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怪物速度极快,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已到了李溪亭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多亏李溪亭这段时间并没有荒废了棍法的练习,几乎是下意识的,李溪亭便举起金箍棒横扫而出。

    这一棒的力道很大,那怪物眼中寒光闪烁,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棒并不闪避,反而伸出直直撞了上去。

    “砰!”

    一声巨响过后,李溪亭被金箍棒的反作用力给带的抛飞了出去。

    而那怪物更是凄惨,起码表面上如此,虽然把李溪亭给击飞,但那一棒也打在了怪物的肩膀上,只这一下,便已经把怪物的半边身子给打得凹陷了下去。

    李溪亭艰难起身,饶是他现在勉强堪比漫威里美国队长的体质,此时也被摔的七荤八素,连脏腑都好像错位了一般传来阵阵疼痛。

    抬头看向那披着王平“外衣”的狰狞怪物,饶是放言敢喝白龙马尿的李溪亭内心也是一阵阵犯呕,只见那坨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人形的东西不断扭转身躯,他那只健在的手不断掰扯着被打烂了的身躯,好像要把那半边身子也掰扯成人形一般。

    李溪亭当然不可能干看着,强忍着内心的恶心,李溪亭提起金箍棒便冲向不断扭转身躯的怪物。

    那怪物虽然已经丧失人性,可却并没有失去活动能力,用仅剩的完好的半边身体,他或抓或挠,用的全是搏命的手法,一时之间,李溪亭竟然落入了下风。

    而另一边,法坦和山魈也已经打出了真火,准确来说,应该是山魈对李溪亭十分上火,而法坦在竭力阻拦山魈上火,这两位的打斗一点也不输李溪亭他们。

    只见身高七八米的山魈仗着身高优势,不断对着一米八出头的法坦又是拍又是踩,而法坦则鼓荡起全身肌肉一手捏发印给自己加BUFF一手挥舞着降魔杵不断给山魈“修脚”。

    山魈体型庞大,力量也极其惊人,但身法却算不得灵活,相比之下,法坦就显得游刃有余多了,抽出空闲,法坦竟然还开始念诵起了佛门往生咒,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法坦的声音并不大,甚至于与怪物打成一团的李溪亭压根没听到,但怪物却因此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见怪物出现异动,李溪亭忙抽身跳出战场小心戒备,可那怪物只是不断哀嚎,李溪亭仔细去听,竟然发现从怪物身体里发出了两种声音,一个李溪亭很熟悉,正是猎户王平的。

    如此,局势几乎彻底倒向了李溪亭一边,当然,李溪亭纯粹是靠大佬带飞,能打能抗能加BUFF,现在连DEBUFF都甩了出去,简直全能王,不像某左姓男子,当个诱饵都能当出问题,直到现在仍一脸荡漾地被捆缚着,也不知道梦到了些什么。

    见局势不妙,狐妖终于放弃了吸食左慈阳气,她倒也不担心左慈逃跑,放下左慈便走向了战场。

    狐妖并不擅长正面搏杀,但却极其擅长魅惑之书,左慈之所以没能吹响口哨便着了道,便是因为狐妖的魅惑之法,当然,有了防备心的左慈本不应如此不堪的,但奈何上次狐妖在他身上留下了禁制,是以这次左慈连吹哨的时间都没坚持下来又陷入了自我编造的温柔乡中。

    狐妖显然也知道法坦才是这里最难对付的存在,她娇笑一声走向法坦,一边走一边还不断解开衣服上的束带。

    “圣僧,你身上真是很好闻呢,上一次遇到你,小女子便想吃了你呢。”

    不知道为什么,李溪亭感觉这狐妖口中的“吃”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吃,怎么说呢,你见过哪个妖怪吃人前还要先让自己“坦诚待人”的。

    此时此刻,李溪亭这位十二岁少年的纯真心灵好像被这狐妖的无暇酮体给荡涤了一番,真的是多一分略肥,少一分又太单薄,李溪亭这个自诩没发育完全的少年在看到狐妖洁白的身躯后,一双眼睛真就好像金属遇到吸铁石一般被牢牢吸在了上面。

    “贫,贫僧要告诉小菁。”

    很不合时宜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李溪亭猛地打了个哆嗦,本不信佛的他也在心中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好像这样就能让他心智坚定一些似的。

    “小菁是谁?圣僧可要与我说说吗?难道我不如那小菁?”

    狐妖空洞轻灵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并不寻常,虽主要针对的是法坦,但李溪亭仍感觉心神一阵摇晃,几乎是咬紧牙关,李溪亭努力挤出来几个字:

    “你算个屁,如何和她比?”

    “哦,小弟弟也很有趣呢?”听到李溪亭的话,狐妖顿时转移了目标。

    李溪亭这时真想自戳双目,再把双耳也给戳穿,但他怕疼,所以还是作罢了,努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但狐妖飘忽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响起,几乎让他不能自持。

    “你,你若是能坚守本心,贫僧便不告诉小菁了,否则,你,你就完蛋了。”

    法坦威胁的话再次响起,李溪亭本来逐渐迷茫的眼睛又重新恢复了一丝清明,不得不说,这和尚真是能抓住事情的本质、抓住一个人的内心,真就把李溪亭拿捏的死死的,只可惜,他一而再的出声也惹恼了狐妖,狐妖又重新把矛头指向了这个最难缠的和尚,一心多用之下,即使是这个帅气老光棍,如今也只能念诵起清心咒勉励支撑。

    没了往生咒的影响,那怪物体内凤头精的灵魂又重新占据了主动权,疯狂暴戾的气息又重新出现在怪物的眼中,他的肌肉被强行扭曲出一个夸张的弧度,背后已经不再对称的一对肉翅猛的朝后一扇,他的身形便犹如炮弹一般砸向了李溪亭。

    李溪亭不比法坦,抵御狐妖的精神侵袭已经让他耗去了极大心神,如今一个反应不及,李溪亭直接被怪物那张几乎算是爪子的手掌拍飞了出去

    这一掌拍在了李溪亭胸口,纵使他现在已经算是修道者的体质,受了这一巴掌后他的内脏也几乎被打烂,就连心脏也有一瞬间的停息。

    李溪亭艰难的喘息着,地上还有一大口他刚刚吐出的鲜血,那是由于内脏破裂产生的内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