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以乱易整,是为不武。
    “咻。”

    “咻。”

    “咻。”

    连续六发,不曾间断。箭矢铺天盖地,如同暴雨一般宣泄。

    “噗。”

    “噗。”

    “噗。”

    嬴斐眸子一凝,铁剑朝前,怒喝,道“随本将杀。”

    “杀。”

    三千步卒怒吼,如同受伤的野兽。跟随着嬴斐,顺着箭矢,杀向了敌军。

    “刺啦。”

    一剑将一黄巾士卒的咽喉划开,铁剑反手而击。

    “当。”

    “噗。”

    金石相交,火星四溅。与此同时,萧战手中的长枪,如同灵蛇暴起,将其洞穿。

    “二娃。”

    苍老的声音,急促传来。嬴斐抬眼一看,一个老人映入眼帘。

    “嘶。”

    嬴斐眸子一缩,心里生出一抹苍凉。黄巾,号称百万。这种拖家带口,简直就是灭绝人性。

    老人痛哭流涕,朝着二娃奔去。嬴斐眸子里愧疚一闪而逝,转头一剑,快如闪电。

    “噗。”

    力道,角度皆无可挑剔,一剑封喉。根本未加考虑,嬴斐便结束了老人的生命。战场,从来都只有铁血没有柔情。

    无论年老,无论妇孺。只要踏上战场,就该做好死亡的准备。

    战争没有什么正不正义,战场上只有自己人或者敌人。当一旦踏入,唯有挥剑砍杀。将自己变得冷血,变得无情。

    唯有如此,才能浴血奋战。

    “杀。”

    情绪激昂,嬴斐受此激,仰天长嗥。这无关道德,立于战场之上,便只有敌人。无论老幼,皆杀之。

    “杀。”

    嬴斐恨欲狂,受其刺激,大军朝天怒喝,仿佛狂暴了一般。

    “噗。”

    铁剑犹如怒龙,招招致命。嬴斐眸子里杀机滔天,如同实质。他心有大怒,每一招,皆是死招。

    杀戮迭起,连起一道又一道猩红。剑锋闪烁,在天空中一闪而逝,一抹亮白,如闪电般乍现。

    “死。”

    一声怒喝,就像平地惊雷炸裂。典韦手中铁戟,怒劈而下。

    “当。”

    樊凡举刀相迎,眸子里神采飞扬,大喝一声,道“再来。”

    “当。”

    “当。”

    “当。”

    连续不断的交击,火星不住闪烁。典韦与樊凡就像两个天神,在争夺第一神将一般。

    “当。”

    典韦左戟一下子格挡,右手铁戟如同毒龙,趁着空隙,直取樊凡腹部。

    “轰。”

    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迅猛如雷霆,一下子将樊凡击成了重伤。

    “噗。”

    鲜血加着内脏,自樊凡嘴角溢出。其神色不宁,抬头望着典韦,伸手,道“汝”

    话音未全,落地而亡。

    “噌。”

    铁戟划过,如同闪电,一下子将樊凡头颅斩掉。典韦铁戟一挑,左手举着樊凡之首级,大喝,道。

    “樊凡已死,降者不杀。”

    “轰。”

    典韦之勇,如同一剂强心针。一下子让降卒,士气大震。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巨大的咆哮,震耳欲聋。仿佛一堆材火,被典韦一下子点燃。其势迅猛,炙烈燃天。

    “啪啦。”

    一支有军魂的军队,才能百战不殆。那怕主将战死,其副将自替,而犹能战。这样的军队,无愧于精锐二字。

    纵观历史,上下几千年。除了天下无敌的秦军,其余军队皆不算。

    楚军骁勇,皆因霸王。背嵬军强,岳飞为帅。其余军队强盛,甚至于战无不胜。这一切都因为主帅。

    而此刻,黄巾根本就不能称为军队。其衣衫褴褛,手中拿着锄头,头裹着黄巾,像农民多于军人。

    主将死,而余一哄而散。

    樊凡一死,黄巾军皆降。两万大军,死伤万余,只剩下一万黄巾在大军围困下,瑟瑟发抖。

    嬴斐虎目一闪,转头,喝、道“萧战。”

    “主公。”

    萧战踏前两步,朝着嬴斐拱手,道。其神色恭敬,带着一丝拘束。

    “新降黄巾,整编成一部,由汝领之。”

    “诺。”

    萧战大喜,眸子里射出亮光。抬起头,盯着嬴斐,神情郑重无比。

    “奉孝,如今击破第二道防线,汝以为何?”

    嬴斐盯着郭嘉,其眸子里闪过一抹迟疑。大军一路向南,战斗根本未曾停止。大军疯狂厮杀,耗尽了全部体力。

    通往长社的道路,阻击并没有结束。根据情报,还有第三道阻击,甚至于波才十数万大军的严阵以待。

    “主公。”

    轻语一句,郭嘉眸子微眯。望着前方,其神色一变,变得凝重,道。

    “以疲惫之师攻养精蓄锐之敌,是为不智,以乱易整,是为不武。”

    郭嘉神色凝重,眸子里精光暴涨,道“嘉以为,我军当暂作休整,再伐波才。”

    “波才。”

    呢喃一句,嬴斐颇感头疼。这样一个名不经传之徒,居然放出了一个大招,将郭嘉等人困死。

    “云轩。”

    “主公。”

    瞥了一眼浑身浴血的魏良,其眸子深处,一抹不甘闪过。嬴斐喝,道“打扫战场,就地安营扎寨。”

    “主公,此地杀气太重,实不妥矣。”

    魏良眸子一缩,朝着嬴斐,道。此地,乃战场中心,残臂断肢,尸山血海。其地血腥味,刺鼻。

    深深看了一眼魏良,嬴斐嘴角微抿,笑道“长社四周,皆有波才斥候。无论我军驻扎于何处,都免不了被劫。”

    伸出一只手,指了指战场,道“唯有此地,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大军于此驻扎,可安心休整矣。”

    魏良虽为吴起之后,但,终究是一个年轻人。其用兵之道,虽然惊艳,却绝不老练。

    魏良眸子一缩,内心深处泛起滔天巨浪。这一刻,魏良终于意识到了,其与嬴斐的差距。

    眸子闪了闪,其转头大喝,道“三军驻扎,原地进食。”

    “诺。”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坐下。两万多大军,丢盔弃甲,不顾形象的坐了下来。连日来,高强度行军,让其快要崩溃。

    “咯吧!”

    从背包中取出干粮,就着清水,开始了吃喝。不得不说,这一刻,大军凄惨无比。上至嬴斐,下至一个无名小卒,一视同仁。

    坚硬的口粮,有些粗糙。几天过去,都变成了坚硬的石块。

    。