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章 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七章 百姓的政治代言人
    </script>    益州。

    蜀郡之北,一个高门大户之家,朱红色的墙壁上跌落不少,因为时间的缘故,掉落下来的墙皮上有一种岁月沧桑。

    门前的一对石狮子,不知道是经过了多少次的风吹雨打,早已经失去了曾经的光滑洁白,如今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这才是真正的贵族,而不是那些个暴发户将房屋建造的金碧辉煌来冒充贵族,上等人。

    这里仿佛隐藏在万丈红尘,属于真正的隐世,若是不注意观察,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察觉。

    李府!

    两个烫金大字,铁画银钩,大开大合,自有一股子大气。这座府邸已经存在四百年了,确切的说,这座李府远远比四百年要多的多。

    自从大秦帝国的丞相李斯被赵高所杀,李氏一族就逃到了益州。自李斯之后,一直传承到了今天。

    今天从来都很少有外客的李府,来了很多人。一年一次的法家交流会,在李韩二家轮流召开。

    去年是韩家,今年自然而然便是李家。客厅之中坐满了人,整个李家人满为患。这些人都是法家的代表,是法家的中坚力量,其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李宁望着快要坐满客厅的众人,心中的念头闪烁,如同浪花一样冲天而起,其眼珠子一转,道。

    “诸位都是同道中人,相互之间都有所了解,在这里宁就不一一介绍了。”

    瞥了一眼众人,李宁盯着其他人,道:“当今天下正处于乱世,不仅是九州之中的各大诸侯蠢蠢欲动。就连蛰伏四百载的诸子百家,如今也是纷纷出世。”

    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李宁神色微微一闪,盯着众人,道:“如今儒家已经出世,而兵家也是蠢蠢欲动。对于这个乱世,对于我法家,尔等可有看法?”

    “轰。”

    李宁的这一番话,给其他人造成了强力的冲击,天下大乱,就算是益州,也是切身的体会到了。

    特别是这些时时刻刻关注天下大势,意图搅动天下风云的诸子百家,其对于这种体会更加深了。

    “李师,在下以为当今乱世,对于我法家而言,是一个机会。”

    韩文神色凝重,其死死的盯着李宁,一字一顿,道:“如今秦侯已出,我等也当尽数而出,为我法家博一次!”

    随着韩文的话落下,众人的呼吸声不由的更加粗重了,只要是天下学子,没有人不爱荣华富贵。

    要知道,如今的法家已经蛰伏了四百载,如同这座宅子一样古老。数百年的蛰伏,已经让法家失去了始皇之时的锐气。

    四百载,太久,久的足以葬下一个轮回!

    “韩兄所言甚是,如今天下大乱,天下成战国之相,如此时刻,正是我法家出世,大显身手的最佳时机。”

    一旁的黑衣青年,其眼神透亮,听到韩文的话,神色一凝,道:“秦侯嬴斐与儒家关系不太和睦,这正是我等的机会。”

    “况且如今秦侯坐拥楼兰,汉中,巴郡以及凉并二州,其势惊人,大有席卷天下之像。只要在三年内,秦侯率军吞并益州,到时候秦侯嬴斐就真正的坐拥故秦之地。”

    “一旦此势达成,便可以行始皇一统关东六国之策,进而东向以争霸天下,兼并各大诸侯。”

    “所以说,这是我们法家崛起,摆脱这种苟延残喘的日子的绝佳机会,一旦成功,甚至于有可能取代儒家的地位。”

    ……

    随着韩文与慎重的开口,令一群心有戚戚然的家伙,在心底不由的生出了一抹野望。

    ……

    诸子百家中,如今只有儒家公然出世,其于荆州,以郑玄之名震慑世间。

    李宁心中清楚,这是儒家,在诸子百家之中,也只有儒家才敢这样做。这便是势,四百载积累的强大。

    “先秦之时,我法家冠绝天下,当时大秦之威,天地摄服。如今秦侯嬴斐已出,我等当博一次。”

    众人议论了良久,争吵了半天,最后李宁终于是拍板决定了下来。李宁之所以这样做,乃是因为法家与大秦,两者之间渊源颇深。

    在战国之时,可以说是法家兴,大秦强,李宁等人依旧相信,那怕四百年后,依旧会如此。

    “子轩。”

    “李师。”

    李宁深深地看了一眼韩文,其神色一转,道:“既然决定了要投奔秦侯,我等自然要准备一份大礼送给秦侯。”

    “由汝通知法家子弟,将益州各郡的路线图画下来,送给秦侯。”

    “诺。”

    这是一次示好,由法家向秦侯嬴斐放出的信号,同时也相当于一份投名状。

    ……

    战国时期法家先贤李悝、商鞅、申不害、乐毅、剧辛相继在各国变法,废除贵族世袭特权,可以使平民通过开垦荒地、获得军功等渠道成为新的土地所有者。

    通过这种方式让国人平民有了做官的机会,瓦解了周朝的等级制度,从根本上动摇了靠血缘纽带维系的贵族政体。

    在战国时期,平民的政治代言人是法家,因为法家的政治口号是缘法而治、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

    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法不阿贵,绳不挠曲、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

    李宁站在客厅的门口,目光飘忽不定。其自是清楚,在法家之中,自己的先祖李斯并不是唯一的。

    慎到的势、申不害的术、商鞅的法,这便是法家的精要,是法家思想的核心。

    李宁心里明白,在自己等人之中,唯有韩文的法家传承最全面。当年韩非子将慎到的“势”、申不害的“术”、商鞅的“法”紧密结合在一起。

    可以说,韩非子才是法家的集大成者,正因为如此,李宁对于韩文的意见,才会如此的重视。

    “唰。”

    心里念头闪烁,李宁望着中原的方向,一字一顿,道:“蛰伏四百载,法家这柄铁剑已成绝世神锋,一旦出世必将威凌天下,震撼世间。”

    这一刻,李宁内心深处战意盎然。其相信,这一次面对儒家,法家一定会战而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