那猴头有缘,不过那缘分似乎未到,而且听你的话,似乎这一切都是佛祖的安排,我不能轻易打乱,这是对众生的不负责。”

    李溪亭还想再劝,法坦摆手:“不用再说了,贫僧观那猴头野性未消,也许这也是佛祖给他的考验,若真的让他逃了出来,到时他再次为祸苍生怎么办?我们都难辞其咎!”

    见法坦说的坚决,李溪亭也只有闭嘴了,而且法坦说的很有道理,他李溪亭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都担心承受不起释放猴哥的下场,法坦站在苍生方面就更是如此了,自己还是心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