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31、二郎显圣
    虎啸山林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极巨的压迫感降临在每一个人心头,纵使是那些妖怪们,此时也露出了一脸的惊恐表情。

    李溪亭与法坦看向五行山深处,那里是震动的源头。

    “放开他们,否则你们都要抵命。”

    妖未至,声先至,李溪亭二人握住武器的手指微微发白,显然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不多时,一只身高足有七八丈的庞然大物从山后走出,那是一只斑斓大虎,他那双棕黄色的眸子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冰冷、霸道,就好像巡视自己领地的王一般。

    李溪亭有些不知所措,面对这种小山一样的怪物,他实在没有获胜的信心,李溪亭感觉,自己还不够人家一巴掌拍的呢。

    法坦的表现要好的多,他虽面色凝重,却终究没失了方寸,先是施了一礼,法坦方才开口:“虎山君所言当真?”

    “我只是山中得道的一只老虎,当不得山君的称号,叫我一声寅便可。”说罢虎妖眸子低垂,似在思考,片刻后他点了点自己硕大的脑袋,“你和那持棍的小子可以离开,但那个胖子要留下,总要有人为我兄弟偿命。”

    “寅施主,我们恐怕不能答应。”法坦说着又施了一礼。

    寅的眼中露出一抹轻蔑,他舔了舔那双猩红巨舌,道:“我可不是在跟你们打个商量,若不同意,可就没有机会了。”

    李溪亭虽然怕死,但也不至于卖友活命,他也提棍站到法坦身侧,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很好!嗷…吼……”

    寅一声咆哮带起滔天巨风,直刮得二人睁不开眼,云从龙风从虎,并不是说说而已,虎妖不比寻常妖魔,他们天生便有着强大的种族天赋,始一成精便不是寻常修道者可以对付得了的。

    二人依靠在一起艰难抵抗着呼啸的狂风,显然,他们并不是虎妖对手,纵使二人合力,也不会是寅的一合之敌。

    似乎是终于被磨去了最后一分耐心,寅虎躯一躬,强壮健硕的后肢骤然绷紧,虬结的肌肉令人胆寒。

    寅猛然跃出,虎啸之声传遍五行山,饶是在远处和猴子玩起了翻花绳的刘小菁也在此时抬起了头。

    战斗没有持续太久,当然不可能持续太久,双方的实力差距,注定了这只能是单方面的碾压,只不过,这是对寅的碾压。

    看清眼前的人,寅的目光中先是闪过一丝不甘与愤怒,紧接着便是无尽的绝望与恐惧。

    狂风辄止,李溪亭睁开眼睛,却见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寅正匍匐于不远处的平地之上,那模样,比起一只讨饶的小猫咪也没有什么两样,而他的面前则正站着一个男人,此男人一身装扮十分有辨识度,虽从未见过面,但李溪亭却一眼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他的身影,也逐渐与前世的一首诗重合在了一起,正是那——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

    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

    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斧劈桃山曾救母,弹打棕罗双凤凰。

    力诛八怪声名远,义结梅山七圣行。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赤城昭惠英灵圣,显化无边号二郎。

    “二郎神!”李溪亭几乎是下意识惊呼出声。

    对于被叫出名字,二郎神似乎并不如何惊讶,他凝眸看向李溪亭,同时,额上的第三只束眼慢慢张开。

    只一瞬,李溪亭便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透,甚至于自己的灵魂,他心下大骇,却不敢动弹分毫。

    法坦皱眉,刚才,他也有种被直视灵魂的感觉,那感觉并不好受,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如此窥视,但他刚要上前,便被二郎神打断了。

    “金蝉长老,倒也不对,但无论如何,今天我并非来寻你,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说吧,也不知二郎神使了个什么诀,法坦与左慈便齐齐仰面倒了下去。

    那寅更害怕了,他的身躯不断颤抖,好像预感到了自己的死期一般,毕竟么,不管是自己就是二郎神的目标,抑或是那个还没晕倒的少年是他的目标,自己都不像是能有善终的样子,第一个好理解,第二个也不难想到,你看,那些二郎神不打算解决掉的现在都睡过去了,那自己这个唯一清醒的岂不是留着灭口?

    似是看出寅的想法,二郎神本就冷峻的面容露出一抹冷笑,他道:“你这虎妖为何出来?我不是让你待在那山林深处永不得离开半步吗?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寅连忙垂下头颅,他颤声解释道:“我的几个兄弟就要被他们杀死了,我也是一时心急,以后必不会再犯。”

    二郎神凝眸片刻,终究没有下了杀手,他道:“带上那几个妖怪滚回去,再让我知道你们出来闯祸,后果你清楚的很。”

    寅一时间如蒙大赦,他忙衔起不断抽搐的山魈与瑟瑟发抖的狐妖,犹豫了下,又想去带上那坨怪物,却不料二郎神眸射金光,只一瞬,便让那怪物化为了一团血水。

    “把你吞掉的灵魂都给我吐出来,你过界了。”二郎神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寅慌忙施展神通,若是李溪亭现在开了阴阳眼,便能看到七八道或清晰或晦暗的灵魂从他口中钻出,那些灵魂大多浑浑噩噩,只有一样貌五十多岁的壮汉有些不同,但也只是在脸上多了些愤怒痛苦的表情。

    二郎神本不是掌管阴间事的神灵,但却可以凭借唤神之法招来当地城隍,只消片刻的功夫,城隍便诚惶诚恐地带着这些孤魂离去。

    这期间,寅丝毫不敢动弹,这只小山般的巨虎在正常人大小的二郎神面前,表现的就如同一只小家猫一般,甚至更为听话。

    待城隍离去,二郎神对着寅屈指一弹,一道金光转眼间莫入寅的身体之中。

    “你若再行无端祸事,便会形神俱灭,好自为之吧。”

    寅脸色很是难看,一张虎脸几乎纠结成了一团,但他不敢有任何不满,反而是躬身谢过后才敢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