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朝堂之上的扯皮
    未央宫。

    延绵几十里,彰显一时辉煌。大汉王朝,四百载传承,未央宫极其繁华。见证了大汉的辉煌与哀落。

    宫墙之上的斑驳,纪录着时光变迁。其上朱红色暗淡,一如今日之大汉,在尘世中飘摇。

    “陛下,大胜之功,当耀天下。”蔡邕眸子一闪,朝着刘宏道。

    “爱卿此言甚善。”

    刘宏双目一动,第一次对于蔡邕这个人,产生了感激。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与这种酸儒为伍。

    其眸子一眯,盯着殿下群臣,道“敦煌郡守,一战而复克敦煌。兵出阳关,开疆扩土,诸位爱卿,当何赐乎?”

    君王之道,唯在赏罚。

    刘宏登基称帝,已有十数载。经历了宫廷之内,各种阴谋诡计。自是成长不少,不复为当初那个纯白的少年。

    这么多年,刘宏曾大权旁落。但,赏罚却一直操于其手。

    大汉王朝威严尽失,十常侍朋比为奸,霍乱天下。却仍有难以计数的士林维护。

    这一切,皆因刘宏之策。

    刘宏龙椅高坐,居于深宫。虽然不曾体察民情,但是对于文武百官,各大势力的举止,一一纪录在案。

    其一直都在布局,一个千秋万代之局。

    以大汉王朝为赌注,引天下野心家,共逐鹿。一旦事情有成,其自可携汉家最精锐之军,兵出虎牢。

    届时,天下虽乱,却不及刘宏一挥马鞭。到时候,天下安定,其就可以扶持自己心目中的继承人上位。

    万里河山,唯其独尊。满朝上下,再也无人忤逆其意。与此同时,靖平天下,还中原九州一个清静。

    “启奏陛下,臣以为当核实消息,再作它论。”

    一盆冷水,自头顶而下。让狂喜之中的刘宏,淋湿了一身,一阵激灵儿。

    在群臣束口,无人言之时。太扑袁逢眸子一闪,道。语气之中,怀疑窦生。走出两步,其心不死。

    “汝等若何为之?”

    刘宏瞅了一眼袁逢,心生杀机,滔天而起,随后隐没。对于袁逢,他早就有所预料。

    只是其四世三公,声名甲于天下。想要弄倒之,是极其困难的。曾在一段时间内,刘宏研究过袁氏。

    对于这个声名盛于皇族,的四世三公,刘宏在心里极其忌惮。中原汉土,大汉王朝延绵不绝几千里。

    其华夏九州之内,只闻袁氏之名。想到这里,刘宏就一阵心惊肉跳。

    要知道,一个家族,声名盖过皇家。其依然长存,累世而立。这就表示,袁家绝对不简单。

    刘宏不至一次的,想要扳倒袁氏。清洗天下士族,以便完成自己的抱负。

    “臣,以为太仆所言有理。”

    “臣附意。”

    一时间,朝堂之上,直接跟风而倒。其皆纷纷跟着袁逢,试图逼宫。

    “啪。”

    手中玉玺,怒而仍出。刘宏快要气死了。

    “臣惶恐。”

    刘宏怒喝,手中传国玉玺应声落地。清脆的声音,犹如战场之上,一阵战鼓。

    文武百官,俱震。

    特别是袁逢,眸子里忐忑不安。到了这一刻,其心里泛起了一丝苦涩,他终于是忘了。

    野狼虽温顺,却不一定是绵羊。

    而刘宏看起像一只绵羊,但其骨子里,是一实质性的野狼。百官俱静,这一刻满朝文武,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一股凌厉的杀机,滔天而起。自刘宏眸子里射出,席卷整个未央宫。

    文武百官,俱是惊恐。

    “太傅,汝之言若何?”

    眸光一冷,刘宏抬起头,盯着马日單,道。语气极其不满,大有一言不合,大开杀戒的之意。

    马日單闻言,眸子一缩。朝着刘宏拱手,道“陛下,其兵出阳关,开疆扩土,理应重赏,以安其心。”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马日單与嬴斐不合,众臣皆知。今日其不落井下石,反而求赐重赏,这种反差,让文武百官不解。

    “嗯。”

    刘宏点了点头,两者的龌龊,他不想理会。其一腔热血,试图光复大汉。一切皆可弃之,只要嬴斐,为其效力即可。

    更何况,君王之道。首重于衡,只有两者之间,有矛盾,有龌龊,刘宏才能安心坐于未央宫,号令天下。

    “今朝野无事,当议之。”

    刘宏眸子一闪,不给任何机会。直接下令,将这件事决定了下来。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陛下,此事不可。”

    袁逢瞪了一眼,马日單。内心深处的愤怒,犹如一道火焰,越发炙热。袁家与嬴斐势不两立,其仇大于天。

    今日嬴斐战功赫赫,对于袁逢来言,就是威胁。一旦假以时日,嬴斐成长至斯,对于袁家,将是最大的祸患。

    一日纵虎,数世之患。

    袁逢纵横三朝,自是清楚无比。其对于局势之认知,把握至毫巅。

    嬴斐其才,震惊天下。文可七步成诗,武可开疆扩土。这样的人,潜力十足。更何况,此时此刻,有刘宏的力捧。

    其的崛起,已不可阻挡。

    对于此,袁逢自是不满。唯今之计,只有尽量动用一切力量,阻止嬴斐崛起。只有这样,其心方安。

    “哼。”

    一声冷哼,刘宏眸子里射出一道锋锐,死死的盯着袁逢,道“太仆,此言何意?”

    杀机滚滚而起,犹如实质,在未央宫内肆虐。一股庞大的压力,直面而来。袁逢头更加低了。

    直面压力,让其神色凝重,一直都在苦苦坚持。一国之君的杀机,简直如同灭世一般,凛冽而锋锐。

    袁逢眸子一变,朝着身后点了点头,道“臣之意,皆为国矣。”

    “请陛下明察之。”

    “请陛下明察之。”

    袁逢话落,几道声音不约而同响起。在寂静的未央宫中,如同炸雷。

    逼宫。

    以文武之势,强迫刘宏改变主意。这一刻,未央宫内的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文武百官,皆面色难看。

    其可守望相助,亦可共同进退。但不代表,他们愿意直面刘宏。一国至尊,再如何傀儡,皆有其势。

    一旦刘宏怒起,必将是滔天血河,滚滚人头落地。文武百官,会有一部分人,葬于黄土。用其血染红未央宫门,惊醒世人。

    ps今日侄女抓周,多话不说,第一更送到,继续第二更。从明天起,恢复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