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们对花果山的地形很是熟悉,显然是没少来这里霍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倒也不是只抓猴子,一路上遇到的兔子、鹿等小动物也都被他们给解决了,弓箭这玩意儿不像子弹,虽然有损耗,但毕竟能重复使用多次,倒是不必太吝惜。

    李溪亭不可能看着这边的傻猴子们就这么被干掉的,不管怎么说,开了灵智后的猴子也算是一个可以平等交流的智慧生物了,就真的不分黑白就被猎杀,实在是有些不人道。

    李溪亭觉得自己这真的不算是圣母,而是一个文明人应该有的操守,更何况还有猴哥那层关系。

    你看看要是换了前世那群动物爱好者们到了这会怎样?好吧他们可能也都是叶公好龙,真的看到动物说话了还不一定会怎样呢。

    猎人们虽然已经收获了不少猎物,可却根本没有回去的打算,反而继续朝着山里前进,李溪亭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因为他们马上就要进入猴子们的领地了,若是真让他们到了那里,猴子们就算再窝囊,肯定也会反抗的,因为那里有着许多他们刚出生的幼崽,除非他们无能到已经带着幼崽跑路了,但李溪亭不想去赌,也没必要,实力不济时需要借机行事,但既然自己确实比这几个猎人强,那么直接用拳头也是一种很好的解决方式。

    不再躲藏,李溪亭直接出现在几个猎人面前。

    猎人们也算是人类中的精英怪了,寻常小妖可能真不是他们五人的对手,但李溪亭可不是寻常小妖,以他的实力要是放到那个妖怪的山头论资排辈,怎么着也得整个小先锋当当。

    可能是顾忌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类的实力,也可能是单纯是不想直接对同类出手,猎人们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先分散开来把李溪亭给围在了中间。

    “你是谁?”为首的猎人甲开口问道。

    “我?”李溪亭想了一会儿,笑道,“你们可以把我当成动物保护协会的。”

    “什么动物保护协会?听都没听过!你最好老实点!”猎人乙说话的语气很是暴躁,他直接道,“你是不是之前那个放跑猴子的人!”

    听到这话,李溪亭十分大方地点了点头:“嗯,恭喜你猜对了,我正为这事来的。”

    猎人甲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李溪亭一番,他再次开口:“小兄弟为何要与我们作对,我们没有什么仇怨吧?”

    李溪亭点头道:“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仇,只不过我和这群猴子的老大有些交情,而且据我观察,这些猴子平时也不曾害人,何必要对它们赶尽杀绝?”

    猎人甲听到李溪亭说认识猴子的老大,瞳孔便是骤然一缩,他握住开山刀的手也随之紧了几分:“你与这些妖怪相识?”

    李溪亭皱了皱眉,确实,严格来说,猴子们确实要归为妖类,而这也是他最为难的地方,按理来说,作为人类的他本应帮助自己的同族,可是他在见过这些猴子后也确实觉得猴子们不算坏妖,他们即使是把自己当成了残害他们同族的猎人后,也不曾直接对自己下杀手,而是把自己关了起来,从这点来看,他们真的不算坏。

    而且,这些猴子怂的一逼又弱的一逼,人家区区五个猎人在它们后花园逛荡了半天了,结果他们一千五百多只猴子愣是没一个敢出来“吱”个声的,就这群弱鸡,李溪亭很怀疑他们是否有能力去做什么坏事。

    见李溪亭不语,猎人甲显然已经把李溪亭与妖猴们画上了等号,他对着身边几个兄弟使了个眼神,几个猎人便一起走动起来,没几步,几人便都把李溪亭列入了各自的攻击范围之内。

    感受到几人的恶意,他无奈叹了口气,他本想靠嘴遁解决的,可他终究不是漩涡鸣人,这些人也不是热血漫里的角色,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他们不会好好听自己说话的,既然如此,自己也只有拿出能够折服他们的东西了。

    在猎人甲的示意下,几个猎人率先出手,可能是距离近的原因,他们清一色使用的都是开山刀,虽然叫做开山刀,但这刀砍起人来也毫不逊色,这刀虽然刃口不算锋利,但胜在厚实,沉重的刀身再加上挥舞的力道,要是真要让这刀砸在身上,也绝对逃不开皮开肉绽、骨断筋折的下场。

    但他们面对的是李溪亭,一个小有成就的修道者,李溪亭找准时机,几个闪身便躲过了这并不算多么齐整的几刀,然后趁着他们未能收势之际,李溪亭又旋起身子“哐哐哐哐哐”踹出去五脚。

    这五脚蹬的并不如何重,起码看李溪亭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但五名猎人却像是一只只被扫飞的破布袋一般四散着飞了出去。

    李溪亭拍了拍手,然后走到明显应该是五人头头的猎人甲面前。

    猎人甲还想起身挣扎,却被李溪亭按住了脑袋,手中紧握着的开山刀也被李溪亭给轻松缴了械。

    其他猎人见状便要冲过来,但看到李溪亭拿着一把一尺半的大砍刀在猎人甲脑袋上不断比划,也全都停下了脚步。

    “你究竟想做什么?”猎人甲道。

    李溪亭:“我就是想让你们离开而已,没别的意思。”

    猎人甲还想挣扎,他问道:“你既然是人类,为什么要帮助这些妖怪。”

    李溪亭语气有些转冷:“你还是人类,为何要对我动刀子,我看你可不是单纯的想吓唬我啊。”

    猎人甲一时语塞,李溪亭也不再说话,他只是静静看着猎人甲。

    猎人甲似乎是被盯得有些发毛,他支支吾吾了好半天,终于在李溪亭的逼视下开了口:“我们也不是非要捕猎那些猴子,但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我们不能够随随便便离开。”

    “哦~为什么?”李溪亭心下不解,面上仍然冰冷。

    猎人叹了口气:“我们接了委托,报酬很丰盛,只要捕获或杀死五只花果山的猴子,我们便能得到一大笔钱,但相反的,要是没能完成任务,我们不仅得不到一分钱,还要付出双倍的报酬,我们没有这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