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给傲来国主治病有多大风险后,李溪亭再看向这个浓眉大眼的吴老哥也再不感觉亲切了,这货之前什么关键信息都没跟自己说清楚,合着给人治个病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了?这特么跟那些前世新闻上医闹的有什么区别?不对,这个更狠!

    “我恁爹!”没来由的,李溪亭就是想爆句粗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吴德显然没听明白这带着明显地方口音的话语,他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很棒棒!”

    李溪亭不想跟他啰嗦,他拍了拍吴德的肩膀便向外走去,呵!治病?谁爱治谁去!老子不伺候了。

    但李溪亭刚走出大殿,便看到之前跟着傲来国主离开的四个“大人”中的一个站在门口,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李溪亭对其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他只淡淡扫了对方一眼,便又自顾自地向前走。

    “小先生想去哪里?”那名身形瘦小的“大人”忽然道。

    李溪亭停下脚步,他头也不回道:“我去散散心,可以吗?”

    “这恐怕不行,再过几个时辰陛下就要用膳了,到时候你要随我一同去与陛下共进晚宴。”

    共进晚宴?李溪亭心中冷笑,怕不是断头饭!

    没有再废话,李溪亭继续朝前走,本以为傲来国这个西游记中赫赫有名的国家会是什么太平清明的地方,没想到竟然摊上这么个搞笑的国主,还有这么奇葩的几个大臣!这种家伙,自生自灭去吧!真不知道这些个家伙霍霍了多少真心看病的大夫了!

    李溪亭脚步不慢,心情不爽下,李溪亭的速度其实跟一般人跑起来也差不了多少,但即使如此,那个看上去弱不经风的大人竟然瞬间挡在了李溪亭的身前。

    真的是瞬间,李溪亭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干瘦老头便又到了自己眼前。

    李溪亭眯眼:“大人什么意思?”

    那老头只是笑道:“小先生恐怕不能随便离开,还是与我一同等在这里吧。”

    “就这么一直傻傻站着?”李溪亭虽然心中极度不慢,但也不敢随便轻举乱动,毕竟这个老家伙明显不正常,在没有摸清对方的跟脚下,他不愿意轻易动干戈。

    “这倒不用,小先生要是想找个休息的地方,可以与我来。”

    ……

    李溪亭不是没想过逃跑,但是看到门外站着的老家伙与十几个披甲执锐的士兵,他又很识趣地打消了这个念头,没办法,形势比人强,饶是自认为是天命之子的李溪亭,如今实力不济时也不得不低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李溪亭乖乖等在这里,那便是他又接到了一个任务。

    每日随机任务:行医

    任务介绍——医者仁心,宿主作为医术高超的凡世神医,应以慈悲为怀,应把每一位病人的安危放在首位。

    任务奖励:逆天点数20,系统商店商品刷新。

    这次任务的奖励出奇的丰厚,李溪亭当然很眼馋,不过他也大致明白了任务的奖励机制,那就是多大的机遇便伴随着多大的风险,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让任务从自己指尖溜走,反正猴哥的金箍棒还在自己身上,他保证自己不是故意不归还的,他想还来着,但他在与金箍棒友好洽谈后,得知金箍棒本身不愿回去,所以才继续把它带在身上的,李溪亭保证这都是实话。

    说是与傲来国主一同用膳,结果天真的李溪亭又被骗了,到了地方,他就被单独分配了一个小木桌,人家国主以及大臣桌上都是些叫不上名字的好东西,而李溪亭桌子上则全是水果,愣是连一点荤腥都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盛产水果,特么的水果不要钱的吗?

    吃完一顿不爽利的饭,李溪亭也要开始他的正是工作了,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他虽然现在也可以称得上一声神医,但谁知道这傲来国主得的病它到底正不正经,要是不正经,那他怎么办?比如说得的是曹操那头疼病,那就算让华神医过来恐怕也还是一死。

    不过治病时这傲来国主倒是没有原著中的朱紫国主那般娇气,他倒不用来个悬丝诊脉,但他也没人家大气友善啊!

    李溪亭从猴子那里得到的能力是正经中医,在看完面向号完脉后,李溪亭皱起了眉头,不是对方得了什么治不了的病,恰恰相反,李溪亭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得病。

    犹豫了片晌,李溪亭还是开了口:“陛下,经我判断,陛下身体应该无恙才对,可否与我讲讲陛下平时都有哪些不适?”

    陛下面上并无太多神色,似乎根本就没对李溪亭的医术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听闻李溪亭的话,他摇了摇头:“小先生,我只要一入睡便会做噩梦,每夜都会从梦中惊醒,这段时间症状尤为严重,已经许久没有睡个囫囵觉了。”

    “仅此而已?”李溪亭惊了,就这么个症状,而且说的是不能睡个囫囵觉,那说明还是能睡着的,这特么前世天天被闹钟吵醒,那不是也不能睡囫囵觉吗?怎么感觉这老东西要死要活的?

    傲来国主抬了抬眼皮:“最近我感觉身体也愈发没劲了,整天昏昏沉沉的,有时还会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李溪亭心中警惕。

    傲来国主点头:“嗯,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有时我会看到一些很是虚幻的影子,那影子有的站立有的蹲坐,形似人,却又不像是人,每每我想看清他们的面目,却什么都看不清。”

    李溪亭犹豫了一下,道:“我说句话您老别生气啊,我觉得您老可能是睡觉睡得糊涂了,你看到的那些影像可能只是梦境罢了。”

    傲来国主斜瞥了李溪亭一眼,然后竟然一言不发地起身边走,李溪亭惊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放弃治疗了?啊不对,这是把自己给放弃了?妈的,前世都是治病的是大爷,怎么到了这自己好不容易成了给人治病的,特么的看病的不仅是大爷,而且还特么的是一个难伺候的能要人命的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