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溪亭小心翼翼溜出猴子窝,不得不说,这些猴子还是相当警惕的,一路上李溪亭没少被或站岗或巡查的猴子发现,但不出意外的,这些猴子全部都被李溪亭给轻松解决了,当然不是直接杀了,李溪亭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怎么说也是猴哥的猴子猴孙,不看僧面也要看猴面不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至于那些叛变了的猴子最后会被猴哥如何处置,这便不是李溪亭要去关心的了。

    你问李溪亭是怎么从笼子里逃出来的?这点李溪亭本来也没想到,他见说服不了看管他的小猴子,便直接唤出了金箍棒,没想到只几棒子下去,这金属笼子便散了架,然后就更简单了,李溪亭怕把猴子打死,连金箍棒都没用,只三拳两脚便把小猴子给干晕了。

    逃出生天后,李溪亭心情难免失落,太扫兴了啊!本来还以为会被那些猴子给当成大爷给供起来,没想到最后竟是这么个结果,这才多少年,猴哥的名头便已经不好用了,说句实话,李溪亭感觉猴哥这点真挺逊的,也许猴哥个人实力很强,但这种经营养成类游戏玩的真不咋地。

    叹了口气,李溪亭抬脚走向自己停在海岸边的小木筏,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又要和心爱的小木筏见面了,当然是心爱的小木筏了,不然能大老远的游泳拖过来嘛!

    然而,李溪亭忽然听到身边树林里传出一些“簌簌”声,他神情一紧,本能以为是那些傻猴子们来堵自己了,但待得“簌簌”声靠近,李溪亭却发现来的是人类,不管怎么说,人类的声音和那些猴子的声音还是相当有辨识度的。

    “这些猴子真是难缠!真是怎么剿都剿不灭!”

    “是啊,只要把这些猴子全部宰了,以后花果山就彻底是我们的天下了,而且你别说,猴脑味道还真不错。”

    “别光想着吃,猴子能活捉还是活捉,卖给那些玩马戏的也能弄到不少钱。”

    “还是要小心些,虽然这些猴子没什么战斗力,但发起疯来还是很危险的。”

    “你小子被猴子挠了一下就这么胆小了?太逊了吧!”

    “你再说一遍!”

    “好了好了,都小声点。”

    ……

    通过声音,李溪亭能够判断出来人共有五人,听他们的话,李溪亭觉得他们应该是傲来国来的猎人,而他们的目标,则是花果山上的那些傻猴子们。

    李溪亭也能理解,不仅理解猴子的行为,也能理解猎人的行为。

    这个花果山以前还好说,有孙悟空这个大妖王的存在,不会有任何人胆敢来打花果山的注意,但猴哥这不是消失一百多年了吗?连他的猴子猴孙都把它给忘了,更何况这些寿命并不算长的人类呢?一百多年下来,人都已经经历了五六代了,有的能生的七八代了都说不定。

    这也就导致花果山这个本来属于猴子们的后花园,现在几乎成了无主之地,那自然是谁的拳头大谁来享用这个好地方,其实猴哥在时也是一样,他不也是用拳头压服的其他人与妖么。

    所以说,猴子们是抱着保护家园的心思来反抗这些入侵者的,而那些猎人,则纯粹是因为利益。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真的说不上谁对谁错,只不过,李溪亭毕竟与猴子王相识,既然叫对付一声猴哥,李溪亭此时就不可能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李溪亭又不打算离开了,他准备先留下来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以李溪亭的能力,想要躲过这些普通人还是十分简单的,三两下的,他便窜上了一颗足有二三十米高的大树。

    “奇怪了,刚才我真的好像看到这边有东西。”

    “难道是猴子?”

    “猴子也不可能跑得这么快吧?”

    “算了,继续向前,注意别发出太大声音。”

    看着下方的几个背着弓箭握着开山斧的猎人,李溪亭若有所思。

    经过观察,李溪亭可以确定这几个人绝对只是普通人,但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些花果山的猴子是否太过不给力了些?是,花果山的猴子确实不是每一只都开了灵智成了妖怪,但一路上李溪亭还是见过,或者说打晕过几只的,都是妖怪了,却连几个仅仅只是凡人的妖怪都对付不了,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要知道,就算是前世的狒狒群也不是等闲几个猎人敢轻易招惹的啊!

    见猎人走的远了,李溪亭又轻手轻脚地从树上爬下,虽然没有学过跟踪,但猎人显然也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李溪亭就这么不紧不慢地缀在他们后面,他们也根本没有发现。

    花果山猴子不少,虽不如西游记小说里说的那般有“四万七千口”,但数千只应该还是有的,而且猴子又是一种极其好动的生物,所以很容易便与几个猎人撞了个正着。

    这些猴子对付起猎人可没有对付起李溪亭来得轻松,几乎是在猴子发现猎人的一刹那,猎人也发现了猴子,根本没有任何犹豫,走在最前面的那名带队猎人便张弓搭箭,猎人臂力显然不错,弓箭也用得很是娴熟,弓成满月,猎人拉弓的手一松,箭矢便呼啸着飞向正欲大喊的猴头。

    李溪亭视力很好,眼力也很是出众,他能判断出,这一箭若是不出意外将会直接射中猴子的头颅,几乎是本能反应,李溪亭抄起一块石头便丢了出去。

    石头速度很快,带起的破风声甚至压过了呼啸的箭矢,由于距离不算远,石头的飞行轨迹几乎成了一条直线,并且直直砸在了飞行箭矢的箭身之上。

    箭矢受到干扰立时偏移了角度,本应射在猴子眉心的箭矢最终贴着猴子的头皮飞了过去。

    猴子大惊,一时间“哦哦哇哇”的猴子尖叫声传遍了整个树林。

    猎人们脸色难看,但却不是因为失了手,而是因为那枚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