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西游:开局遇到猴哥 > 章节目录 34、傲来国
    一身青衫的李溪亭随意找了个座位,要了壶酒,又要了些小菜,李溪亭便一个人自顾自吃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以前他不饮酒,但现在他觉得这酒倒也是个好东西,前世那些酒要么太烈要么不好喝,这里的酒就很好吗,甜甜的,跟饮料差不多,更关键的是,喝得多了同样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不愉快的事。

    自打脱离五行山地界算起,至今已有一个月时间了,这一路上,李溪亭根本没什么停歇,除了必要的打坐休息,他的时间全用在了赶路上了,可饶是如此,他也没能追上法坦或者左慈中的任何一个人,一路上他也打听过两人的情况,可开始时还能听到与两人相关的消息,但七八天后,可真就是一丁点儿消息也无了,至此,李溪亭也算是绝了追上两人的念想。

    现在,李溪亭也有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去猴哥的老乡去看看,按理来说,那里现在应该很安全,而且有金箍棒在手,那些猴子怎么着也得给自己个面子不是,倒也是个休闲旅游、调整心情的好去处。

    按照时间,现在距离大唐时期,也就是取经伊始还有好几百年的时间,李溪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穿越了这么个不尴不尬的时间,但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如今正是三国混战的时期,三国各占据东胜神州部分面积与南瞻部洲绝大部分面积,而李溪亭此时正处于南瞻部洲与东胜神州的交界处,不过要想再往前行,便需要走水路了。

    吃饱喝足,李溪亭唤来店小二道:“咱这附近有没有去往东胜神州的船啊?”

    店小二很是客气,听了李溪亭的话,他笑着道:“客官说笑了,咱们这与那东胜神州傲来国常有往来,怎么会没有去往那里的船呢。”

    听到这话,李溪亭大松口气,也是,连只猴子都能从花果山一路漂洋过海到西牛贺洲学艺,他一个四肢健全的人类,没理由连这一半的路程都走不了啊,看来这个世界出远门也不是特别难的一件事,当然,前提是出远门的人不是唐三藏那个人形自走妖精吸引器。

    与店小二打听了更多的消息后,李溪亭便去找对方口中的商船。

    这里世道还算清明,前方战事虽然吃紧,但这里似乎并未收到太大波及,也正因为此才有商队出海经商,否则的话,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谁还管那些活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物事作甚。

    谈好了价格,李溪亭便一个人坐到了大船甲板的一角,这里人比较少,他可以静心修炼。

    过了一个时辰,船便启程了,这也可以看出这条海上商路的繁华。

    前世今生第一次坐海船,而且还是木质海船,这种体验还是蛮新奇的,是以李溪亭也停止了修炼。

    由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工业污染,所谓神仙斗法威能再逆天也不可能发出辐射,是以这里的空气极好,景色也很是不错。

    呼吸着咸腥的空气极目远望,一种天高地远的辽阔之感充斥在李溪亭心间,也让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些。

    “小伙子一个人?”

    一道浑厚又磁性的声音响起,李溪亭扭头,只见一个续着常常须髯的男子缓步走来。

    李溪亭点点头,并未多言。

    那男子捋了捋胡须又道:“这世道可不太平,一个人路可不好走,方便的话能与我这个老头子讲讲你要去哪吗?当然不说也可以,只是随便聊聊。”

    想了想,李溪亭道:“去散散心,硬要说的话,也算是去好友的故乡拜访一番。”

    男子听了大笑:“果然是少年郎,真是好兴致!年轻时老夫也喜好到处游逛,长大了就不成了,还要养活家人,便不自由了。”

    似是被对方的笑声感染,李溪亭也指着大海大笑道:“这么大的海任你遨游,还不算自由吗?”

    男子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这可不算自由,这是生活。”

    两人颇为投缘,一路上又聊了许多,李溪亭也知道了男子的身份,男子是傲来国遣往中原的使者,与李溪亭本来以为的商队成员倒是有些区别。

    李溪亭虽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但也说了个不真不假的身份,在他的描述下,他成了出师后四处巡游的行脚大夫,而且,他也舍弃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字,改为了李溪亭,某种程度上来说,李溪亭这点倒说的全是真的。

    到了傲来国,这里给李溪亭的第一感觉就是民风强悍。

    这里的道路上很少见到在中原地区常见的摊贩小吃,取而代之的则是来来往往不断巡查的士兵,但是如此倒也得不到民风强悍的评价,最为令李溪亭在意的是,李溪亭感觉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男女老少,他们的眼神中都有种狠戾之感。

    倒不是说他们都是些穷凶极恶的恶人,而是说他们大多数人身上都有一种行伍之人身上特有的气质,那是种上过战场直面过死亡的气质。

    “吴老哥,我们就此告辞吧。”李溪亭冲着吴德拱了拱手,他很感谢对方给自己介绍这么多的当地风土,但他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一个普通人去。

    吴德一愣,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要离开,船上时且不说,但这半日来,他带着李溪亭一路吃喝一路闲逛,俨然一副导游的姿态,当然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作为傲来国使者的他,回国后的第一时间不去面见国王,而是陪着一个少年瞎逛,这显然不正常。

    犹豫了一下,吴德道:“我倒也不是刻意接近小兄弟,当然,小兄弟为人确实豪爽,而且博闻广记学识渊博,若是平时,我肯定是要跟小兄弟结成忘年之交的,但哥哥也不瞒你,在得知你是一名有家学传承的小神医后,哥哥确实有所请。”

    “吴老哥但说无妨。”

    吴德叹气:“我这次出海,虽名为与海外吴国缔结同盟,但其实中原三国实力极其强大,他们也实在看不上身处海外的傲来小国,我这次的真正目的,乃是为国主寻一良医,只可惜,在我得知华神医的消息后,他便已经遇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