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血染官道
    “扑通。”

    刘武应声而倒,巨大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所有。慌忙逃窜的黄巾军,仿佛一下子将脊柱抽掉,没有了主心骨。

    一股慌乱的气息,席卷天地。

    “刘武已死,降者不杀!”

    嬴斐眸子一闪,大喝,道。其后,大军振臂,纷纷咆哮。巨大声音,穿透一切,就像一抹神迹,突兀而现。

    “啪啦。”

    “啪啦。”

    “啪啦。”

    手中兵器丢弃,五千黄巾投降。一瞬间,时间仿佛戛然而止。尸体,鲜血,断臂,残肢,堆满整个官道。

    “云轩。”

    “主公。”

    看着拍马后撤的魏良,嬴斐眸子里,射出一抹精芒,道。

    “收拢箭矢。”

    “诺。”

    这一次,东向中原。由于距离敦煌甚远,补给线时常中断。一路向东,粮草皆由所在郡县供应。

    但是,秦弩之矢,这是标配。除了敦煌,天下虽大,别无分号。正是因为如此,嬴斐才下令,收拢箭矢。

    魏武卒,动作迅速,朝着战场中心奔去。嬴斐眸子一闪,喝,道。

    “恶来。”

    “主公。”

    瞥了一眼典韦,嬴斐瞅了一眼围拢在一起黄巾军,道。

    “所降黄巾,新编一部,由汝统领。”

    “诺。”

    这是嬴斐思之再三,才下的决定。五千大军,对于嬴斐,就是一笔巨大的助力。官道上,血腥味弥漫,张扬无比。

    “主公,汝”

    郭嘉神色一凝,正欲开口之时。嬴斐挥手打断,道“波才,此人心狠手辣,绝非易于之辈。”

    “嗯。”

    郭嘉闻言,点了点头。其沿途设军阻击,这根本就是送死。以数量巨大的黄巾,来消耗嬴斐的战力。

    这一招,极其毒辣。

    其人灭绝血腥,天神公愤。郭嘉虽不齿,却不得不承认,波才此策,根本无解。

    欲解困长社,必须一路厮杀。这是一个死局,是一个针对嬴斐而设,视人命如草芥的死结。

    “出发。”

    一切收拾妥当,略作休整。嬴斐星目一挑,大喝,道。

    “驾。”

    乌骓奔飞,如同箭矢一般窜出。这个时间,恰到好处。此时正是黄巾兵,可以逃至第二道防线之时。

    “降主力,以弱第二道防线。漏零星之兵,以乱之。”

    数量之别,必须实力来凑。对于这一点,嬴斐清楚。但是战场是铁血的,一旦踏足,每一个人都将变的冷血。

    为了胜利,一切都可算计。

    “驾。”

    大军向前,杀气冲天而起。隔着大老远儿,就能感觉到。这一次,嬴斐别无选择,只有一路向前,击溃波才。

    这是一次考验,对于嬴斐十分重要。大汉王朝,两大名将皆败。波才之名,震动九州。

    这一次,全天下都看向了嬴斐。他举世瞩目,成了当之无愧的焦点。

    一战而平波才,嬴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之名,将更甚。一旦此战失利,必将震动天下,嬴斐费尽千辛万苦,积攒的名声,就会崩塌。

    汉末,这个时代。极其重视名声,一旦百姓发觉被骗,群起而攻之,嬴斐必将举步维艰。

    压力如同巨岳,举千山而来。全部压在嬴斐肩上,其快要喘不过气了。

    “驾。”

    一催乌骓,嬴斐眸子一变,越发冰冷,其转头喝,道。

    “恶来。”

    “主公。”

    “遣新降之卒,兵向黄巾。”

    “诺。”

    一番应答,让众人神色复杂。嬴斐此语,便是拿降卒作肉盾,减少己军伤亡。这一刻,嬴斐的心态与波才无二。

    “云轩。”

    “主公。”

    魏良神色恭敬,眸子满是复杂。对于他而言,嬴斐此举太过于不择手段。其为了胜利,根本不顾降卒死活。

    “魏武卒压后,杀。”

    “诺。”

    魏良离去,嬴斐神色一变。深深看了一眼其的背影,转头,道。

    “本将亲提三千步卒,随后压阵。”

    “杀。”

    “杀。”

    喊杀声高亢,直击云霄。五里之地,不过一刻钟。良马疾驰,其速迅疾。

    “将军。”

    “讲。”

    樊凡虎目一亮,盯着来人,道。其人身高八尺,力大无穷。对于厮杀,有着一丝痴迷。

    “第一道阻击线,被破。刘将军战死,敌人举兵前来。”

    “嗯。”

    樊凡神色一动,紧盯着张二狗,道“消息确切否?”

    “大军溃败,有兵逃至。”

    “呼。”

    吐出一口气,樊凡神色狰狞,其狠声,道“西域大都护,就让俺来会会汝!”

    眸子一顿,其转头喝,道“二狗,传令全军,严防死守,打起精神。”

    “诺。”

    樊凡起自草莽,但,嬴斐之名,天下传颂,其自是听过。

    嬴斐名太盛,樊凡欲争锋。

    手中狼牙棒轻拭,战意直冲天地。樊凡,此刻别无他求,只想一战。

    “一里。”

    心里呢喃一句,望着极速放大的黄巾军。

    “噌。”

    一把拔出铁剑,嬴斐怒喝,道“杀。”

    “杀。”

    一万大军怒喝,其势如剑,犀利又霸道。天空震荡,士气高昂。降卒在前,魏武卒随后,压了上去。

    “杀。”

    樊凡眸子一亮,爆发出阵阵精芒。狼牙棒在手,其振臂怒喝。

    “杀。”

    受到杀气冲击,气势压制。两万黄巾军,士气低落。

    樊凡并非无脑之辈,其眸子一缩,高喝,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一声怒吼,划破苍穹。这句张角之言,实乃提升士气的无上利器。感受到士气提升,樊凡举棒再喝,道。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这一刻,黄巾气势如虹。与方才,简直判若云泥,有着惊天之别。

    “杀。”

    两军相博,肉身厮杀。喊杀声震天动地,场面极其血腥。

    眸子一闪,嬴斐转头,喝,道“恶来,斩首。”

    “诺。”

    “驾。”

    调转马头,典韦朝着樊凡杀去。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嬴斐懂,更何况,如今黄巾军不过一群乌合之众。

    只要樊凡死,其军必大乱。

    与此同时,魏良虎目里射出一抹精光,杀机肆虐,爆喝,道。

    “三曲同射。”

    “诺。”

    魏良意在速决,一声令下,顿时箭矢如雨下,将整个官道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